正文 第376章 恩将仇报

作品:医品佳婿

“技法总纲?”里面几乎列举了所有武器的特性。更有诸多妙招,然后介绍了用剑怎么破解。

“你这个有点像独孤九剑啊!破枪式、破刀式……”翻到最后,钟宝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是……这不会真的是独孤九剑吧?怎么跟电影上演的一样?”

“什么电影!这是我师傅传下来的。”

好吧!就当是叫法一样,恐怕也只有这种的秘籍才能成就剑神这样的人。

“这次来的是R国年轻一辈最有名的高手,就算打乱我们的计划,我也不准你输。”

这是一个国家的脸面,钟宝懂剑神的意思。“放心吧!我有信心打赢她。”

“唉!我当年也是跟你一个想法,可是山本一郎会一种忍术,可以迷惑人,我就是败在他那一招下。”

“催眠?”

剑神好像不愿想起往事,脸上很痛苦。“为了跟他比武,我的妻子死了,安红直到遇见你才原谅我。可是现在,你又走上了我的老路。但我这次希望你不要跟我一个下场。”

钟宝走时,剑神还在伤感地看着窗外。

直到晚上,钟宝都躲在宿舍里看技法总纲。人家是催眠,给钟宝这个有点病急乱投医了,不过钟宝受益匪浅。

写这本书的人不知道学没学过物理学,但是分析力道和走向相当透彻,当然,钟宝没有联系到物理学。小学都是个渣,别说中学的知识了。

“嚓”钟宝的短剑弹了出来,按照技法总纲的教导,钟宝幻想着R国刀法,还真摸索出了一套适合对阵的剑法。

眼瞅着到了深夜,钟宝出去的时候还看了看,这个牛大壮还不见人影。

不管了!钟宝锁上了门,拦了辆出租车,按照教练给的地址,在那附近下了车。

从外面看,这里就是个藏獒的训育基地,怪不得教练不敢进去,要是惹的一条狗叫,这里能叫炸了天。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里养狗的缘故,守卫就两人,还在院里喝酒。两条狗被放了出来,正在等着那两人扔骨头。

九爷?钟宝刚上了墙头就看到九爷从屋里出来。到什么时候他都戴着面具,不知睡觉的时候是不是也一样。

“九爷!都这么晚了,您还是休息吧!”

“嗯!你们辛苦点,千万别喝醉了。”九爷说完就进了屋,钟宝悄悄进了院子。

那些狗没有一条敢乱叫的,就是放在外面的两条也趴了下去。

“嗯?今晚这俩狗这么老实呢?”一个守卫看到狗趴下去直纳闷儿。

“你小子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也不懂狗的习性,它们越安静,就越表示平安无事。”另一个说完就举起了酒杯:“从咱们来这里就没遇到什么情况,今晚更安静,喝吧!”

瞬息万变!钟宝瞬间就到了角落的一个窗户,短剑向里一插,将窗户的锁顶开,窜了进去。

这里以前不知是干什么的,走廊很长,一个个的小房间。

脚步声响,钟宝随便开了扇门就躲了进去。

“呜呜!”里面没有灯,但好像绑了什么人。

钟宝走近一看,竟然是花大少。“嘘!”钟宝示意他别出声,等脚步声远去,钟宝撕开花大少嘴上的胶带小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被抓进来的,小英雄快救我出去。”

艹!这特么什么称呼?钟宝现在还戴着面具,所以他没有认出钟宝。

钟宝一摸脸,把面具拿了下来。

“钟宝?”

“你特么小点声!”钟宝说完听了听外面,见没有动静才说道:“我现在带你出去。”

这里有九爷在,钟宝没法再查下去。虽然他现在功力大进,但现在不是试验的时候。

这一路,花大少的心都快蹦到嗓子眼儿了,幸好是有惊无险,钟宝把花大少给背了出来。

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钟宝把花大少放下:“我问你!你特么的下套害老子,怎么你丢了你儿子还报警抓我和你闺女?”

“额……依依可能喜欢上你了。”

钟宝差点被口水呛到:“你瞎咧咧什么玩意儿?”

“真的!从你给她治好了病,这丫头就变了,振宇亲眼看到她在本子上写你的名字,还说什么再帅那么一丁点就好了。”

卧槽!真的假的?这妞儿最近是有点反常,难道还真的……“你没骗我?我已经把你救出来了,就是没有花蝶依这事儿,我也不会把你再送回去。”

“哎呀!我骗你是……是你孙子。不过我也在怀疑,依依从小到大都比较保守,连哥哥都不碰,你摸了她了吧?会不会因为这个……”

那就是说不是喜欢了?卧槽!自己现在纠结这事儿干嘛?“老子现在还被通缉呢!走!我带你去跟警察解释清楚。”

这次钟宝不用害怕警察了,大摇大摆地带花大少进了警察局。

“不许动!”好几个警察一看到钟宝就差没开枪,有枪的都拿枪指着钟宝。

“别激动啊!你们说老子害死了花大少,我现在把他给带回来了。”

花大少在当地也是名人,警察一看真是,枪没放下,只是让花大少进去问话。

钟宝吊儿郎当地站在那里,等了十几分钟,一个警察出来对带头的耳语两句,那带头的却眼睛一瞪:“抓住他!”

什么情况?难道花大少说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

一个警察的枪已经顶到了钟宝的腰上,另一个上来给钟宝戴上手铐。

钟宝没法反抗,到处都是监控,这时候反抗更说不清了。

警察搜走了钟宝身上的东西,把他关在一个囚室里。

脚步声起,花大少带了个警察来到囚室门口:“钟宝!你虽然把我送回来了,不过也是你抓了我,要是你现在好好求求我,我可能就不追究你绑架我的责任了。”

“草泥马的!老子就不该救你出来。”

“你救我出来?你是害怕我家的势力不敢要钱。”

要不有警察在,钟宝真想捅死他。以他现在站的距离,钟宝只要手一指,剑气就能刺中他。

“看来你是没有反悔的意思,那就在这里呆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