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5章 这爱国

作品:医品佳婿

为了争取到打败钟宝的机会,二组这些人也算是尽了全力。有人演示的时候,还有人在旁边指正,这让钟宝对他们的剑法了解的更深。

她们自己管这个叫剑法,但是钟宝认为这是刀法。没有多余的花哨,不外乎直劈、斜劈、拖刀、横扫……简简单单的几招组合,但是配合上他们的刀,发挥的威力的确不一般。

尤其是一旦占据上风,他们的刀就会像长江大河一样,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

一人演示完了刀法便对钟宝说道:“如果你没有看清楚,我可以再演示一遍。”

“不用了!来来回回都是那几下,老子已经看清楚了。”钟宝说完拿过一旁一人的木刀:“你们谁先上?”

“我来!”远处的助教一直保持着沉默,这时候拿着木刀站起身。“这次的赌注是什么?”

就算想让他再出丑,钟宝也不想让他再吃屎了,不然自己还是吃不下饭。

“这样吧!谁要是输了,以后见了面你们就对赢的人鞠躬。”

“好!”连屎都吃过了,就鞠个躬,助教觉得也没什么了。

好像是照镜子一样,两人将刀高高举起,另一只手慢慢握了上去。

光是一个起手式,二组的人就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的剑法起手式并不难,难的是散发出来的那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势。

钟宝就有,而且比助教的气势更强。

“啊!”助教大喊一声,他踏步上前一刀就劈了下来。

按照正常的反应,钟宝应该横刀挡住这一刀,可是钟宝一个横扫。

“噗!啊!”助教直接飞了出去,落地后喷出一口鲜血。

一招?

“你太慢了!声音倒是不小。”

二组的人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先动手的是助教,钟宝竟然能后发先至,而且那一记横扫,已经得到了他们剑法的精髓。

“以后看到老子别忘了鞠躬,这天儿,就适合好好睡一觉。”钟宝说完便懒洋洋地离开,到了宿舍倒头便睡。

或者说他根本只是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还在回想着R国的剑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宝就听到操场上一阵骚乱。

就听见一个很好听的女声好像在骂人,说的东西他也听不明白,钟宝干脆坐起身。

所有的学员都在操场上,二组的人低着头,他们面前站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正对他们破口大骂。

一组的人则在一旁坐着,对于那个女人品头论足。

“你说这妞有二十岁吗?这身材也太火爆了。你看看上面,有36D吧?”

“你特娘的小声点儿,没看见她手里拿着真家伙吗?要听见还不把你那玩意给剁了?再看看二组那些人,被人骂成那样都不敢吱一声,估计这妞儿功夫很厉害。”

牛大壮四处看了看:“牛哥跑哪去了?这样的妞儿就应该他来收拾。”

“老子在这儿!这婆娘鬼叫什么玩意儿?吵得老子觉都睡不好。”钟宝夹着烟坐到一组那些人跟前,眼睛也在上下打量着那妞儿。

个子不矮,虽然比较惹火,但看起来还挺匀称。大冷天的穿着短裙,那两条大长腿让钟宝咽了咽口水。

助教看到了钟宝,不知跟那妞说了什么,那妞也看了过来。

“来了来了!”有人一说,一组那些议论的人立即闭嘴。

那妞儿直接来到钟宝跟前:“我是山本结衣,你就是牛自强?”

近看更不得了,这个山本结衣大冬天连袜子都不穿,那腿白的就跟发了面的馒头一样。

说话是不是硬了点?他们那边的女人不是都喜欢说“请多关照吗”?难道换成了z语,这话就说不出来?

“没错!有话直说。”

“听说你只是看了我们的人演练了剑法,就能打败练剑多年的人。我想和你打一场。”

就在钟宝刚要答应的时候,山本一郎在远处说道:“结衣!比武的事情先不急,我有话跟你说。”

山本结衣先对钟宝点了下头,表示抱歉,然后走向山本一郎。

她这一走,一组的那些人又开始议论起来。“我听说他们国家的女人都给男人洗澡,要是找这样一个妞回去还真不错。”

“我说你有没有点爱国精神?咱们国家的女人都死光啦?”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干别国的女人就是为国争光。牛哥你说对吧?”

钟宝现在这笑,可以用yin dang来形容。他可不会像别人那样掩饰,想什么东西全在脸上写着。

“你们看!牛哥也是这么想的。”

“滚犊子!这样的女人只能玩玩,要老子娶她?我怕老子的老祖宗从坟里爬出来揍我。”钟宝说完不禁在心里yy,身材好,还练过功夫,这要是整到床上……

“牛哥!趁大家都憋着劲儿,咱们是不是开练?”

“行!你们就想着把功夫练好打败那妞儿,就能跟她……哈……”

他们的笑声远远传来,一直到了山本一郎的办公室。

山本一郎和山本结衣就站在窗边,他指着钟宝说道:“你不要轻敌,这小子可能是我看过速度最快的人。”

“爷爷是说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五五之数吧!我决定,将家族的不传之秘传给你,你要在三天之内练成,然后我会给你一个机会打败他,一个众人瞩目的机会。”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组的人在钟宝的示意下,每人抱着几块砖头跑了十几圈,一个个累得手软脚软的,到了食堂全都是大爷躺。

教练直接找到钟宝:“你小子可不能把他们当牲口,这么练下去会拉伤的。”

钟宝听着直挠头,功夫他是有,可是他是茶壶子里煮饺子,有多少东西都倒不出来。“可是我就是这么练的啊?”

“明天还是由我来教他们,那边又来了一个高手,安老有话跟你说。”

钟宝随便扒拉了几口,然后就到了后厨。安慕白拿出一本很旧的书:“我练功从来不注重招式,但是这个你应该拿回去看看,对克制R国的刀法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