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4章 真的吃

作品:医品佳婿

呵呵!这么自信,跟特么Z国键盘侠学会了,动不动就直播吃屎。

钟宝让大壮打完拳,他闭上眼睛回想一阵,然后睁开眼睛:“可以了!”

“先别忙!你们谁去整点热乎的屎过来?输了我直播吃屎,赢了你吃!”

一组的很多人都朝钟宝摇头,牛大壮干脆拽了拽钟宝。这可不单单是脸面问题,别说吃了,看着都恶心。

“没问题!让你的人去整吧?”

二组的人对他们的助教很有信心,所以整来了一大摊,还的确冒着热气。

钟宝跟那助教一起到了圈子里,钟宝摆开了五行拳的架势。

这一动上手,牛大壮就惊得嘴巴闭不上,难道他以前练过?

不但他有这想法,两边的学员也都这么想。五行拳并不是什么顶级的武学,多用于强身健体,可是钟宝打出来,怎么威力就那么大呢?

钟宝的速度快,下手也重,几招过后助教就有些力不从心。

他哪里知道这还是钟宝留了手,他不想表现的太厉害,不然助教这身手,早特么被踹飞了。

“啊!”最后助教也没有逃过被踹飞的恶运,被钟宝一脚踹在脸上,飞出去老远。

钟宝点了根烟,露出那令对手恨得牙痒痒的笑容:“直播吃屎!现在屎有了,谁给他播一播呀?”

一组的人一下就沸腾了,纷纷拿出手机。这个说要直播这个平台,那个时候要直播那个平台。

视频app才几个,这一下可好,几乎全都涵盖了。

那助教一脸的死灰,看那样子是后悔的不得了。

“你们的空手道还是什么的,不是有武士道精神吗?拿刀剌肚子都不怕,就吃个屎把你难成这样?”

“你们也有一句老话,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让我剖腹也行,这要比剖腹更丢人。”

“呵呵!现在知道丢人了?你特娘的刚才打赌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丢人?少跟老子说那些废话,吃不吃?你要是不自己吃,老子就喂你。”

钟宝说完面色一沉,二组的人不禁聚到一起摆开了架势。

“干什么?想造反啊?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你们人多老子就怕了。老子不惹事也不怕事,可是明明已经赢了,你们要是不兑现赌注,老子可不答应。”

“我们也不答应!”一组的人同时喊道。

钟宝举起手,到黄圈里一站:“不用你们上,让他们上好了。可是咱们得事先说好,打输了也得吃屎。反正那么大一盘,你们这些人分着吃也够了。”

此话一出,二组的人都露出犹豫的神色。尽管他们不相信钟宝可以打败他们这么多人,可是被打出去就要吃屎,这谁能不犹豫?

“我说你们那这个道那个道的脸都快被你们丢光了。你们光想到我们有士可杀不可辱,就没想到我们有一句一言九鼎?要么上,要么吃。大老爷们办事痛快点,老子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你们磨蹭。”

“我吃!”二组助教大喊一声,已经被钟宝拿话架起来了,如果再赖账,那就不是个人的脸面问题了,而是连累一个武道。”

二组那几个去弄屎的人有些后悔,开始是以为稳操胜券,想着让钟宝多吃点,没想到现在作茧自缚。

二组助教真的趴到那里,张嘴就咬了一口。

一组这边的人哈哈大笑,钟宝都快吐了:“你们慢慢看吧!老子中午还想吃饭呢!”

那屎并不硬,可是那助教吃的咬牙切齿。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边的一切都被办公室的教练看见,当然还有食堂的剑神。他在心里一阵苦笑,也只有钟宝这样的人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而山本一郎却注意到了钟宝,刚才打斗的时候他只看了很少一部分,但这样他已经看出,钟宝室身怀绝技。

潘九也在他的办公室里,看了几眼就回去坐着了。

“我问你!刚才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门派的?我能看出刚才他使用的招式的确是现学现卖。”

“那个人叫牛自强,其他的资料也没有。以前我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这个牛自强还真的没有听过。我们这里地大物博,江湖上也是藏龙卧虎,是哪个隐世高人的门下也不一定。”

山本一郎的眼中泛出了寒光。“我不管!我要让你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对我们的武功感兴趣。”

不得不说山本一郎找对了地方,将门市是全国武者最向往的地方,在他们心中,这里已经成了武术的圣地。

如果真的在这里能闯出名堂,的确会影响很多武者,但是出了钟宝这么一个人,完全打乱了山本一郎的计划。

“山本先生不是想亲手教训他吧?在我们这里,不单有门户之见,更有辈分和资历之分。你一个前辈打败一个晚辈,这样根本就没效果。”

“哼!你以为我们山本家只有这些人吗?我会找一个跟他年纪相仿又能打败他的人。而且是一个女人,被誉为我们R国最有潜力的年轻人——山本结衣。”

已经到了中午饭时间,可是钟宝坐在饭菜面前就是拿不起筷子。“麻蛋的!想不到他还真能吃,看了以后老子到现在还反胃。”

牛大壮倒是吃的挺香:“我说牛哥!你就当是看一条狗吃屎不就完了吗?至于连自己的饭都吃不下了?”

“那特么能一样吗?老子不吃了。”以前在山上什么环境没吃过,为了怕千机发现,偷了老乡的鸡他躲在厕所都吃过,没想到这次被那个助教弄的没胃口。

同样吃不下饭的还有二组的那些人,不管是因为恶心还是屈辱,反正一个个的都坐在操场那里。

看到钟宝出来,有几个直接跑了过来。“牛自强!我们要跟你比剑法。”

“你们的意思是,你们一群人打我自己?”

“不!公平决斗。”

钟宝心里一动,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用我们的剑法算是欺负你们,咱们这样,老子还是现学现卖,你把你们的剑法使给我看看,然后老子就用你们的剑法打败你们。要是你们不教,老子可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