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1章 转眼就成了英雄

作品:医品佳婿

这次钟宝没有托大,一抹腰间,青龙剑和短剑同时到了手上。“来吧!”

很壮观的一幕,几个人围着钟宝砍,但钟宝的双手剑始终泼水不入。钟宝表面上轻松,其实是险象环生。

关键这些人无论多么心狠手辣,钟宝都不能把他们给杀了。他不是法盲,知道杀外国人的后果。

就在钟宝奋力抵挡那些刀的时候,青龙剑一错,龙尾的剑身竟然从龙嘴里吐了出来,这让钟宝及时挡了一刀,可以抽身后退。

青龙剑可以双头出来?他突然想起剑神给他青龙剑的时候话说了一半。

看来剑神是要告诉自己青龙剑的秘密,这样不用换手就可以前后调转,大大提升了钟宝的攻击力。

那些人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剑,刚才已经有很大的压力,现在的压力更大了。

“啪……”龙尾吐出的剑身刚拍了前面人的脸,突然从龙嘴里伸出,一下扎进身后那人的大腿。

瞬间倒了两个,钟宝的压力大减。紧接着钟宝使出疾风骤雨,瞬间使出七剑,剩下的人纷纷倒地,而钟宝只是袖子被割了一刀。

“一个个就知道吹牛逼,就凭你们这点刀法还想见识见识我们的武功?回家再练十年吧!”

成王败寇,赢了说什么都好听,输了就是说出花来也没人理。

钟宝最后把剑一收,对潘九冷冷一笑:“以后别领这些烂柿子出来丢人了。”

“算你狠!我们走!”潘九说完,地上的那些人全都爬起来,一个个再没有刚才来的神气样子,垂头丧气地跟着潘九走了。

“艹!一点礼貌都不讲,还不如电影上演的那些鬼子,起码人家还知道输了把刀留下。呸!”

四周的人一阵无语,这哪有一点高手风范?竟然还吐口水。

豪代百生理事会的领导在,上次来驱逐钟宝的那些人也在。一个个不知该怎么应对现在的情况,钟宝可是长了大脸,如果现在继续赶人,四周的媒体还指不定怎么写呢。

“钟宝!我想知道我们独孤家的龙蝠是不是被你捉了?”独孤门主这时候站了出来。

“别放赖啊!老子本来就这么厉害。不然你们可以问我师傅,我从小是被他打到大的,现在已经是螺纹钢级别。”

千机一听立即哈哈大笑:“没错!我教育出的徒弟是铜皮铁骨,用不着偷你那个什么蝠的。”

千重在背后翻了翻白眼儿,这师徒两个根本就是一个德行,就算偷了东西,也会一唱一和的抵赖。

可惜四大家族可没遇到过这样的人,谁敢在他们面前耍无赖?钟宝不承认,独孤门主也没有别的话说。

药王这时候说道:“我真不敢想象如果今天没有钟宝,咱们四大家族会怎么收场。可能大家对钟宝小兄弟有些误会,就冲他这份民族大义,我申家决定请钟宝做客。”

钟宝一开始可就是申家请来的,人家现在这么一说,好像成了为大义而排众异。

那些记者纷纷拍照,不用说了,每个在心里都会酝酿怎么给申家大肆表扬一番。

“这次的大比虽然我们四大家族成了配角,但我觉得也是成功的。下面请大家休息一下,不管在座的是不是四大家族邀请来的,一会儿大家都可以入席畅饮,来庆祝钟宝这次的盛举。”

药王说完便拉着钟宝的手回到了申家主楼。

苏蓉蓉、苏媚儿、俏俏,这下可以光明正大地来缠钟宝,只是钟宝的脸上还不是太高兴。

他在可惜自己的底牌都露了。以后要是再对上九爷,可能他就有了防备。到现在,钟宝也认定千重就是九爷。

还有一个人很纠结——万筱雨。没想到跟她一夕之欢的竟然是钟宝,这让万筱雨有些不敢想象以后怎么面对他。关键万筱雨很迷恋钟宝的滋味儿,现在知道他还是小伙子,现在下面都开始湿了。

花家的帐篷里,花大少爷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特么的!没想到这个钟宝还会易容,到最后还是让他抢了风头。怪不得他跟振宇过不去。”

花蝶依就坐在花大少爷旁边,她眼睛直直的,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万家的帐篷里,万大少爷把万筱雨拉到帐篷后就问道:“你跟那个钟宝去后山干了什么?”

“爸!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知女莫若父!以前我是感觉你在那方面很随便,可这次,如果你真跟他有了什么,我们干脆就把他拉到万家。”

“我们没有!”如果万筱雨承认,一旦钟宝不愿意,有可能就把自己让钟宝干的事给捅出来。那样不但对她自己不好,有可能花家也会跟万家翻脸。

权衡利弊后,万筱雨决定把这只死苍蝇吞下去。

“筱雨!以前你找什么人我不管,就算倒贴花家那个花振宇也行。可是你不能总这么飘着对吧?就算帮爸爸的忙,你把那个钟宝给勾到手,以后我敢保证,万家没人不看咱们的脸色行事。”

“可是我听说那个钟宝已经有老婆了,而且他身边那两个好像都跟他有关系。还有一个小姑娘,成天叫他爸爸。”

“像这样的人你指望他只对一个女人好?我的意思是说,用不着结婚,只要发生关系,就可以找他帮咱们做事。”

中午的大席开始,申家可是下了血本,什么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那是应有尽有。

按照钟宝的要求,他这一桌就是他身边的几个人,加上硬塞进来的申冬竹。

像这样的大席是可以串桌敬酒的,钟宝本以为自己打了那么多人,不会有人来敬酒才对,没想到一开席,钟宝这里就没闲着。

还多是被他打的人来敬酒,按照他们所说,不打不相识。

独孤门主和花门主坐在一起,花门主说道:“独孤老弟!这个钟宝你不觉得像一个人吗?”

独孤门主闻言看了看钟宝。其实他也觉出来了,只是不愿意相信。

“当年你们家老二娶了一个狼族的女人,后来的事大家都是知道的。据我们家依依所说,这个钟宝就是个狼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