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0章 犯我家园者 纵死必诛

作品:医品佳婿

外国朋友?钟宝看他们的面孔跟自己等人差不多,难道是小鬼子?

钟宝仔细看了看这几人,一个个年纪轻轻但给人一种非常沉稳狠辣的感觉。

“大比也就是切磋武功,跟谁还不是切磋?我这几位朋友也都想见识见识,我想四大家族不是小气的人吧?”

这特娘的是见识见识吗?这分明就是来砸场子。

钟宝只是个小人物,上流社会的事情刚刚接触,更高档次的矛盾他还不曾经历过。

“既然是想见识见识,那就请吧?”

钟宝他们第一场的比赛完毕,很多社会名流以及豪代百生的人已经进了院子。其中还有很多媒体的记者,此时都不停的按快门。

潘九看了眼钟宝肩上扛着大旗:“看来群体大比已经结束了,正好下面的个人赛让我的朋友也下去玩玩儿。”

四大家族一听,不禁都皱起了眉头。最厉害的花振宇和独孤良已经被打伤了。如果派其他人上场,一旦要是输了,这可不光是脸面上不好看,丢的可是上面的面子。

好不容易有个钟宝在这里,可是刚刚已经告诉人家滚蛋,现在谁好意思再请他出手?

潘九带来的人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一听到要比武,其中一个直接站到了比武场的中央。

他用很蹩脚的口音说道:“都说你们的武功如何如何厉害,就先让我见识一下好了。”那人说完突然用脚一点地,青石的地砖竟然被点得粉碎。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连钟宝都挑起了眉毛。这一手露的漂亮,钟宝断定这人是内家高手,而且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我来!”

“我去!”

“都别争,我去!”

说话的都是四大家族的年轻人,有的甚至在刚才的比赛中被钟宝打伤。

钟宝就有些不明白,他们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对手,他们自己也应该知道,可为什么还争先恐后地要上去?

“不明白了吧?”千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钟宝身后。“不管你跟谁有什么仇,在民族大义跟前,都要携手抵御外敌,这是我不曾教你的东西。这是一个民族的魂——犯我家园者,纵死必诛!”

不能说钟宝一点儿都不明白,因为看那些战争片,看到外敌杀人放火的时候,钟宝也恨不得冲进电视里跟他们干一场。

千机的话就是一点火苗,彻底把钟宝心底最深处的东西点燃了。犯我家园者,纵死必诛!

一个小伙子已经上去了,可惜没有两招就被人打趴在地。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潘九在一旁哈哈大笑:“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四大家族还是这个屌样。当年就因为老子太厉害,你们四大家族合起伙来赶我。关起门来过日子,这就是后果。”

这个潘九曾经也被赶走过?

这番话让四大家族看向钟宝。没错!潘九当初也跟钟宝一样锋芒毕露,在大比上打败了很多四大家族的人,最后在将门市土生土长的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故地,流落他乡。

这次他就是回来报仇的,所以现在笑的才这么得意。

“如果当年你被赶走不服气,应该是你下场才对呀?”钟宝说完脱下自己的衣服,把脸上的妆全都抹去。

其他三大家族一惊,没想到武功逆天的打飞哥就是钟宝。

“我下场?你看看他们当初对我干了什么?”潘九说完把衣服拉了起来,那上面刀伤、剑伤……各种伤口布满了全身。

“就因为要赶我走,这些家伙暗杀我。幸好老子还有一口气撑到了现在。刚才你扛着大旗,身上的衣服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估计你跟我一样,不知他们有没有赶你?”

四大门主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因为他们刚刚要把钟宝赶走。

钟宝一边走入比武场,一边笑道:“别说他们赶我,就是拿鸡蛋丢我,那也是人民内部矛盾。说实话,我应该同情你,可惜你带这么几个小鬼子过来,老子真特娘的应该吐你一口。”

“八嘎呀路!”比武场中的人拔出了武士刀。

钟宝一看还笑了:“没错没错!电影里的小鬼子都是这么说话,连拿那破刀的姿势都一样。”

”哈……”不管钟宝是不是能打败对手,现在钟宝说的话让人十分解气。就算刚才被钟宝没轻打,那些人也在后面鼓起了掌。

“亮兵器吧!”场中的人努力压下怒气,“我要让你笑不出来。”

“啥玩意儿?让老子笑不出来?那老子告诉你,从小到大老子就没哭过。打你用不着兵器,直接上好了。”

“找死!”那人说完一刀就劈了过来。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在这些练家子眼里都达到了一流水平。

“叮!”一声大响,钟宝直接用拳头硬接了这一刀。钟宝有这个自信,刚吃了龙蝠,钟宝的手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程度。

噔噔噔……那人被震退了好几步,握刀的双手差点把刀扔了,他感觉双臂一直到肩膀都是麻的。

“好!”四周的人都鼓起了掌,独孤家几个高层却都瞪起了眼睛,他们想到了龙蝠。钟宝伪装成肖金中进入独孤家,紧接着银翼龙蝠便不见了,现在好像知道去了哪里。

还有一个人也瞪起了眼睛——千重,钟宝还特意向他那边瞅了一眼,看到钟宝看他,千重赶紧低下了头。

钟宝收回目光,又露出他那种令敌人讨厌的得意笑容:“你那破刀好像不行啊?”

“八嘎!”就算手臂发麻,那人又是一刀劈了过来。

这次钟宝没有硬接,突然移到那人身旁,一脚就把人踹飞了出去。“什么破烂刀法,还不如我们村里砍柴的老头儿,你是跟你师娘学的吧?”

“咳咳!”那人咳嗽两声,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

潘九震惊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恐怕他在最巅峰的时候也不是钟宝的对手。

“八嘎!”剩下几个鬼子异口同声,他们一起拔刀将钟宝围在中间。

“嗯!还挺有火气的嘛!那就一起上好了,不过打趴下可不准回家找爹妈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