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5章 也应该动手

作品:医品佳婿

都怪自己太大意了,怎么能留下这么有力的证据?

钟宝两指并拢,为了待在独孤家继续查下去,钟宝打算杀了这个富贵叔,不然查DNA也能把自己查出来。

富贵叔把血蘸到手上迎着阳光一看:“百毒之血?难道昨晚来的人认识银翼龙蝠?”

没往自己这里想吗?“前辈!什么是百毒之血?”

“就是一滴血里面含了几百上千种毒药的药性。如果一个人有这种血就会百毒不侵,但是这种人上亿中也找不到一个。百毒之血就是银翼龙蝠的克星,看来那个人不但知道银翼龙蝠,也知道怎么用。”

钟宝还真想让他把用法说清楚,可是现在问,他怕引起富贵叔的怀疑。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独孤庆带着大家回来,两个人还抬着担架。

富贵叔和钟宝一起出了祠堂,只见大成子躺在担架上,已经死去很久了。

“这!”特么的怎么就死了呢?自己还不知道谁要杀他灭口呢?

富贵叔摸了摸大成子的脖子,那上面有很多猫抓一样的伤痕。“应该是他偷的龙蝠,只是他不知道百毒之血的毒性,被毒血感染而死。”

钟宝听得头皮发麻,难道自己跟小畜生大战的时候有人看到了?不然怎么会让大成子死成中毒的样子?

“富贵叔!既然他死了,龙蝠说不定还在山上,我们是不是……”

“龙蝠醒来之所以没走,那是因为我墙的暗格里放了它喜欢的东西。如果它自由了,一定早飞回来了。别想了,今晚就让这个人守着祠堂,其他人都撤了吧!”

富贵叔说的是钟宝,大家都下了山,只把钟宝留在山上。

傍晚的时候,山下送来了酒菜,钟宝一边吃一边琢磨。下午杀了那个小畜生,自己怎么睡那么死呢?

吃了龙蝠也没感觉身上有什么不对……“来都来了,不出来见见面吗?”钟宝感觉到了有危险逼近,同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想不到一个乡巴佬耳朵倒是挺好使。”九爷边说边来到门前。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面对九爷钟宝可不敢不出剑,只要一出剑,自己的身份就露了。

钟宝看向九爷的手,那里是一个瓶子,里面装着红色的液体。“你来晚了,宝贝让人偷了,一个小畜生也跑了。”

“你说什么?银翼龙蝠也跑了?”

“我是不知道那玩意儿叫什么,小畜生飞得还挺快。”

九爷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是什么人?这么简单就把什么都说了?”

“老子就是想在这里养老,不说难道还跟你打一场?我就纳闷了,那小畜生是什么东西,怎么跑了你跟独孤家的老头儿都很可惜的样子呢?”

“想活得长点儿就别多嘴!”九爷说完就走,钟宝总算松了口气。

祠堂总共有两个偏厅,一边是放宝贝的地方,另一边放了很多的书。钟宝闲着无聊,就来到那个偏厅。

那些书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翻过了,上面落满了灰尘。桌子上也有一本,钟宝无意间瞥了一眼,突然看到了银翼龙蝠四个字。

“银翼龙蝠乃天地灵物,以万物之脑浆为食……”

“原来这小畜牲的克星就是百毒之血。”更让钟宝震撼的是,用百毒之血把它化了以后,可以使身体的某个部分坚硬无比。

钟宝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按照书上所说,开始推动内力……肉眼可见的,钟宝的双手开始出现银色。

他自己感觉没过多长时间,可是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钟宝的双手恢复了正常。

钟宝来到外面,伸手抓向墙壁的青石,“噗!”青石就好像豆腐一样,一下被钟宝挖出了一块。

“卧槽!这下可发达了。有这么硬的手,老子以后可以不用剑了。多亏了在使用的时候手不会变色,不然还不被别人发现?”

钟宝刚把青石扔出去,独孤庆便出现在门口。“没有什么动静吧?”

“没有!就是太安静,在这里边真没意思。”

“你睡觉的时候一直是这么死吗?如果是这样,这个还的确不适合你。”

钟宝听这话,他好像并不是注意自己是不是适合在这里工作,更在乎自己是不是睡得那么死。

“改不了了!一辈子都是这样。我以前有几个朋友,这几个小子趁我睡着了把我扔外边我都不知道。大冬天的没把我冻死。”

钟宝这么一说,能明显看出独孤庆松了口气。

“咱们进去,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就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下,独孤庆看了看四周:“知道为什么把你安排在这里吗?”

“有小偷要偷东西,难道不是这么回事吗?”

“那你可知道那个小偷是谁?”

钟宝摇了摇头,不知道他这么问的意思。

“那是个杀人不眨眼,武功有很高的人。你打败了我哥,这让他面子上很不好看。如果你在这里遇到那个小偷,有八成的可能是你被人杀掉。现在知道我哥为什么把你安排在这里了吗?”

想拉拢自己?看来这两兄弟的关系也不像表面上那么好。“孙二少爷!我这人脑子笨,有什么话您能不能说清楚?”

“我看上了你的身手,只要你以后跟着我,我保证比在我大哥那里更好。而且我大哥有杀你的心,哪里好你不会分不清吧?”

果然是这么回事,“都是独孤家的,难道跟谁还要事先声明?”

独孤庆拿出一沓钱推给钟宝:“只要以后你听我的话就行。”

本来钟宝就喜欢钱,现在那贪婪的样子根本就不用装。钟宝把钱拿了过来:“没问题!以后孙二少爷说什么我就干什么。”

“明天大比的众人赛,我希望你输。”

要是想赢钟宝才为难呢!“可是我不知道明天比什么呀?”

“到时你就知道了。”

独孤庆又拿出一张照片:“如果明天跟这个人对上,你帮我把他打残。”

照片上的是花振宇,钟宝在心里想,这个独孤庆也是够黑的。有件事情钟宝没有想明白,花振宇不是喜欢苏蓉蓉吗?最近也不知道两人见没见面。

为了绝后患,自己也应该动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