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4章 偏厅玄机

作品:医品佳婿

“这特么的不是胡说吗?”钟宝没忍住,一下就发了火。多亏大成子喝的五迷三道,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啥意思?”

“你想啊?男的都放弃这么大家族跟她私奔,这女的就是再狼心狗肺,也不至于把这个男的杀了吧?而且还是在你们抓捕的时候,这特么的也太巧了吧?”

大成子又对钟宝竖起了大拇指:“我们是好几个人事后才觉出来的,没想到你听完就知道。想想,当初跟我一起去抓捕的人也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我一个在这混日子。”

钟宝眼睛一眯:“在这里当差还有生命危险?”

“这你就不知道了,独孤家捧的是上面的饭碗。不管哪里有什么天灾人祸,四大家族都要派人协助。各种自然灾害,就算是有什么作奸犯科的大恶人,咱们也有可能被派出去。一来二去,跟我一起的五个兄弟都去了。”

这办法高明啊?利用那种事情做掩护,然后再杀人灭口。死个把人很正常,多拿些抚恤金,恐怕他们的家人也不会追究。

这一次可就轮到大成子了,不然九爷那么厉害,为什么把他摆在这里?

钟宝一下子有了调查的方向,只要知道是谁想让大成子死,谁就有可能是害他父母的人。

“遭了!这酒都快被咱们喝光了。”大成子说着还晃了晃酒瓶。

钟宝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就倒了进去。“反正是上面那些人喝,至于什么味道,没人会关心的。”

“哈……哥哥你可是典型的糊弄鬼呀!”

“还是别说了,我看兄弟你酒量不咋地,多吃几瓣大蒜,然后你到旁边睡一觉,我在这里盯着。”

“行!那就辛苦哥哥了。”大成子吃了几瓣大蒜,晃晃悠悠到了一旁,坐在椅子上就倚着墙睡着了。

钟宝稍微等了一会儿,等到大成子鼾声如雷的时候,钟宝才慢慢去了偏厅。

惊魂钟被独孤家称为宝贝,哪有把宝贝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的?

还有昨天晚上,九爷可是到这里很长时间,钟宝想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玄机。

偏厅的门已经用大锁锁了,不过这难不倒钟宝,他用银针直接把锁给开开。里面不是很大,钟宝刚一进去,就听到一扇墙壁后面有轻微的响声。好像是自己进来的时候惊动了什么东西。

那扇墙面前放了一个桌子,一个托盘上面是红布,从布上的痕迹来看,惊魂钟就应该放在这上边。

“哗啦!”这次钟宝听得很清楚,是锁链的声音。

钟宝先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大成子,然后凑近那面墙。

就在钟宝距离那桌子不到一米的时候,墙上突然开了扇“小门”,一个白影儿瞬间蹿向钟宝。

钟宝手指一划,这次他可没能控制自己的意。他就感觉好像划在飞刀上一样,他感觉一震,飞过来的影子“吱”一声。

蝙蝠?这可不是普通的蝙蝠,而是一只亮晶晶的银蝙蝠。这时候正站在桌沿上,睁着两个小眼睛直瞪着钟宝。

钟宝能感觉出它的敌意,可是那蝙蝠并没有动。

自己的剑意那么厉害,竟然没把这小家伙震死。钟宝不禁也产生了兴趣,仔细打量着银蝙蝠。

这小家伙浑身都是鳞片,好像金属做的,只不过长得像蝙蝠,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同时钟宝有种强烈危险的感觉,也就是说这蝙蝠还是要杀自己。

“来吧你个小畜生!”

一人一蝙蝠几乎是同时动了,钟宝用上了全部的火力,蝙蝠也好像尽了全力。

“嚓……”别看钟宝的手指用上内功时很硬,但是跟这蝙蝠相比还是差很多,已经被蝙蝠划伤了好几道。

不过钟宝也发现,这蝙蝠粘了自己的血,飞的是越来越慢。

“哪儿跑!”钟宝瞅准机会,一把将蝙蝠攥到手里,“卧槽!”

钟宝本来想捏死它,可是一捏就感觉它身上的鳞片都扎到了肉里。

“草泥马!老子咬死你。”

钟宝也是被怒火烧昏了头,张嘴就住了蝙蝠的脑袋。“咯吱……”真跟咬铁差不多,钟宝天生的好牙口看来也嚼不动。

嚼不动也不能松手松口,刚才那一阵已经把钟宝累够呛了,这时候要是再让它跑了,钟宝感觉就得栽在这小畜生手里。

钟宝握着蝙蝠,手上的血越流越多,最后“咔嚓”一声,蝙蝠的脑袋竟然让钟宝咬掉了。

可是就算脑袋掉了,蝙蝠还在动。“老子让你变大便。”

一口一口,蝙蝠肉带着银色的液体进了钟宝的嘴里,最后吃的一点不剩,钟宝还打了个饱嗝。

“不能在这里待着了。”钟宝赶紧退了出来,然后把门锁好。

一阵倦意袭来,钟宝也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

“喂!肖金中!醒醒!”

钟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独孤庆站在自己面前,偏厅的门已经被打开了,富贵叔满脸阴沉地看着自己。

“我问你!大成子呢?”

钟宝这才发现大成子不见了,同时也在奇怪,自己睡觉没那么死啊?怎么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不知道啊?中午的时候我们吃了只鸡,然后我们一起睡的。他会不会去茅房了?”

富贵叔瞅了眼独孤庆,他立即跑了出去。

“我问你!这个房间谁进去过?”

“没有吧?我睡觉太死,没发现什么动静。”

钟宝说完,独孤庆跑了回来:“没去厕所。”

富贵叔捋着胡须想了想:“不可能!惊魂钟被偷走,就算是昨晚的人来,也没那能耐抓走银翼龙蝠。到底是谁呢?”

钟宝下意识地握紧了手,可是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他偷偷一看,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自己的自愈能力这么厉害了吗?

“富贵叔怎么办?要是被人知道龙蝠的作用,咱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立即传令下去,找大成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独孤家的人又来了次搜山,不过没让钟宝跟着。富贵叔带着他又进了偏厅。

刚才富贵叔估计是没细看,这时突然看向地面。钟宝心中叫糟!那里有他的几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