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2章 三角关系

作品:医品佳婿

有这么拦车的吗?“我说你不要命了是吧?老子是新手,差点把你撞死知道吗?”

钟宝本来还想再谴责两句,那美女就像一根羽毛,突然飘到了车前盖上。

“你觉得你能撞到我吗?”

尽管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可那美女穿的是小短裙。这一上来,坐在轿车里的钟宝一偏头,里面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什么了?”

呵呵!竟然没生气。“白的!”

美女飘下来,钟宝开了锁,美女直接上了车。

“知道吗?如果你刚才掩饰,我可能会揍你一顿。”

“看了就是看了,为什么要掩饰?何况你穿那么少又站那么高。”

“哈……好!我万筱雨就喜欢直来直去的。哎?我好看吗?”

钟宝一边把车开出去,一边答道:“一般吧!没我老婆漂亮。”

“真的假的?你这个长相还能找到漂亮媳妇?”

玛德!狗眼看人低,“老子活儿好不行啊?”

“真的?”

钟宝向旁边扫了一眼,怎么看这妞儿的表情是想试试呢?自己不会遇到个出来卖的吧?没听说干那个的还会轻功的。

“你不是想我跟你证明一下吧?”

“没错!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所有消费都算我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钟宝!”

万筱雨听到钟宝的名字并没有什么反应,钟宝估计她应该不是将门万家的人。又或者花大少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身份公开。

反正看万筱雨的打扮就知道她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又不用自己花钱,就去看看去。

在万筱雨的指引下,钟宝来到一个酒吧。

“走!一会到你证明的时候,你可不许往回缩。”

钟宝摸出一根烟点上,然后跟万筱雨进了酒吧。

看来她是这里的常客,服务员都主动跟她打招呼。

万筱雨好像害怕钟宝跑了,干脆拉着他进了一个包厢。

服务员一进来,万筱雨就吼道:“小雪那贱人呢?难道看到老娘来了不敢出来吗?”

那服务员吓了一跳,赶紧退了出去。不大会儿功夫,换了另一个更漂亮的服务员进来。

“筱雨!我……”

“你什么你?我已经给你找到了男人,还不快过来伺候?”

“筱雨!是我不对,我不该跟花振宇去看电影,你就饶了我吧!”

花振宇?特么的!这一看就是三角恋,就是不知道这俩女人是在花振宇去岛里之前还是之后。

“饶了你?你是我的闺蜜,勾引我喜欢的男人?”

“不是的!那天我们是在电影院遇到的,大家都认识,这才坐在一起看电影的。”

“我不管!你要是不伺候这个男人,那就把欠我的钱都还我。”

小雪也不知欠了万筱雨多少钱,闻言还真的走向钟宝。她慢慢跪下,刚要去碰钟宝的裤腰带,钟宝一把抓住她的手。

万筱雨已经拿出电话准备拍照了,看到钟宝这么做一皱眉:“你干嘛?在车上不是说的爷们儿吗?”

“我觉得你这个办法很笨。”

“怎么说?”

“就算她把我上了,那也是因为你的逼迫。如果被那个什么振宇的知道了,虽然他不会再要这个小雪,可是也不会要你了。”

万筱雨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你有什么办法?”

钟宝突然出掌,一下切晕了小雪。

“你干嘛?”

“我的办法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呢?”

万筱雨好像要重新认识钟宝,坐到钟宝身边上下打量着:“看来你并不像表面那么忠厚。”

自己忠厚?自己浑身上下都不沾这俩字儿好吗?

“说吧!什么办法?”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吧?”

不用万筱雨回答,她的表情就证明了一切。

“你有对他表白过吗?”

“有!只是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玛德!算自己看错人了。这个女人比苏蓉蓉可是差远了,替代品都不够格。换了自己是花振宇早不跟她扯了,想不到花振宇还不拒绝,看来他是个喜欢玩儿暧昧的渣男。

“那就是说他对你也有点意思。你应该找个跟他差不多的人,然后跟那人搅在一起。”

万筱雨看样子没怎么听明白,一脸懵逼的样子。

“男人都是自私的,对喜欢自己的人,就算他对那女人没意思,也不想看到别人跟那女人在一起,至少在他跟前。”

“你的意思是要我挑起他的嫉妒心?”

“没错!”玛德!将门一共四家。花家嫡系的就个申冬竹,钟宝倒是听说独孤家男丁兴旺,嫡系的就有两个少爷。

“跟振宇差不多的?那就只有独孤庆了。而且那家伙还有点喜欢我。”

看看!自己就找着了。

“好!正好今天晚上他们都会来,我就演一场戏给他们看看。”万筱雨说完踢了小雪一脚,等小雪悠悠醒转,万筱雨说道:“好好伺候这个人,他的一切花销都算在我账上。”

“好的!”

万筱雨兴高采烈地走了,小雪凑到钟宝身边:“那先生您想我怎么伺候你?”

“去给我弄个墨镜,一瓶威士忌,一盒雪茄。”反正有人掏钱,不喝白不喝。

钟宝也不知道小雪哪儿弄的墨镜,反正回来的挺快。

“先生!您看是这些吗?”

钟宝拿起墨镜戴上,“你跟万筱雨是什么关系?”

小雪正给钟宝倒酒,闻言答道:“我们是同学。还有筱雨提到的花振宇和独孤庆。”

呵呵!这姑娘倒是坦白。钟宝抽了根雪茄点了,接着问道:“你跟花振宇真的没关系?”

“我是穷人家的孩子,就算他看上我,我也不敢接受。他家里是不会同意的。”

嗯!这姑娘不傻。钟宝从兜里掏了一沓钱推给小雪:“帮我看着他们三个,情报越详细,钱越多。但要是你出卖我……”

钟宝突然伸手在小雪眼前一划,她的几根头发掉在茶几上。

钟宝用的可是手指,这都能割断头发。在小雪以为那是钟宝的手指甲像刀一样,她根本没往剑气那方面想,关键她也没接触过。不管怎么样,小雪认为刚才要是划在她脖子上,她就断气了。

“只要他们来,我保证把他们的情况详细的拍给你看。”

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