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8章 到底是不是坑

作品:医品佳婿

下车的是花大少,护卫都让钟宝给赶走了,也没人给他开门。他就站在门外喊道:“钟宝!我来找钟老家主,我没带人。”

看样子是有事儿啊!这么急三火四的。钟宝来到门前把门开开,他身后跟了一群狗,花大少直躲。

还是狗好用。“不用害怕!只要有我在,它们是不会下口的。”

钟宝带着花大少进了别墅,他先跟药王见礼,然后就急忙凑到钟大龙跟前:“钟老家主!我知道您医术精湛,蝶依练功的时候把腰扭了,麻烦您给看看,这都不能动了。”

“腰扭了应该找按摩师,我也帮不上忙。”

“钟老家主!您不是会针灸吗?给他扎几针也行。按摩师我信不过,再说让男的给她……”

“要是治跌打扭伤,钟宝倒是有一手。农村的大牲口伤了,他去了一治就好。”千机在一旁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这扭伤虽然不是大病,但是拖的时间长了也会落下痼疾。”

大家都门儿清,千机这是逼着花大少求钟宝。

“老道这话倒是没说错,治扭伤我是有一手。可是扭伤如果不把淤血揉开,针灸也不好用。我是男的,就算医术再高也没用啊!”

花大少皱着眉头想了一阵,“你真的行?”

“不行!正好让你闺女在床上歇歇。”

“歇个屁啊!站着躺着都疼。我豁出去了,你只要能把蝶依治好,你想要什么都行。”

“你就不怕我在他身上乱摸?”

“我想通了,那要是生孩子遇到个男大夫还不生了?咱们的恩怨先放一边,这次我就请你这位医生。”

“行!五千万!”

千机他们吓了一跳,治个扭伤要这么多钱?

“好!”

没想到花大少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下他们更吃惊了。

“那你回去把你闺女接来吧!”

“啊?她现在根本就走不了,来回这么颠簸不是更疼?还是你过去吧!”

玛德!昨天差点跟自己打起来,今天就跑上门来求医。虽然一开始他求的是自己的爷爷,可是他应该早知道自己的爷爷治不了扭伤,所以最后的目标还是自己。

五千万不是小数目,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如果你不把人送来,那这个病老子就不治了。”

“这!”

不单是花大少纳闷儿,屋里其他人也有些奇怪。人家是病人,走不了就要出诊,再说又不是很远。

“那好吧!我现在就回去把蝶依接来。”

真的扭伤了?

花大少一走,钟大龙不禁说道:“钟宝!我知道花家跟你有些不愉快,可毕竟我们是医生,医德还是要有的。就算是仇人,该救的时候我们也要出手。”

“爷爷你听我说!你说的东西我懂,虽然我这人人品不咋地,但是医德我还是有点的。这个扭伤的部位有些太敏感,我是害怕到了他那里,我一上手,他告我乱摸怎么办?”

“这……”

这下大家都点了点头,这还的确不得不防。尤其钟宝刚把花大少爷给揍了,谁敢保证他们不使阴的?

现在就看花大少是不是真的能把闺女送来,如果送不来,那以后更得防着他们点儿。

“大家还是先吃饭吧!不管他能不能把人送来,咱们的饭还是要吃的。”

就在餐桌上,钟宝接到了花大少爷的电话。说花蝶依一听是钟宝给她治,花蝶依死活都不过来,也不让钟宝去他们那里。

挂了电话以后,钟宝笑道:“这理由说的很好,如果知道是我动手,花蝶依一定是这个反应,所以花大少爷是不是真的想坑我,我也不知道了。”

早饭后,钟宝把申冬竹叫进房间,让她躺到躺椅上。申冬竹有些不安地问道:“还要像上次那样吗?”

“就是你想,老子也不干了。这次咱们听听音乐,然后我会对你进行催眠,让你放松放松。”

“那我想什么你不会知道吧?”

“不是深度催眠我是不知道的。而且我不想再做深度催眠了,我怕累死!”

轻柔舒缓的古典音乐,和煦的阳光。钟宝只是稍微催眠,申冬竹便睡了过去。

之后钟宝就在修炼自己的念力,只是他不知道,在他修炼念力的时候,对申冬竹帮助非常大。

一个小时后,狗叫声将钟宝惊醒。又是花大少,这次他开来了商务车,而且直到院子里才把车门打开。

“放开我!如果让钟宝给我治病,治好了我就自杀。”花蝶依的声音很大,人还没有下车,钟宝在屋里就听见了。

钟宝对申冬竹打了个响指,申冬竹立即睁开眼睛。

她本想谢谢钟宝,可是她正好朝着窗户,一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在担架上大喊大叫的花蝶依。

“蝶依怎么也来了?”先前花大少爷来的时候她在楼上,所以并不知道花蝶依受伤。

“还真送来了,看来不是坑。”

坑?申冬竹听的一头雾水,不过钟宝早走了出去,她想问都没机会。

花大少爷的人一直把担架抬到大厅,钟宝一出来,花蝶依就咬着牙说道:“我不用你治,就算死了也不用。”

钟宝笑着来到花蝶依跟前蹲下:“你不是想亲手教训我吗?你这样怎么教训我?你应该让我把你治好,然后再好好练功找我报仇。”

“上次……已经让我恶心的吃不下饭,要是让你在我身上乱摸,我还不如死了。”

“还真是个笨女人。”钟宝说完站起身:“花大少爷!花蝶依这个状态我可治不了,你们把人抬回去吧。”

“这!我好不容易才把她绑来,你跟我说不治了?”

“我说你是瞎还是聋?你这宝贝闺女这个样子我怎么治?跟医生讲什么不能摸不能碰的,你还是弄间房子好好供着她吧!”玛德!爷俩一样蠢,随根儿。

接下来父女俩干脆就把钟宝无视了,一个要让治,一个打死也不治。最后把楼上的人都吵了下来。

“停停停!我给你们开个房间,你们到房间里吵去。”

钟宝说完开了间客房,花大少爷还真的让人把花蝶依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