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早有预谋

作品:医品佳婿

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苏蓉蓉和吕宗涛,就是那个给钟宝钱让钟宝当间谍那个。奈何苏蓉蓉被设计丢了院长,这个吕宗涛也没了动静,现在苏蓉蓉东山再起,这家伙又贴上来了。

    两人不知吃什么呢,那脑袋都快碰一起了。

    “妈妈!”俏俏叫了,两人才抬起头。这次苏蓉蓉没有慌乱,摆手让俏俏过去,把钟宝晾到了一旁。

    两个多小时,颠不颠地又买菜又包的,结果人家没理自己。“苏院长!俏俏我给你送来了。我看你也快下班了,你带俏俏回去吧!”

    钟宝说完就走,苏蓉蓉也没说话。

    “妈妈!猴子爸爸给你包的饺子,而且我去那里看了,就他一个人在家。”

    苏蓉蓉看了眼吕宗涛,“吕大夫!你先回去吧!”

    “哦!”吕宗涛看了眼俏俏,然后出了办公室。

    “俏俏!妈妈不是让你在家睡觉吗?再说家里有保姆,你怎么从家里出来的?”

    “那个保姆就知道看电视,弄的东西又难吃,我就去找猴子爸爸了。再说我也看看猴子爸爸有没有给我找后妈。”

    苏蓉蓉看着饺子,脑海又浮现出江娅躺在床上的画面。

    “小保姆!”

    钟宝刚到一楼,吕宗涛就赶了上来:“我们去聊聊。”

    特么的!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行!到外面聊。”

    两人到了凉亭,一坐下吕宗涛就说道:“前段时间我正好学习,也没有关心蓉蓉。现在总算是抽出时间了。你给我讲讲,她身边还有没有别的人?”

    “有啊?苏院长这么漂亮,身边的人能少吗?我知道一个叫罗奇的,这家伙最近老是缠着苏院长。”

    “哦?”吕宗涛陷入了沉思,钟宝看他那样子,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

    “那行!以后有蓉蓉的情况,你一定告诉我。”

    钟宝边走边摇了摇手,最好姓吕的跟罗奇打起来,狗咬狗一嘴毛。


    回去以后,钟宝躺在床上睡不着。自己为苏蓉蓉做了这么多,她对自己还是冷冰冰的。江娅只是把自己当个哥哥看。

    自己的娶老婆大计根本没法实现啊!还是赚钱吧!先把证弄出来,以后到哪看病都有资格。

    第二天一早,钟宝就被电话声惊醒,大奎在那边未语先笑:“嘿嘿!宝哥!我听说你连憨子和癞子都收了?”

    这怎么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呢?“有事说事!”

    “是这样的,兄弟最近弄了几台越野车,其中有一台挺适合宝哥的,我给您送去?”

    无事献殷勤,“大奎!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是有事就说,别来这些云里雾里的。”

    那边一阵沉默,接着就说道:“是这样的,我也想弄个担保公司,可是你也知道,担保这块儿就是癞子和憨子的,我寻思着宝哥在我这里挂个名儿,他们看在您的面子上,一定不会说什么的。”

    就憨子那做法,早晚不是进去就是被人捅死,大奎跟他们都一路货色,还让自己挂名?“名字就不用挂了,他们找你麻烦,你就让他们找我好了。我给你发个地址,你把车送来吧!”

    “得嘞!有宝哥这话我就放心了。”

    反正以后担保公司出了事跟自己没关系,就是卖个面子就能弄台车,何乐不为?

    钟宝到楼下的时候,车子被送了过来。方方正正的国产越野车,跟某狼二同款。钟宝上去溜了两圈儿,还不错。

    进修楼在校区的最后面,钟宝可以开着车进去。

    教室里的人也不多,只不过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李畅。


    “钟宝?你怎么来了?”

    “我这不是也想弄个证治病救人吗?”钟宝边说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你呢!腿好了吗?”

    “拄着拐还可以,我是被我爸硬拉来的。他在这边当客座老师,这个时间应该过来了。”

    李畅说着看着像窗外,紧接着她的电话便响了起来。“……爸!你说什么?苏院长被抓了?”

    钟宝听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中医院又出什么事了?钟宝一把将电话抢了过来:“李主任你说清楚一点,苏院长被谁抓了?”

    “我和苏院长准备赶去学校,等红灯的时候,突然冲上来几个人,把我的车窗砸碎,然后苏院长便被他们拉走了。”

    钟宝立即站了起来:“那他们开的是什么车?”

    好在李主任提供的信息足够详细,按照他提供的车型和车牌,钟宝一个电话打给了交警大队长,没一会儿工夫便找到了那辆车的所在。

    钟宝没有挂电话,在大队长的指引下,钟宝很快便找到了那辆面包车。

    跟着他们一路出了市区,最后在一家水泥厂附近停了下来。只不过钟宝的车技实在太差,他下车的时候,苏蓉蓉已经被带了进去。

    一个废弃的厂房,钟宝刚靠近,就听到宋世峰的声音:“钟宝!既然你来了,就省得我给你打电话了。进来吧!”

    钟宝赶紧抬起头,在厂房的顶上,一个人正用弩箭瞄准着他。“那我就打扰了!”

    钟宝表面上吊儿郎当的不在意,其实心里在暗暗着急。光是外面这个就可以看出,宋世峰是早有预谋,就等自己上门,这次一定是九死一生。

    一进厂房,就见苏蓉蓉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旁边还绑着吕宗涛。

    宋世峰夹着雪茄坐在一旁,他身后是五个黑衣人,手里都拿着钢管。“就一个追来了,看来你小子也挺喜欢苏蓉蓉,跟这个傻逼一样。你不介意我把你绑了吧?”

    “随便!”钟宝说完来到他们跟前。

    宋世峰一摆手,一个黑衣人拿着绳子,没有搜身,就把钟宝给绑了起来。

    “把他弄过去。”宋世峰一声令下,黑衣人就把吕宗涛推到了钟宝身边。

    “你们俩都是苏院长的倾慕者,咱们玩儿一个游戏。”宋世峰一摆手,“啪……”黑衣人把早预备好的酒瓶子全摔地上,形成一个长长的玻璃道。

    “我准备让苏院长上去走走,你们谁愿意垫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