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4章 也得看人家中不中意

作品:医品佳婿

“如果你要是说话不算话,那老子就杀了你。我虽然跑不过你,但是成天被我惦记着也难受。”

老花子在赌,钟宝何尝不在赌?他赌怒剑气练成后,真的可以在九爷眼前逃走。

九爷曾说过,要不是钟宝毁容,他有办法把钟宝的钱转走,那就说明只要自己动了账户,九爷就可能知道。

一下午的时间,钟宝不但弄了两袋山货,还抓了两只野山鸡。

回来的时候,那俩嚼舌头的又坐不住了:“又弄了这么多东西,这丑八怪也太厉害了吧?”

“二寡妇是不是知道他能干活,所以才带回来?看那两大袋子扛着,都赶上我们家驴的力气了。”

钟宝回去后先去把野山鸡收拾收拾,然后就炖上了。

他本来想做好了去叫二嫂他们来吃,可是杏儿已经跑来了。“阿丑叔!村里人都说你又去弄山货了,什么这么香?”

钟宝把杏儿拉到灶台跟前,一掀锅盖,“鸡?”杏儿一边说一边还咽了口口水。

“去把你妈他们喊来,就说我请他们吃鸡。”

杏儿高高兴兴地跑出去,可是不一会来的却不止二嫂一家。

“阿丑!你给我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洪亮,长得也是五大三粗。

钟宝出了屋,那汉子一看:“你还真够丑的。我问你!你锅里是不是炖着鸡?”

钟宝看了看二嫂一家,一个个就像霜打的茄子,低着头眉毛都快碰一起了。

“老子锅里炖的什么关你屁事?”

“哟呵?小兔崽子,老子家刚丢了只鸡,你这就炖上了,还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他二嫂!你们弄什么人回来我不管,但是偷我的鸡,你给个说法吧?”

“我们家没鸡。”

二嫂说完钟宝一愣,这就承认了?

“你们家没鸡,但是有羊。”

“那羊不是我们家的。”英子底气不足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躲到二嫂身后。

“那我不管,我的大芦花不能白让你们炖了。”

“他五哥!这羊真不是我们家的,您行行好,换别的东西吧!”

叫五哥的汉子一听二嫂公公的话,一脸yin笑地看向英子,“要不把英子嫁给我,我保证这个村里没人再敢欺负你们。”

左邻右舍的看热闹的不少,听完汉子的话不但不同情,反而还幸灾乐祸。

钟宝看出来了,这是欺负二嫂家没壮男,这个五哥也不是什么好货。

“啪!”钟宝一个大嘴巴就把五哥抽飞了出去,“马的,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啊?”

“嘶……”谁也没想到先动手的竟然是瘦的跟猴儿一样的钟宝。

一巴掌还不解气,钟宝冲过去把人拎了起来,“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到老子偷鸡?”“啪!“

“你玛德丢的是芦花鸡,老子炖的是野山鸡。”

“啪!”

说一句打一嘴巴。三巴掌过后,五哥那脑袋已经变成了血葫芦。

钟宝把人往地上一扔。“正好街坊邻居的都在这里,你们看看我炖的是不是芦花鸡?”钟宝进去连锅都给端了出来。

这些都是山里人,就算鸡褪了毛也能看出是不是野山鸡。

“的确是山鸡。”

“他五哥这就是欺负人。”

钟宝一摆手,阻止那些村民说下去:“欺负人不要紧,老子就是能打,嘴上犯错掌嘴。”

看到钟宝还要动手,二嫂赶紧把钟宝拉住:“阿丑!算了吧!都是乡里乡亲的,弄太僵了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这狗篮子就是看你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没关系,老子专治这种病。”

钟宝过去就是一脚,踢得五哥嗷嗷叫。

“马的你在那儿装什么死?刚才不是挺能叫唤吗?”

“阿丑兄弟!是我错了,你就饶我这一次吧?”

“饶你!你狗日的看老子吃鸡眼馋,我现在就把你那俩眼珠子挖出来,省得你看别人眼红。”

二嫂干脆把钟宝抱住:“阿丑!你不能乱来,这样会坐牢的。”

“坐牢就坐牢,玛德老子反正都记不得自己是谁了,别说坐牢,拿枪崩了老子也认了。”钟宝说着还往五哥那边走。

二嫂公公赶紧把五哥拽起来,推着就出了院子。

“你特么有种别走,看老子敢不敢挖你那俩泡儿。”

这叫横的还怕不要命的。就这一下,钟宝在村里是彻底出了名,五哥那样的人都敢揍,都能揍,以后谁再想欺负二嫂家,那就得掂量掂量。

“阿丑!算二嫂求你了行不?这事就这么算了。我拿了蘑菇干,快放里面,那样鸡更好吃。”

钟宝觉得也差不多了,见好就收。接了二嫂手里的蘑菇,把锅又端回了屋里。

二嫂公公转了一圈儿,还拎过来一大壶土烧酒。

又炖了一会儿,钟宝用盆把鸡盛出来,就放在院子里。几个人端着饭碗,坐在小板凳上就开吃。

“阿丑!我们喝一杯!从我大儿子搬走,我就没像今天这么痛快。”

这话怎么说的,大儿子走了不是还有二儿子吗?想是这么想,不过钟宝没问。“干!”

两个大碗相碰,钟宝喝了一大口。火辣辣的,虽然没有买的白酒香,但胜在味道纯。

“阿丑!我也跟你喝一杯,先前是我不对,这里也给你赔不是了。”英子也举起了酒碗。

“没事!你们家那情况,不让我进去也是应该,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气氛是越来越热烈,这土烧酒劲儿可是不小,没几口,二嫂公公就有点多了。

他搂着钟宝的脖子说道:“阿丑!你是安红捡回来的,那就是缘分。我拿安红就跟自己闺女一样。她结过婚,你长得丑,谁也不吃亏,我看你就入赘我们家吧!”

“爹!你说什么呢?我要是想嫁人早嫁了。我说过,这辈子不嫁人就在家伺候你,拉扯杏儿。”

“安红!是爹对不起你啊!当初就不该逼你嫁给我那痨病鬼儿子,让你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爹是想补偿你啊!”

这老头儿,补偿也得人家中意不是?“大爷!您听我说,我阿丑根本配不上二嫂,要找,等你们家有钱了,您给二嫂找个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