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3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作品:医品佳婿

“嗯!钟宝说出了现在中医的现状。要不是战争,人们不会对西医那么依赖。短时间看,西医的确是最快见效的方式。可是要是长远和对人的好处,还是中医。我一直致力于振兴中医,奈何我老了,家里只有孝天还可以,可是这个孩子淡薄名利。”

他有一个那么功利的老爹,钟宝实在不敢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好了!我发现了你,我不管你是不是二龙的后代。从你把脉和抓药,我就已经看出你是一个医学天才,我希望你能振兴中医事业。”

钟宝听的一阵阵头疼,其实他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以前千机和千重希望他振兴强己一脉,他都没怎么当回事,现在这个令他温暖的老头儿,一下子给这么大一个担子,你让他怎么能不发愁?

钟大龙已经风烛残年,钟宝真的不忍心拒绝他。他承认自己没什么同情心,可是面对钟大龙,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他失望。

“我现在也算麻烦一身,等我解决了这些麻烦,我一定想办法振兴中医。”

“哈……有你这句话就行。”

“爷爷!你好像就不怕我做不到。”

钟大龙面色严肃起来:“因为你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出大事。”

是吗?钟宝感觉他比自己还了解自己。

“好了!咱们今天就要赶去钟家村,你们也收拾一下吧?”

钟宝和苏蓉蓉站起来,只是门一打开,钟世雄父子站在门外。

“正好你们都在,我刚查出了一些事情,希望你们也一起听听。”

钟世雄说完便把两人堵了回来,“爷爷!这是一份DNA检验报告,是我们找到了钟宝的头发做的。他跟我们之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钟大龙并没有去看检验报告,而是质问道:“钟宝的头发你们从哪里弄到的?”

“是瑶姬在钟宝的房间采集的,不是这里的房间,而是钟宝在北明市的别墅。就连他的玉牌我们也应该收回,豪代理事会有规定,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只能拿凭证。”

钟宝呵呵一笑:”你直接说不让我跟你争家产不就完了?说实话,老子还真没这个兴趣。我只不过是跟爷爷投缘。”

钟宝相信这份DNA报告,纪瑶姬不止一次到过自己的房间,她拿的一定是自己的头发。

虽然否定了身世,钟宝有些失落,但是钟宝没打算从钟家得到什么东西。只是这个玉牌……

“世雄你不要太过分了,玉牌是钟宝从小就戴着的,你不能通知理事会收回。”

“爷爷!豪代百生是一个高贵的人群,不应该让他这种人进入这个圈子。”

“什么人?钟宝有哪一点不够格?不管他跟钟家有没有血缘关系,他就是我的孙子。”

钟宝想不到钟大龙这么维护自己,他感觉到的不仅仅是温暖,而是一种震撼。

“爷爷!已经晚了。”

房门没有关,几个身穿西装的人已经走了过来。

“你已经通知了理事会?”

“钟家主!先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位就是钟宝先生吧?钟世雄先生已经向我们提供了DNA检测报告,证明您跟钟家没有任何关系,还请您交出玉牌。”

钟世雄父子很得意,见钟宝愣在那里,钟世雄说道:“快拿出来吧!本来就是个瘪三,硬充什么上流人物?”

就在钟宝的手伸向脖子的时候,门口响起了千机的声音:“据我所知,如果豪代百生没有后代,他收养的人是可以继承他的身份的。”

大家都看向身后,千机叼着烟袋站在那里,还是一身邋里邋遢的。钟大龙一直盯着千机的脸,千机也看向他。

“二龙?真的是你吗?”钟大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算经过了这么多年,千机的面容已经改变,但是他肯定千机就是钟二龙。

不过千机没有他那么激动:“大哥!”

钟大龙几步过去抓住了先机的肩膀:“你还活着,你为什么不回来?”

“你跟小翠结婚了,你让我怎么回去?”

“我!”

“不要纠结这些了。”千机说完转向那几个理事会的人:“我就是钟二龙,我的玉牌传给钟宝。”

那些人赶紧拿出电脑,资料中显示,钟家的确有钟二龙这个人。“那请您拿出身份证。”

千机把身份证掏出来给了他们,然后他来到钟世雄父子跟前。

“啪啪!”每人一个耳光把他们扇飞了出去:“没用的东西!我大哥一心想着振兴中医,你们就只想着争权夺利。要不是你们是小翠生的,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钟宝在一旁也一脸的懵逼:“老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兔崽子!这玉牌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你惹了豪代百生的人,我怕你罩不住,我能把这玩意儿给你吗?”

“可你也不能骗我是钟家的人呐?”

“谁骗你了?我是钟家的人,你是老子养大的,不算钟家人吗?”

额……钟宝竟然无言以对。

理事会的人对照完毕,然后双手把身份证递给千机:“没问题了!从今天开始,钟宝先生也是豪代百生的玉级人员。”

只是他们刚要走,钟大龙说道:“等等!从现在开始,钟世豪全家逐出钟家,取消豪代百生的身份。”

“爷爷!”

“爹!”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理事会成员立即操作电脑,同时一个人过去向他们伸出了手。

“不!我是豪代百生的人,爷爷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对你还不够宽容吗?你的不服输,你的上进,都用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去国外留学,本来是让你好好学习西医,可是你给我拿来了一个企业管理的硕士证书。你打压孝天,我收钟宝,你去调查他的身世,你当我是傻子都看不见?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抢家主这个位置吗?”

钟世豪一脸死灰,他慢慢从脖子上拿下了玉牌。钟世豪的父亲也不争取了,也拿了出来。

逐出他们父子,钟大龙没有一点伤心的样子,而是对千机说道:“二龙!跟我们一起去钟家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