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6章 认个爷爷也不吃亏

作品:医品佳婿

这话听起来不着边际,可是钟世雄一下就听懂了。“我会怕你?你是不是我们钟家人还不一定呢!”

“那你找我打什么?”

“你!”

“老实告诉你!先前那一下我已经试出来了,你要是能接老子三招,你要怎么都行。”钟宝说完突然消失,在钟世雄身后拍了一下又瞬间回到刚才的位置,好像从来没有动过。

就这一下,钟世雄就冒出了冷汗,后脊梁也阵阵发凉。

“老子有很多年不关心自己的身世了,这次要不是有人把我的玉牌拿来,你以为老子会来?老子更没兴趣跟你争什么东西。”

钟宝说完便自己走了,紧接着一个中年人来到钟世雄跟前:“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只是告诉我没兴趣争钟家什么东西。”

“你真的相信了?你爷爷本就对你二爷爷有愧疚,突然冒出一个可能是你二爷后代的人,他怎么会不偏袒他?你最好清醒一点,钟家到最后也是我们的。”

钟宝强没有敲门的习惯,卧室里也不过是道玻璃门,钟宝直接开门进了房间。

苏蓉蓉“啊”一声!赶紧用衣服挡住自己的前面。

“对……对不起!”钟宝赶紧转过身,可是刚才看到的景象有些挥之不去。

苏蓉蓉可是在换内衣,上下被他看了个遍。

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苏蓉蓉便说道:“你刚才去哪儿了?”

“出去透透气!刚才……”

“你又不是有心的,就当没发生过好了。”苏蓉蓉倒是比钟宝放得开,她来到钟宝跟前倒了杯茶:“如果真的证明你是钟家人,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还不是跟以前一样?我可不会成天待在他们家里,又是在岛上,跟去蹲监狱没什么区别。”

苏蓉蓉这时穿了身红色的晚礼服,光是看着苏蓉蓉玲珑有致的身材,钟宝便感觉一阵燥热。

也是奇怪,在山里的时候没少看小媳妇儿在河边洗澡,他也没什么负罪感,怎么到了苏蓉蓉这里就感觉心里别扭呢?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苏蓉蓉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

“还在担心你父母?”见苏蓉蓉点头,钟宝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知道你孝顺,可是你这孝顺劲儿也太大了吧?见过坑爹坑娘的,没见过坑闺女的。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让闺女往火坑里跳。”

“你是不会懂我父亲的。我听说爷爷临死的时候还念念不忘回苏家,现在有这个机会,我父亲怎么会放过?”

感情那个苏家主还不是苏蓉蓉的亲爷爷,怪不得他不把苏蓉蓉当人看。

“咚咚咚!宝少爷!老爷让你过去。”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钟宝叹口气,不管他愿不愿意,该面对的东西还是要面对。

就在那天晚上,钟宝和苏蓉蓉等人一起吃饭,让他头一次尝到了家的滋味,见钟老爷他有些紧张,还有些期待。

几乎是钟宝刚走,苏家主就到了钟宝的房间。“蓉蓉!先前是大爷爷不对,关键我也不知道钟宝这小子竟然是钟家的人,早知道就不阻止你们登记了。那傻子只是个旁系,哪及得上钟宝这嫡系的?”

“大爷爷!我说句话您别生气,先前你那么阻止,我也曾有犹豫。现在人家钟宝飞黄腾达了,我怎么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贴上去?”

“你这孩子什么想法?他是不是喜欢你?不然他能到我们家跟我拼命?就冲这一点,你就应该成全他。”

“可是我不喜欢他!”

本是两人在房间里聊天,谁也想不到钟宝为了见钟老爷要回来换衣服。门也没有关,钟宝冲进来正好听到这一句。

“钟宝?”苏蓉蓉一脸的吃惊和歉疚。

钟宝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如果苏蓉蓉喜欢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恐怕早就在一起了。

“我回来换套衣服,这么见钟家老爷子有些不太礼貌。”

“钟宝!刚才蓉蓉说的不是真的。”苏家主还想解释,可是钟宝突然转过头,满脸杀气的瞪着他:“就算蓉蓉不和我在一起,他也算是我的家人。你要是再敢用蓉蓉的父母威胁她,老子送你上西天。”

“不不!蓉蓉跟着你,我没有一点意见。”

钟宝看了眼苏蓉蓉,多么漂亮的妞啊!可惜跟自己没缘分。“是不是跟着我先不管,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你给我滚出去!”

“是是!”

苏家主走后,钟宝就拿了套西装,默默地换衣服。苏蓉蓉也不知该说什么。

直到钟宝出来,他笑道:“等我去好好拍拍那老头的马屁,等我被钟家承认了,苏家那老东西就不敢再给你胡乱安排对象了。”

钟宝明明是在笑,可苏蓉蓉感觉钟宝笑得好勉强。

钟家主的房间就在走廊的尽头,钟宝到了门口还有些不敢进去。二十年没有家人的感觉一下子涌上心头,令钟宝有些患得患失。

“咔”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一个佣人开口说道:“宝少爷!老爷已经等很久了。”

钟宝深吸了口气,然后进了房间。钟老爷子很慈祥,坐在沙发跟前喝着茶:“钟宝是吧?过来坐,坐到我旁边。”

实在没办法,钟宝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钟老爷身边的位置。钟老爷拿出一个玉牌,玉质跟钟宝的一模一样。

“当年我们兄弟一人一块,后来是因为二龙替我上前线当军医,这才导致二十年了无音讯。”

“二龙?”

“很土吧?我叫大龙,我弟弟叫二龙。那是战乱年代,没这么多讲究。听说你是你师傅捡的,见到你我很高兴,可是我心里担心二龙。”

“你还是别太高兴了,你看你们钟家人,哪个不是又白又帅?你再看看我。”

“哈……我弟弟就是个黑脸。”钟大龙说到这里,伸手抓住钟宝的手:“不管你是不是我二弟的后代,就凭你带回玉牌,又姓钟,你这个孙子我认了。你愿意吗?”

“干爷爷啊?”

“哈……哎!好孙子!”

卧槽!自己还没答应呢!这老头儿耳朵不大灵光。算了!认个爷爷也不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