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5章 先天缺陷导致的两种极端

作品:医品佳婿

但这只是外表,钟宝对自己的内在很有信心的,他以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无奈到了一个看重脸的层面,才备受打击。

关键是不看脸光看钱的他也看不上啊?

“你这样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家主看到玉牌的时候很激动,本来家里已经开始布置会场了,临时改变的主意。我父亲来北明市也是想孝祖能带个伴侣贺寿,所以才把我拉到你们那里。”

“得得得!别提你那傻子弟弟了,你看看我旁边这位,那是一般男人能配得上的吗?”

“说句你不愿听的,身为豪代百生,就算是我弟弟那样的人也一样是抢手货。苏家想靠我们上升地位,只有跟我们联姻。”

特么的,已经比普通家族高一等了,还不满足,非把小辈推进火坑。

“不过这次恐怕他要后悔了,跟你联姻甚至比跟我更有利,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找上你的。”

“没这么快吧?我的身份还没确定下来。”

钟孝天一笑,然后扭头看向后面:“还真来了。”

钟宝扭头一看,苏家主那么大的岁数,跑得呼哧带喘地上来。“两位孙少爷等等老夫。”

“哎?你可别瞎叫,老子是小瘪三,不是什么少爷。”先不管自己什么身份,先奚落顿这老家伙再说。

“嘿嘿!钟宝!先前都是误会,我寻思着先答应了钟大少爷,不能出尔反尔,这才阻止你们结婚。现在我不会了。”

“还特么先前?钟孝天他爹要退亲你是怎么说的?那样子好像我在蓉蓉身边都特么丢你人了,现在跟老子说这些?你特么属狗脸的是吧?”

“是是!我是属狗脸的,钟宝孙少爷息怒。”

“滚滚滚!我看到你就烦。”

“是是!”苏家主是走了,不过一边走一边给苏蓉蓉打手势,那意思是让苏蓉蓉跟钟宝好好处。

苏蓉蓉脸一红,当时钟宝是为了苏蓉蓉硬逼着她跟登记,当时苏蓉蓉还犹豫。现在钟宝摇身一变成了玉级家族的座上宾,苏蓉蓉还怎么腆着脸跟钟宝怎么样?

天景山的由来不是没有根据的,在靠近山顶的位置有一大片的空地, 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除了中午的一段时间,其他时间看上面都是烟雾缭绕的。

景区干脆在这空地上建了酒店,而且全是复古风的造型,从外面看跟皇宫一样。

“家主嫡系子孙里只有一个男丁,可惜先天不足是个瘸子,其他的都是孙女,这些年家主的两个儿子也没少努力,可惜就是没有一个孙子再出世。拄着拐杖的那个就是家主唯一的孙子钟世雄!”

两人快到了宫殿式的酒店跟前,门口站了一个小伙子,大喜的日子也不见半点笑容,本是来迎宾的,可是只让下人点头作揖的。

“钟孝天!你旁边这个就是钟宝?”

钟世雄态度蛮横,可是钟孝天仍然是彬彬有礼的:“是的大哥!这个就是钟宝,那块玉佩就是他身上的。”

“嗤!”招呼都不打,钟世雄手里的拐杖直接点向钟宝的胸口,钟宝伸手一捏:“你们钟家这欢迎方式挺特别啊?我应该怎么回礼?”

钟世雄本想给钟宝来个下马威的,没想到他近乎全力的一击,竟然被钟宝轻描淡写地捏住。

“世雄少爷还是不用试了,这个钟宝连我都不是他对手。”臧坤这时从里面出来,虽然语气不善,但是却避免两人继续冲突,也是给钟宝一个暗号。刚来钟家还是避免跟钟世雄发生冲突为好。

“原来是想看看老子是不是草包!如果钟大少真有这个兴趣,我们可以去个没人的地方。”

钟宝一松手,钟世雄拐杖收回来一看,铁桦木的拐杖竟然被捏了两个很深的手指印。四周看到的人不少,都在暗暗心惊,脸却不敢表现出来。

“哼!有机会一定教教你。”

“谁教谁还不一定呢!”钟宝说完也没用人请,自己进了酒店。

迎宾的先给钟宝安排了房间,问到苏蓉蓉时,苏家主不知从哪冒出来:“这个是我孙女,没在邀请名单,但是她跟钟宝孙少爷是情侣。”

“宝少爷!要不让她跟你一个房间,不然只能到外面住帐篷了,房间都满了。”

宝少爷?这称呼真新鲜。上面的名单很清楚,被邀请的都有房间号,自己来的那些后面都是空的。

由此可见钟家的地位,想要巴结他的人很多。

钟宝转头问苏蓉蓉:“你觉得行吗?”

“行、太行了!”苏家主差点把苏蓉蓉推到钟宝身上。

钟宝刚要发火,苏蓉蓉一抓钟宝胳膊:“我们还是去房间看看吧!”

这么多人在,苏蓉蓉实在不想苏家主太丢人了。

看来真把钟宝当自己人了,旁边的房间竟然是钟世雄的。

给钟宝安排的是一间豪华套房,里面是卧室,外面还有个小客厅。“晚上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哦!”苏蓉蓉正在看里面的衣柜,全是崭新的睡衣、西装、杂七杂八的挂的满满的,不过没有女人的。

敲门声响起,钟宝打开门,一个美女推了个衣架进来,“宝少爷!这是给您的女伴准备的。”

除了晚礼服,连里面的内衣丝袜都有。

“那你推进去吧!”

门没有关,钟宝看到了钟孝祖走过去,正好他身后还没人。钟宝赶紧跟了上去,就在他要施展烙印的时候,钟世雄迎面走来。

“刚才打的不过瘾,现在你有时间吗?”

“这么急着跟我打,你是想证明点什么吗?”

钟世雄这样的人钟宝见多了,先天的缺陷会导致一个人有两种极端。一个是意志消沉,一个却要强的没边儿,要证明自己比任何人都强。

“你说什么?”

“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

钟宝说完领先下楼,钟世雄一直跟在他身后。天景山景区的确弄得不错,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看到美景。

他们来到酒店后面的观景台,现在大家都忙着布置房间,所以这里也没有什么人。

“其实我们是一类人,但是我比你强点儿,我没有什么怕人抢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