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7章 同归于尽

作品:医品佳婿

那一段正好在施工,本来的混凝土隔离带被铲掉,刚好车子撞了出去。

上面的工人看得很清楚,跑车的右窗户被撞碎,从里面飞出一个人,寒光一闪,短剑刺进桥墩,钟宝挂在上面。

十多米的高度,车子载了下去,“轰”一声撞到地上,接着又是“轰”一声,汽车发生爆炸,剧烈地燃烧起来。

坤伯早下了车,从上面看着底下的惨状。

“快点救人!”也不知谁喊了一声,一根很长的绳子垂到了钟宝一旁。“小伙子快抓住。”

钟宝抓住绳子后把出短剑收好。等到钟宝被拉上来,警车和救护车正好来到。

尽管钟宝没受伤,也被送上了救护车。

“完了!”坤伯看着底下的熊熊大火,就算铁人也烧死了。

钟宝做了全身检查,除了几处擦伤,根本没有大碍。夏小春和冯茹芸也不知怎么知道钟宝受伤,两人都跑了过来。

一个交警正在给钟宝做笔录,夏小春直接拿出了证件:“我来吧!司机跟这个人有仇,不是简单的交通意外。”

交警点点头,然后就出了病房。

“你不知道刘尚哲想杀你吗?你为什么还上他的车?”夏小春这一吼,钟宝和冯茹芸都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钟宝没感觉怎么样,冯茹芸看看夏小春却陷入了沉思。

“刘尚哲那狗篮子说有办法洗白遗产,然后就让我上车。谁知道他想拉老子一起死。”

夏小春根本不关心什么遗产,她东摸西摸的:“你有没有事?桥上有监控,连车子下桥时刘尚哲那狰狞的脸也拍的很清楚。能确定是他的责任,可以销案了。”

冯茹芸这下更吃惊了,不是一家人,不是男女朋友能这么干?反而钟宝没觉得什么,两人反正更出格的事都做了。

“我没事!我提前撞碎玻璃跑出来了。”

夏小春松了口气,也是在静下来才发现冯茹芸的表情不对,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夏小春不禁脸一红,“我跟钟宝就像亲姐弟,我就是太担心他了。”

“哦哦!”冯茹芸也在暗骂自己,干嘛那么介意?“那个……钟宝没事我就放心了,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夏小春也感觉出冯茹芸的异常,等她跑没影了才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她能看上我?我们俩都那个了你也没说看上我。”

“那……那次就是个意外,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啊?你是这么想的啊?那我不帮你查案了,还以为跟你那个了,关系很近才对,原来不是那么回事。”

“不是的!我……哎呀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嘛?”

噢?还会撒娇啊?还别说,女警撒娇格外有味道。“哎?跟你商量点事呗?要是我真能查出来凶手,你让我亲一口怎么样?”

钟宝就是逗她,看着她穿着警服害羞的样子心里痒痒的,这才憋出这么一句。

没想到,夏小春竟然点点头。

钟宝一咬牙:“好!到时我要你穿着这身衣服。”

夏小春又点点头,然后羞涩地跑了出去。

这妞儿不是看上自己了吧?钟宝嘴角一牵,然后拿出了手机。账户已经解封,为了这个钟宝都快累死了。

用意念生生模拟了一遍交易成功的场景,刘尚哲给国外的手下打电话。就在那半个小时内,错综复杂的案子因为报案人自首是诬告,一下子就消了案。

至于让他开车冲到桥下就简单多了,模拟一个在自己在前面跑的画面,这家伙自然开着车猛追,一直就追到了桥下。

钟宝把钱都转到海外账户,这样就算冻结都要很繁琐的程序。

“谁?”刚把钱转过去,钟宝就感觉有人到了门后。

“钟宝你的确厉害。”一边说话,坤伯一边进了病房。“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令刘少爷自己开车飞下去的?”

“怎么能说是我弄的?是他想拉老子一起死。”

两人四目相对,这是一种气势的交锋,如果有一方觉得有机可乘,那么那方就会毫不留情地出手。

“既然你不肯承认,不如谈谈我们的交易吧?我可以给你两万一克拉。”

钟宝笑着摇摇头:“本来老子是想把钻石卖给你们的,可是刘尚哲的事可是把老子吓得不轻,交易的事我要想想。”

“你!”坤伯脸一沉:“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心到时不但没捞到好处,还把命丢了。”

“那你来啊?老子保证只要你杀了我,你们永远得不到钻石,而且是所有钻石。”

“真的都在你手上?”

钟宝舒服地躺到床上,现在他就是要增加筹码。这个坤伯武功高强又老谋深算,让他觉得自己越重要越好。

“这样吧!我最近有点麻烦,你只要替我做一件事,钻石我可以一分钱不要的都给你。”

“什么事?”

“别着急嘛!想到了我自然告诉你。”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你敢骗我,我会让所有人跟你遭殃。”坤伯说完就走。

“站住!”

“还有什么事?”

“以后少用老子身边的人威胁,不然下毒也好、放火也罢,老子发起疯,我保证弄死你们全家,滚!”

坤伯听的心里一紧,他不想再跟钟宝争论下去,不然保不齐钟宝不会动手。

现在他不敢杀钟宝,而钟宝敢跟他拼命,形势太吃亏。

钟宝根本就没事,等坤伯走了,钟宝就收拾东西出医院。

车子还在步行街外面停着,钟宝打车回去刚要上自己的车,身后一个声音喊道:“钟宝!”

是刘桂琴,他身后还跟了一男一女,那女的还在抹眼泪。

“我问你!小哲怎么会跟你一起掉下桥?是不是你搞的鬼?”

“搞的屁的鬼,他要拉我一起死啊!搞鬼也是他搞。”

“不会的!我儿子是大少爷,还是医学博士,有大好的前程,怎么会跟你这个小瘪三、下等人一起死?”刘尚哲的母亲大喊着,四周的人都看向这边。

“下等人?你们凭什么是上等人?除了纵容你儿子欺负人,你们干了什么有意义的事?眼睛长在头顶上,除了这个,我看不出你们哪儿高?”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