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3章 没捂热乎又要拿出去

作品:医品佳婿

两人直接把头拧向一旁。

“挺有骨气!”钟宝动手翻兜,除了手机和钱包,还翻到两块铜牌。正面是“证”字,背面是“苏”字。

“你们俩蠢得可以啊!到我这里还拿着这玩意儿。”

“哼!要不是外面那糟老头儿,我们会被抓住?”一个人终于开口。

“那你们是来杀我的,还是来偷东西的?”

那人又把头拧向一旁。

“啪!”钟宝一巴掌上去扇得那人鼻口窜血:“臭毛病不少!不说是吧?那就不用说了,老子把你们变成傻子,跟狗抢饭吃吧!”钟宝说着拿出了银针。

“等等!”

可能拿刀拿枪他们不会怕,偏偏这么根银针他们看得肝儿颤。

“要是我们什么都说了,你能放过我们吗?”

“没问题!”

“我们是来偷医书的。”

靠谱!医书是钟家要的东西,苏家那老东西让人来偷也不奇怪。“就没要你们干别的?”

两人突然感觉一阵恍惚,接着他们面前的钟宝就变成了苏家主。

“家主!属下无能。钟宝那里有个厉害的老头儿,我们刚进去就被抓了。医书没偷到,小姐也没接回来。”

“好吧!你们先回落脚的地方。”

钟宝说完把两人的绳子割开,他们就浑浑噩噩地向外走。

钟宝跟着他们出来的时候,千机就在房顶上看着,“这小兔崽子搞什么鬼?”

学校附近一个酒店,钟宝进去之前先戴上口罩,然后跟他们一起上楼。

四楼的一个房间外,两人停了下来。钟宝从他们的钱包里找到房卡,开门走了进去。接收器?

床上放了一个大箱子,各种窃听装置都有。钟宝发现有个装窃听器的位置空了,一个接收器被拿到了箱子外面。

便宜老子了!钟宝把箱子拿到手里,然后让两人进屋。“你们太累了,躺下后不用起来,一直睡吧!”

这是用意念的力量说的,两人乖乖躺在床上,钟宝出了房间。

少了一个窃听器,那一定是放到自己家了,可是自己催眠他们的时候,他们怎么没有汇报呢?

为了找到窃听器,钟宝一直开着回别墅。只是直到回到房间里,接收器也没有一点声音。

这俩狗篮子到底把窃听器放哪儿了?

想也是白想,钟宝把箱子放好后就躺在床上。苏家的人终于来了,加上唐家……自己是不是把钻石卖给他们?

不对!听死鬼坚叔说,钻石是从什么长生塔上弄下来的,那么那个塔在哪儿呢?

…………

“你们说还真有什么毛病没有,然后就睡死的人吗?”

钟宝一早上来到食堂,就听到好几个同学在讨论。他坐到秦大山对面,“他们在嘀咕什么呢?”

“就在咱们学院不远的酒店里死了两个人。什么毛病没有,也没中毒。保洁员进去收拾房间,发现两人板板正正躺在那里死了。”

秦大山说着把手机推了过来。

卧槽!这不是昨晚被自己催眠那俩吗?难道是被自己催眠弄死的?不对啊?邱艺自己也被催眠过,还不止一次,也没死……

钟宝突然想起昨晚催眠他们时说的话,让他们不要起来了。

要是真的是这样,以后自己就把仇人催眠死,省得打了,“哈哈!”

“兄弟!你傻笑什么呢?”

“啊?没有!我是笑死了的这俩。俩大老爷们儿躺在一起断气了,不会是殉情吧?”

“哈……兄弟,你想象力真丰富。”秦大山说完突然凑近钟宝:“孟红都跟我说了,当哥哥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大舅哥不会对我另眼相看,同意我跟孟红交往。”

“自家兄弟!谢什么?吃饭!”钟宝的注意力刚到餐盘上,一个塑料小饭盒推到了他跟前。

“钟宝!上次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么小气的。你没有结婚,我就是有机会的。”

秦大山和钟宝都是直愣愣地看着林舒,她烫了卷发,那张脸化的像鬼一样。也不知在哪儿弄了件深V,那叉都快开到肚脐眼儿了。

“林舒!你这是……”

“钟宝!我知道以前的我太保守,太闭塞。我愿意为你改变。”

卧槽!这误会大了。钟宝抓着林舒的胳膊就往外走:“我们到外面说。”

钟宝拉着林舒刚到食堂门口,却被三个人拦住。刘尚哲,还有两个老外。

“这不是舒呆子吗?钟宝!你能把舒呆子调教成这样子,我都有点佩服你了。”

哟呵?刘尚哲认识林舒?钟宝上下打量打量刘尚哲,“看来大狱里挺养人啊?这么白白嫩嫩的,是不是相好的不少,你才能活的这么滋润?”

大狱?四周的人一听不禁后庭一紧。

“去尼玛的!要不是你,老子会进去吗?”

“那是你自己不知自爱。”

“哼!别得意!老子听说你继承了钟报国的遗产,让这两个老外跟你说吧!”

老外跟自己说什么?老子又没出过国。

“你就是钟宝先生吧?钟报国在我们国家经营药厂这些年,他制造假药,坑害我国消费者。所以他的钱必须冻结,等候我国法院判决。”

这老外说的字正腔圆,不但钟宝,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钟宝又摊上事了?”

“哇!钟校长的遗产听说上百亿,这次玩儿大了。”

“哈哈!这次看钟宝还拿什么吸引女人。”

四周议论纷纷,竟然还有女人庆幸写情书的时候钟宝没答应。

“这个是法院冻结财产的通知书。”另一个老外拿出一张纸。

卧槽!鸟语的。钟宝都拿倒了。

“我看看!”林舒在一旁把通知书拿过去,看完以后有些失落地说道:“钟宝!是真的,而且是国际经济机构签署的。”

特么的!钱还没捂热乎呢!难道又要拿出去?

“哈……瘪三就是瘪三,风光没几天就原形毕露了。”

钟宝没理刘尚哲,对那两个老外说道:“老子不认识鸟语,看不懂写的什么玩意儿。想怎么样,随你们的便。”

钟宝拉着林舒接着向外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钟宝问道:“那个国际什么几吧组织的,真能冻结老子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