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章 帮一个落难的女人

作品:医品佳婿

“南财区现在一团糟,彭博也是没办法才找到我的。你也知道,我靠你治理了北宝区,他……”

“你知不知道,我是答应了不管南财区的事,他们才从北宝区撤出去。如果我插手南财区,北宝区也别想安宁。老子又不是超人,哪有精力管那么多事?”

“你先别着急拒绝,你看看这个。”冯茹芸拿出一份文件,钟宝看完一怔:“南天的货仓?”

“没错!南天死了,他老婆根本保不住货仓。何况还有坚叔在一旁虎视眈眈。南天的老婆干脆把这个拿出来,只要能赶走坚叔,这货仓她愿意无偿拿出来给你。”

“给我?是她说的?老子可是把南庭送进大牢的人。”

“南天的老婆巴不得你把南庭弄死。她是南天后来找的老婆,比你大不了多少。还是个小明星,现在她就相信你。可能她也知道你现在的地位和能力。”

艹!这馅饼可不好接。“不行!”

“钟宝!你就算看在我们的关系还不行吗?”

“嗯?”钟宝看冯茹芸那扭捏的样子,脱口说道:“你跟这个彭博……”

“就算是吧!”

“就算?”好家伙!剃头挑子一头热。钟宝倒是很能理解单相思的感受。沉思一阵后,钟宝一咬牙:“答应可以,但是彭博要听我的。”

“行!他早知道我们怎么配合了。”

“我还要先见见南天那个老婆。”

“我这就去约她。”

南财区的一家咖啡厅,南天的老婆已经等在那里。可不是钟宝眼力好,咖啡厅里人不多,她打扮的很时髦,最重要的是,那么漂亮一美女,正冲钟宝笑呢!

“你认识我?”

南天的老婆先让钟宝坐下,然后笑道:“现在在北明市有几个不认识宝哥的?亿万富翁就不用说了,光是能让几位道上的老大闻风丧胆,就这本事也够我仰慕。”

哎呀?这眼神飘的,她不是想勾引自己吧?一个二十多岁的小明星能嫁给南天,这人品有待商榷。

“你也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我就是好奇,既然你不想要码头了,为什么不干脆送给坚叔,他可比我的势力大。”

“实话说了吧!到现在为止,南天手下的兄弟还是认为坚叔杀了他们老大。”

这的确也算是原因之一,毕竟当时自己只是把南天扔出来,是坚叔用拐棍捅死了他。

“可是老子跟南天的关系也不咋地,现在不是还有东霸、西莽、中驼吗?你难道就没考虑他们?”

“还非得我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他们已经老了,而且你一个人就能压住他们三个,不能选择坚叔的情况下,你当然是最佳人选。还有!如果我不出头解决南财区的麻烦,南天的钱我根本动不了。”

就像癞子的遗产一样,这些大哥都是用的公司户头,个人的东西很少。他们能让南天的老婆支配已经不错了。

“你们的麻烦只有坚叔吗?”

“没错!南天的兄弟没散,其他大哥想吞了我们并不容易。只有坚叔,他到现在还霸占着我们的货仓。”

如果自己只是接收货仓而不管其他地方的地盘争斗,好像这样并没有违背自己先前的承诺。

“你们只是让我赶走他,不用替南天报仇对吗?”看到南天的老婆点头,钟宝接着说道:“是不是你害怕坚叔?”

南天的老婆明显露出慌乱的神色,钟宝有个直觉,她早落在坚叔手里过,体验了把让她痛苦的过程。不然自己这么一问,她不可能是这个反应。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要求?就算要我陪你也没关系,我只要你赶走坚叔。”

钟宝伸出手,南天的老婆开始的时候是想躲,可是还是认命地让钟宝抓住手腕。

“几次了?”与脑部密切的多个经脉受损,下面受伤。被暴力催眠是肯定的,至于下面的伤,就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了。

南天的老婆震惊地看着钟宝:“你是早就知道,还是只凭刚才的把脉?”

钟宝收回了手,他可不想这时候占人家便宜。“我早就知道坚叔会催眠,也知道这老家伙好用这样的方法欺负女人。把脉也是一方面,这几天你应该是失眠,就算睡着了也会常做噩梦,睡不踏实。”

南天的老婆有些激动:“南天还没有死的时候他就对我……我不敢说,我知道他们的背景。就算告诉了南天,他也会怨我不守妇道,不敢对坚叔做任何事。”

转让协议就在钟宝手里,他拿出协议和笔,一边签字一边说道:“就当我是帮一个落难的女人。但如果这是你设的圈套,我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

“我不会骗你!如果我想害你,我会要求你杀了坚叔。”

钟宝把字签完,然后南天的老婆安排人做了过户。三个货舱,加上货仓前面的码头,各种起重设备。员工一百多人,办公楼一座。

他再次来到码头的时候,已经成为以上这些东西的主人。

南天的老婆本来想带钟宝进办公楼,可是钟宝就站在外面:“把你们这里的负责人叫出来。”

也不用人喊了,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走了出来:“大嫂!宝哥!”

“他叫章子!现在是这里的会计加调度。有什么事你就跟他说吧。

“让你的人都集合,让他们见见新老板。”

章子跑进去没一会儿,码头各处就发出了电铃声,工人们三三两两的全都聚到钟宝面前。

章子跑出来说道:“其实也不用介绍,那天参加围攻宝哥的人也在这里。没有参加的也都认识宝哥。”

钟宝没有说话,他看着货仓那边。从他一到这里闫东就看到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坚叔也快来了。

果不其然,钟宝等在那里没一会儿,坚叔就拄着拐杖跟闫东朝这边走来。

“钟宝你到这里干什么?”

钟宝举起了货仓所有权凭证和地契:“现在老子是这里的老板,我想问问坚叔,你现在用着我的货仓,不知道有没有相关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