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8章 将计就计

作品:医品佳婿

“我是这里的主人,我不欢迎你,你给我滚!”

钟宝眉毛一挑,故意朝钟大宝和钟二宝那里嚷道:“难道钟校长把遗产都给你了?你是这里主人,你把你两个哥哥置于何地?”

这一嗓子还真好使,不光钟大宝和钟二宝过来了,连他们的父母也过来了。

“钟小宝!这么多宾客在呢!你别口不择言。”钟大宝说完,钟二宝说道:“就是!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当家。”

“你们……”钟小宝想起来,可是腿上的经脉都让钟宝弄断了,使了下力气差点掉下来。“你们等着瞧!”

“让开!”钟宝身后传来丫丫的喊声,钟宝转身一看,丫丫推着钟恬恬在前,后面跟着四个衣冠楚楚,拎着公文包的人。

钟宝一拉黎冰,两人站到一旁。

丫丫把钟恬恬推到院子里,钟恬恬沉着脸说道:“二爷尸骨未寒,你们就开始争家产了吗?”

钟家除了钟报国兄弟,就没有不怕这个钟恬恬的。钟大宝和钟二宝两家都没了动静。

“钟宝!你来干什么?”

钟宝举起一本医书:“这个是钟校长赠我的,对我的医术很有帮助。他老人家驾鹤西游,我怎么也得来上柱香吧?”

“没错!如果你们觉得钟宝不配过来,那他算我带来的。”扎德翼带着扎伊尔诺赶到。

“还有我!钟宝也算我的跟班好了。”是大校长,他从人群里站了出来。

这俩可都是医学院重量级的人物,钟恬恬就是再狂也不敢对他们不敬。“两位老师误会了,我并没有赶钟宝的意思。那就让钟宝也坐贵宾席好了。”

大校长和扎德翼坐在旁边席位的第一排,扎伊尔诺和黎冰两大校花一左一右伴着钟宝坐在第二排。其他的都是学校里的老师,除了要维护学校秩序的,其他的都来了。

等大家都坐好,钟恬恬说道:“既然因为遗产的事,二爷的葬礼都受到了影响,那我们干脆把遗产的事情解决。”

钟恬恬说到这里,唐忠兴和坚叔竟然从别墅里面出来。

“为了维护现场的秩序和遗嘱的权威,我们请来了唐少爷和唐管家,下面由律师宣布遗嘱。”

就是钟恬恬带来几人中的一个,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鄙人钟报国奋斗半生,积累些许财富。现自觉不久于世,现将遗产做如下安排……”

钟宝还以为钟恬恬会把所有钱都分给钟小宝,没想到分的还挺细。除了钟大宝和钟二宝两家分毛没有,连钟恬恬父母都分到了。

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钟小宝,几个医院、学校、药厂的股份都由他继承。还有各处房产、豪车,光是钱就几百亿。

“哈……”律师刚念完遗嘱,钟小宝就哈哈大笑。“医科大学也有我的份儿了。”

钟小宝被千重推出来,他得意地看向钟宝:“我要开除他,谁求情都不好使。”

大校长和扎德翼都一皱眉,其他老师则噤若寒蝉,这个时候谁敢触钟小宝的眉头?

钟宝却一脸不在乎,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钟小宝接着伸手向后,把推着轮椅的千重拉过来。

“小宝!你终于如愿以偿了,恭喜你!”

“师傅!你就别假惺惺了。”

千重一愣,钟小宝冷冷一笑:“我被钟宝害成这样,你连替我报仇都不敢,还想要血灵芝?做梦吧你。坚叔!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你!”千重气得浑身发抖。

“啪……”一边拍手,钟宝一边站了起来:“人家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可倒好,连养大你的师傅都不认了。”

千重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可是坚叔已经到了钟小宝身边,千重不敢造次。

“钟宝!你还嘚瑟,信不信我派人把你赶出去?”

“着什么急嘛!说完了我自己会走。”钟宝说完来到钟报国的棺材旁边:“钟小宝!这份遗嘱根本就是假的,你用不着这么得意吧?”

“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他们可都是我外公的专职律师团,想假都假不了。”

遗嘱根本就是假的,是钟恬恬伪造的。钟宝一直在注意钟恬恬,怎么自己说出来真相,她一点波动都没有呢?

底下已经议论纷纷,钟大宝大喊道:“我看也是假的,凭什么我们家一点都没有?”

“就是!连大爷家的人都有,凭什么没有我们的?”

钟二宝一说完,公布遗嘱的律师就说道:“我们服务钟老先生十几年,从来都是兢兢业业认认真真。这次的遗嘱可是经过权威部门认证,根本就做不了假。”

“是吗?那我让钟老自己起来跟你们说。”

四周的人都吓了一跳,死人怎么说?

“钟老!您还是起来吧!”钟宝说完一指点在钟报国的眉心处,因为是大白天,大家都伸着脖子看。这要是晚上,别说看了,就是听声音也能吓趴下。

怎么没反应?钟宝赶紧抓起钟报国的手腕。他看到了钟恬恬的笑,阴谋得逞的笑。怪不得刚才她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因为钟报国真的死了。

“怎么了?你以为会点医术就能连死人都医得活?别忘了,我比你也差不多,我也是个医生。”

对!钟恬恬也是医生,她曾让肖柏站起来,当然能察觉出钟报国只是服用了龟息丹才像死了一样。

当时钟报国服用以后,各种仪器都检验不出他还活着,只有钟宝从把脉感觉得出来。那么钟恬恬一样可以感觉出来,她索性就来个将计就计,真的弄死了钟报国。

钟宝僵在那里,丫丫把钟恬恬推到钟宝身边。

“我就不追究你对死者不敬的责任了。”钟恬恬说完,丫丫凑近钟宝说道:“我们小姐早知道他有龟息丹,就等他自己作死呢!”

钟宝身子一晃,差点晕过去。虽然这假死是钟报国早就有的打算,但要不是自己怂恿,他根本不用咽下龟息丹。自己还是太嫩了,再次中了圈套。

钟小宝更加得意,他转向扎德翼:“老师!您的工作室不是缺少资金吗?只要您把诺诺嫁给我,研究经费都由我出。”

钟宝直接看向唐忠兴,他不是也看上扎伊尔诺了吗?钟小宝敢跟他抢?

唐忠兴不但没生气,还色眯眯地看着扎伊尔诺。

难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