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6章 医务室的倩影

作品:医品佳婿

驼子看看西莽和东霸,“是这样的!你看北宝区因为大家争地盘已经闹得鸡犬不宁,现在南天死了,南财区又空出来。我们今天请宝哥过来,就是想问问宝哥的意思。”

“其实你们已经把路给我铺好了。三位大哥从北宝区撤出去,就是告诉我钟宝,给我一块栖身之地。那么南财区怎么样,那就是三位大哥的事了,我钟宝有一块肉啃,不会惦记整个烧鸡。”

三人听完立即露出了笑容,别看钟宝只有一个人,可是如果他不想你在哪个区称霸,那你就真的霸不起来。

“既然宝哥这么给面子,那我们喝酒。”

一顿饭表面上和和气气,其实是各怀鬼胎。驼子他们希望稳住钟宝,最起码先把南财区这块肥肉给分了,不然他们仨也不会搞在一起。

钟宝就简单多了,冯茹芸帮他弄了那么多钱,把北宝区要到手,她就省心了。至于南财区,坚叔那老家伙还在,让他跟驼子他们周旋吧!

直到晚上快十点钟宝才回到学校,冯茹芸竟然还没走。“卧槽!你这是在等我吗?”

“废话!你不安全回来我能睡着吗?”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告诉你,还差着辈儿呢!”

“怪不得小春姐说跟你相处要脾气好,说话不着调还自我感觉良好,欠抽!”冯茹芸说完就走,一直到看不到冯茹芸的影子了,钟宝才哈哈大笑。

很多女人不喜欢钟宝没错,但是钟宝也不是挖筐里就是菜。冯茹芸是美女,他也不是什么美人儿都爱的。

对自己喜欢的女人钟宝都没有正经的,何况是不喜欢的。

钟宝回到宿舍,手里拎了几个塑料袋。驼子那些人点的好东西不少,几人都没怎么吃,钟宝就全给兜回来了。

“兄弟!你这是去哪儿了?”秦大山已经睡了,听到声音又爬了起来。

“舔盘子去了,想着你们……是山哥还没吃到,咱们再喝点。”爱娃的床还是空着,钟宝临时改口。

“好嘞!”秦大山一个高跳下来,拿出饭盒餐具什么的,俩人就坐地上。

“山哥!咱们俩是真能尿到一壶里,先别管咱们吃的什么,就凭放地上山哥能陪我吃,咱们俩干一杯。”

“哈……”两人干了一杯,秦大山抓起个大龙虾,一边剥皮一边说:“有空你去看看陆妤湫吧?今天去给她送饭她问起你了。”

钟宝不让扎伊尔诺来,送饭可不就指着秦大山吗?“陆妤湫什么病,好几天了吧?还没好?”

“就是发烧,也奇怪了。到医务室挂个吊瓶就好,回去没多长时间就接着烧。陆妤湫干脆就在那儿了。”

还有这么蹊跷的病?“那也别有空了,你先喝着,我现在就去。”

“对啊!你就是神医,那快去吧!”

医务室距离宿舍楼不远,钟宝到的时候,医务室里还有个女孩儿陪着陆妤湫。就是他们一个宿舍的一个女生。

“钟宝!你怎么来了?”

“我这几天忙的不得了,刚知道你的病情。”钟宝抓住陆妤湫的手腕,毒?钟宝摸出了病根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我们妤湫怎么样?”旁边的女生问道。

钟宝没说话,而是在心里合计。陆妤湫中的是两种毒,一个是曾中过迷药,一个就是造成陆妤湫老是发烧的毒。关键是谁给她下的毒?

“我先给你下一针,然后你们好好休息。”

钟宝在陆妤湫后背扎了几针,陆妤湫一下就有了精神,身上也不再酸痛了。

“神了你!今天晚上我可以睡个好觉。”

旁边的女生也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两下子,钟宝!大家都是朋友,留个微信呗?”

“那个……我那边正跟山哥喝酒呢!下次再说。”

钟宝说完就跑,不是说他被那女生吓的,而是要通知秦大山他不回去了。

医务室旁边还有个药局,钟宝进去根本不费什么劲儿。两间房间有个小窗户相连,陆妤湫他们说什么钟宝都能听到。

“玲玲!你怎么突然对钟宝这么热情了?你不是说对钟宝没兴趣吗?”

“唉!刚见到他的时候是这么感觉的。可是跟那么多帅哥……我感觉还是找个有本事能赚钱的。你看钟宝,前几天才被没收了财产,今天听说又开上豪车了。”

卧槽!这就被拜金女盯上了?要是找自己玩玩儿,钟宝也不假正经,可是这个估计要跟自己来真的,那还是算了。

她自己也说跟帅哥没少处,这要是结婚了还得成天寻思她会不会跟前好几任旧情复燃,这还过不过日子了?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把钟宝拿下?”

“他那种条件的,我这么个美女倒贴上去,他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再说女追男隔层纱,我就不信老娘扑他身上他能拒绝?”

艹!老子在女生心里就是这形象啊?看来他们了解的不深,美女主动上来是忍不住,可是也不是所有上过床的都能拿这个要挟自己。

结婚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就这样的女孩儿,上了也不可能结婚。

“噗通!”人生大事还没谈完呢,突然传来倒地的声音。钟宝也闻到了迷香的味道。

钟宝慢慢凑近那小窗户,从小帘的缝隙向里看。

女人?进病房的竟然是个美女,钟宝还仔细看看,害怕是爱娃那样的。没错是女人,虽然她戴着口罩,但是她穿着护士服,那道沟很明显。

那护士一来先看看两人的情况,接着就去脱陆妤湫的裤子。

卧槽!难道自己弄错了?钟宝是看不下去了,出了房间就到了隔壁。

“嘭”一声,钟宝一脚将门踹开,那护士一转身,手里多了个针筒,刺向钟宝。

钟宝伸手一抓,护士针筒一转又刺向钟宝手腕。

嗯?功夫还不错,可是她的眼里分明有恐惧。本来功夫就不如钟宝,心里还胆怯怎么能赢?

“啊?”前一刻还在前面的钟宝突然到了她身后,一下掐住护士的脖子,双脚悬空,她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老子看看你到底是谁!”钟宝手臂一弯,人转向钟宝,钟宝一把扯掉护士的口罩:“楚秀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