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6章 转变方式了

作品:医品佳婿

“这我还不知道呢!”

“你知道又解决不了问题,所以什么都要让我知道。”尽管他们知道的东西可能不多,聊胜于无吧!

两人又商量了一阵联系方法,然后冯茹芸才离开。虽然吃的已经凉了,但是钟宝还是不想浪费,他回到凉亭的时候,扎伊尔诺他们已经把吃的放到了石桌上。

“今天下午你们不用上课吗?”

扎伊尔诺看看陆妤湫,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是来跟你道歉的,早上那么说你……”

“就这个呀!没事!这说的不都是实话吗?”

“可是我们心里过意不去,明明就是找你帮忙,为了自己的脸面就那么说你,我们……”

能有这份心就不错了。“得了得了!老子根本没当回事!不用道歉了。”

钟宝说完看向黎冰:“咱们还是准备准备,今天晚上可能要等很长时间。”

钟小宝受伤了,今天晚上可能就不来,那不是要趴在一起很久?

“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全都是我们用的野外装备。”

“你们俩要干什么?”

钟宝本来不想让扎伊尔诺他们知道,可惜黎冰是个大嘴巴,扎伊尔诺一问,她就什么都说了出来。

陆妤湫听得有意思,非要跟扎伊尔诺入伙。这下人一多,钟宝感觉在楼下不太现实,尤其黎冰准备的还是帐篷,这哪像是抓色狼,根本就是野外露营。

实在没办法,傍晚的时候钟宝把帐篷拿到了顶楼,然后把他们一个个用绳子拉到了楼顶。

天还没黑,四人就坐在楼顶上吃东西聊天。钟宝准备了一套监控,把摄像头按到了楼顶的边缘,这样只要从显示器里就可以看到下面的情况。

“这样倒是省劲儿,可是一旦色狼来了,我们怎么能抓住他?”

黎冰不知道钟宝早在扎伊尔诺宿舍的窗台上设了陷阱,所以只要他来,就一定跑不掉。“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到时候我自有妙计。”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前半夜那个人是不会出现的,几个女生坐在帐篷里打游戏,钟宝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喝酒。

他是既希望这个人不出现,也希望这个人出现。如果不出现,这个人有八成的可能就是钟小宝,如果出现了,不管他是谁,钟宝都要把他给抓住。

快到十二点了,黎冰从帐篷里出来:“钟宝!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我从小到大也找了不少师傅,还是不能打败你。”

“好师傅找一个就行了,多了反而杂而不精。”还有一样钟宝没说出来,成天用棍棒撵着练,恐怕再烂的师傅教出的徒弟也差不到哪里去。

“要不……你当我师傅吧?就那个什么瞬息万变的,学会了那一招,我突然闪到别人背后,哈哈……”

这妞儿脑袋想的什么玩意儿?“抱歉!这一招是本人的不传之秘,除非有师傅的允许,不然连老婆都不能教。”

“切!你不是说还有一个人会吗?我不相信他也不教。”

玛德!也不知道千重那家伙的家教严不严,钟小宝为了这个惹火的金刚芭比,说不定还真的能破例。

“老子本来就是个坏蛋,可是钟小宝那家伙说不定是色狼,你去找他好了。”

“你也说是可能了?也可能不是他。”

想激自己?钟宝只是一笑,目光重新转回到显示屏上。

哼!黎冰还是头一次被男生拒绝,好像她的魅力对钟宝一点儿也不好用。

就在这时,陆妤湫拿着电话跑了出来:“色狼转移目标了,下面的女生给我打电话,他们的内衣丢了,而且是好几个女生。”

“什么?”

几人匆匆从楼上下来,钟宝没办法去调查,只有站在楼下等他们的调查结果。

这下可遭了,可不可以肯定是一个人?变数太大了。

钟宝在下面等了半个小时,三个女生才从上面下来。

黎冰说道:“女生宿舍楼后面有一个大露台,洗完的衣服都会拿到那边晾,那家伙把所有的内衣都偷走了。要不是一个女生知道明天下雨,半夜起来收衣服,恐怕这件事要等到明天早上才知道。”

陆妤湫补充道:“就是我们宿舍的女生发现的。”

“反正那个钟小宝是最大的嫌疑人,不然我们直接杀过去,看看房间里有没有内衣。”

这个黎冰长没长脑子?“就算是他,他会蠢的把内衣藏到自己房间吗?而且下午刚被揍了,弄不好在医院呢!”

钟宝说完伸了个懒腰:“我看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他当然不会去睡觉,钟宝上了车以后就拿电话打给了钟报国,已经凌晨两点了,钟报国还没睡。

“我想知道钟小宝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在什么地方?我有事跟你说。”

这是什么情况?“我现在在停车场。”

“那你在那里等我。”

钟报国那么大个儿富豪竟然自己出来,钟宝让他上了车,然后钟报国说道:“我发现你根本没用我的钱。对我的事情并不是那么上心。今天索性把事情摊开了说,在我结婚之前,我已经知道我根本没有生育能力。”

“什么?那你那三个儿子……”

“都是我大哥的。你听过吕不韦的故事吗?我娶的女人本来是我大哥的情妇。当时我大哥厂里出了些问题,正好我结束了国外的生意回来,手里有一大笔的资金。”

“所以你大哥就把情妇送给了你,然后……”

“然后就有人跟给我吹枕边风,我的钱就可以接济我大哥。当我的大儿子出生,我就有一个大胆的计划,既然他们那么喜欢我的钱,那我就养着他们。”

怪不得钟老大成天只要花天酒地就行了,后果就是,他们一家人都会成为废物。“那你还需要我干什么?你只要把他们的财源一掐,就可以报复你大哥了。”

这绿帽子戴了这么多年,恐怕钟报国都快爆了吧?

“还有一件事要先告诉你,你的师傅、千重、千变,我们以前就认识。”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