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点儿背

作品:医品佳婿

“小子!你要是现在下去还来得及,等我真的动手了,你就没这机会了。”

    “不用了!直接来好了。”

    蝎子露出一个冷酷的微笑,手握得咔咔作响。“小子小心了!”蝎子一个窜身,一拳怼到钟宝肚子上。

    实实在在,一击命中。

    “额……”

    “这小子是专门来挨打的吗?“

    “就这反应?”

    台下的妖艳美女都皱起了眉头。

    蝎子是看得最清楚的,钟宝脸上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不过如此!”钟宝说完一拳摆了过来,蝎子赶紧举拳防御,他只觉一股大力传来,直接被打了一个趔趄。

    接着钟宝旋身就是一脚,“噗!”蝎子一口血喷了出来,身子飞了出去撞在护绳上,弹了一下,砸在地上。

    静!那么厉害的蝎子一拳一脚就给砸趴下了?

    妖艳美女重新倚到椅子上,脸上露出了笑容。

    “起来!”不知谁喊了一声,接着大家都跟着喊起来:“起来……”

    他们可是押了重注在蝎子身上的,自然不想他这么倒下。

    蝎子艰难地撑了下身子,可是还是趴了下去。

    癞子也愣在那里:“大奎!你在哪里找的人?”

    大奎比他也强不了多少,而且他还在后悔,早知道就下重注在钟宝身上了。一赔五,就这赔率他能大赚一笔。

    “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钟宝来到蝎子跟前,伸脚把他的脑袋挑了起来:“认输吧!认输了你我都好过。”

    “没想到我苦练十几年,就被你两下就打败了。”

    钟宝很想告诉他,自己是天赋异禀。很多人就是再努力也比不上他,这是老道告诉他的,但是钟宝觉得现在没这个必要了。蝎子的样子已经完全丧气,激发不出一点斗志。

    “我认输!我认输!”一声比一声大,让全场的观众都听到了。

    主持人赶紧跑上台来,宣布钟宝获胜。底下是一片骂声,他们忘了蝎子曾给他们赢过多少钱,但是蝎子只是输了一场,他就变得一文不值。

    “都不许动!”突然一声力喝响自门口,钟宝站在前台上看的最清楚,一大群特警端着枪就冲了进来。

    钟宝直觉站在拳台上可是罪加一等,一缩身就下了拳台,直接跑进了更衣室把衣服给换了。

    等到钟宝恢复了本来面目再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蹲在地上抱着脑袋。

    “蹲下抱头!”一个特警直接把钟宝拉到那堆人里,正好就在大奎的身边。

    “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这里黑拳打的太多,被警察给盯上了。”

    玛德!自己的点子是不是太背了?好不容易找个来钱的道儿,结果被警察给弄了。

    关键是加上卖车的钱,还都没有到自己手里。

    “都给我闭嘴,不许说话!”特警力喝一声,然后就开始带这些人出去。

    趁着往外走的功夫,大奎小声对钟宝说道:“就是说你是来看热闹的,没人认识你。”

    一辆大车把他们全都拉到了特警队,然后被锁进了监室。小小的监室里锁了十多个人,除了大奎这种常进来的,也就钟宝好奇的四处乱看。

    他们身上的东西可都被收走了,可是大奎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烟递给钟宝:“玛德!我没看到癞子。”

    “你什么意思?”

    “今天晚上的赌注不小,刚才出来的时候在车里我没有发现癞子,我怕这小子卷着钱跑了。”

    “狗日的要是敢跑,我追到阎王爷那里也得抓住他。”

    两个人说到这里,警察开始来登记各人的身份信息。多亏了钟宝戴了面罩,除了大奎之外里面没人认识他,所以他也被当成了吃瓜群众。

    “钟宝?”登记的警察来到钟宝跟前就是一愣,钟宝也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应该是老领导介绍的客户。

    “嘿嘿!大哥!原来你是警察呀?”

    那警察也笑了,不过随即就问道:“你怎么会被抓到这里?”

    “别提了!你也知道我弄了个小楼,心想着到郊外买砖能便宜一些。到了砖厂就发现很多人往里走,我刚进去就被抓到这里了。”

    那警察听完一阵苦笑,他旁边一人问道:”怎么认识?”

    “这个人可是神医,不单我认识,连咱们局长都认识。”

    钟宝可不知道那些人里还有局长。

    “那就放了吧!反正这些人都是看热闹的,也没翻出现金,够不上聚众赌博。”

    钟宝是第一个出来的,只不过这下不但没弄到钱,连卖车的钱也赔了进去,回去怎么跟苏蓉蓉解释呢?

    他溜溜达达的路过一家药店,就听老板对一个汉子说道:“以后再有这样的好货你可得卖给我!”

    “我也想啊!可是采这种石斛是玩命的活儿,要不是我老娘病了,我还真不能去。”

    他们说的难道是高崖石斛?南明有这玩意儿?长在悬崖峭壁的野生石斛可是价比黄金,就是没几个人敢采。”


    等那汉子出来,钟宝直接凑了过去:“这位大哥!你们说的石斛在哪儿能弄到?只要你告诉我,我卖的钱可以分你一半。”

    那汉子上下打量下钟宝,“是没钱上学吧?本来告诉你也没什么,只是你这小身板……”

    “大哥!求求你告诉我吧!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爬山上树就是家常便饭。我爸还等着钱治病,我……”说到这里,钟宝是想挤两滴眼泪的,可是从懂事他就没哭过,实在哭不出来。

    那汉子也是实诚人,听说钟宝的父亲病了,叹了口气:“都是苦命的人,告诉你好了。从城西出去五十里,那里有个入云峰,上面很多草药,而且越高的地方药越好。”

    那还等什么?钟宝咬牙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入云峰。

    绳子、钩子,甚至连药篓都没有。最后只跟附近的住户要了个编制袋,钟宝就进山了。

    很多喜欢看热闹的还看着,毕竟这山峰就像根柱子,也没有什么遮挡的,可以看得很清楚。

    “又一个挣钱不要命的。”

    “前年还有驻军挡着,这几年没有敢上去的了,驻军就撤了,这又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