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9章 急智

作品:医品佳婿

“怎么了?这次得针灸配合刮痧。”

“哦!”刚才说绯闻,那田蜜当然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走。突然听钟宝说要她脱衣服,她第一反应当然是以为钟宝要跟她……

田蜜进了房间,钟宝就在客厅说道:“后背都露出来就行,你趴好就喊我进去。”

“好了你进来吧!”

田蜜已经趴在床上,只是就让她露后背,她连两条腿也露着。身上就一件小裤裤,还是卡通的,这谁受得了?

可是要让钟宝给她盖上,钟宝还真缺乏这种勇气。

先刮痧后针灸,等到一上手,钟宝的心里就像揣个兔子。也不怪同学说他渣人团长,怎么看到漂亮姑娘就动心了?

好吧!钟宝承认自己是个渣男。

钟宝治疗的时候,田蜜还在看书,钟宝也瞅了一眼:“你对考古感兴趣?”

“其实我以前就是考古专业的,后来才拍的电影。”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大明星是考古出身……书上的一段介绍引起了钟宝的注意,“这嗜血铜棺是怎么回事?”

“你也对这个感兴趣?这嗜血铜棺传说是以前一个邪教的东西。他并不是用来葬人的,只要把死人放进去,过不了多久就会长出尸香藤。”

“卧槽!”钟宝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是……尸香藤不是在死人身上种出来的吗?”

“你看这里有介绍,说嗜血铜棺的底下有很多密集的小孔,我猜里面可能有种子。死人放进去之前要扎破后背,让血流到底下,过不多久就会长出藤来。”

如果真是这么神,那自己岂不是捡个芝麻丢了西瓜?那也不对呀?如果底下有很多种子,那不是要一起发芽?

不行!有空一定要找到那个铜棺,如果里面真的有种子,那自己可发了。

“你怎么了?”

“哦!没事!”

“其实我现在不想当明星了,我更想研究考古。以前我当明星是因为名扬,现在……”

看来伤的不轻,这种事情钟宝也不好开口问。田蜜的后背已经发紫,钟宝这才拿出银针。

“钟宝!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想一确定关系就想着上床?”

额……“别的男人我不知道啊!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你看哈!这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这干柴烈火遇到一起,要是再点不着,那就说明一方有所保留了。这只不过是我的看法,其实到目前为止,我还没遇到一个真心喜欢我的。”

钟宝想到了陶晶晶,就是因为骗自己才没有跟自己上床。

“可是我是真的喜欢师兄!就因为没有跟他……然后就被我师姐趁虚而入。”

什么都有特例吧!可能田蜜是那种比较保守的女人,对这事看得比较重。

说到这里,两人各有心事陷入了沉默。

叮咚!冷不丁这么一声,田蜜还吓了一跳:“这么晚了谁来找我?”

“我去看看吧!”钟宝来到门口在门镜上一看,是田蜜的助理。

钟宝刚把门打开,“咔嚓……”一群人拍照,闪的钟宝的眼晕。“你们干什么的?”

那些人根本就不回答,一个人试图钻进去,可惜被钟宝一把给扔了出来:“干什么的?”

“把这个人挤开咱们就有独家消息了。”

“你大爷!”钟宝一脚上去,直接把说话那个人踹飞了出去。“狗屁的独家消息,老子有什么可给你们拍的?”

“你怎么还打人?”

“你想闯我房间我不揍你留着你?”

“我们是想拍大明星田蜜,她跟你独处一室,这可是大新闻。”

“我说特娘的是你瞎还是她瞎?”钟宝一把抓过一个女记者:“我说你!你看我这模样儿你肯跟我上床不?”

那女记者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钟宝一把把人推开:“看到没有?连她都不肯,田蜜还不如她?”

田蜜的助理终于出来了:“那你让田蜜出来。”

“出来个屁!田蜜已经把房间让给我了,你让鬼出来呀?”

“不对呀?我亲自把她送进去的。”

“好啊!原来你真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钟宝掐着脖子直接把人拎了起来:“田蜜早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所以把我弄到房间来,说!谁让你干的?”

“我我……”

“你还嘎嘎呢!少给我在这里装大白鹅,说不说?”

那些记者一看都傻了眼,本来还以为有头条,结果是个阴谋。

“是……是秋露!”

“哦!这里大家听到了吧?是秋露想往田蜜身上泼脏水,然后让这个助理出卖田蜜。可惜呀!田大美女身边有我这样的人,早就识破了他的奸计。大晚上的你们也别白来一趟,你们干脆采访采访她,然后你们再猜测猜测秋露为什么这么干。”

钟宝说完把人往地上一扔,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

“助理小姐!这事儿你有什么说法?”

“秋露给了你多少钱?还是她用什么威胁你?”

“她这么干是不是为了名扬?”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远,应该是这些记者跟着助理走了。钟宝长出了口气,回到田蜜房间。

“哈……”田蜜趴在床上都快笑岔了气,“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急智,这下我师姐会有麻烦了。”

说到这里,田蜜转头仔细地看着钟宝:“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一个好机会,跟我闹出绯闻,你一下就出名了。”

“出什么名?这叫遗臭万年。先前我就说了,你要是跟我闹出绯闻,你那帮粉丝非杀了我,而且你就废了。你怎么了?”

“为什么你都知道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但是他就不会?”

田蜜现在这架势就好像是万念俱灰,就等着喝点儿什么去西天的样子。

“这还不简单?这样的人直接忘了完事。”

“钟宝!陪我喝一杯好吗?”

…………

阳光透过窗户直接照进了宾馆的房间,钟宝和田密坐在地上,两人都抱着酒瓶子。田蜜还枕在钟宝的肩膀上睡得正香。

钟宝抬起手挡住了阳光,然后才睁开眼睛。然后他转头看向一旁。

田蜜穿着睡衣,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从领口那里看到里面一大片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