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章 比无赖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说完瞬间就消失了踪影,钟报国笑着看看门口,然后拿出火机,那张纸看都不看地点了。钟宝给他的是DNA检验报告。

钟宝回到学校前面的时候,秦大山、爱娃、楚秀涵、陆妤湫、扎伊尔诺都等在那里。

“你去哪儿了?”

钟宝一来就抓起扎伊尔诺的手腕,把脉!扎伊尔诺从钟宝的手型中看了出来,所以并没有阻止他。

一边把脉,钟宝一边回答秦大山:“会了个朋友,顺便把今晚的饭钱赚回来。扎伊尔诺!你买拐了吗?”

“啊?”

“恭喜你!你可以走了,不过得拄两天拐。”

“真的?那那今晚的饭我请,我请你们吃西餐。”

秦大山哈哈大笑:“终于不用撸串儿了。”

学校附近可没有西餐厅,钟宝开着车带着他们到了市里。在扎伊尔诺的指引下,他们在南财区一家西餐厅停下。

“我应该换套衣服,这么进西餐厅太寒碜了。”秦大山看看四周往里走的人,然后拽了拽自己身上的T恤衫。

“有钱他还不让吃?”钟宝说完就把他推了进去,然后让扎伊尔诺搭着自己的肩膀,和陆妤湫扶着她慢慢走进西餐厅。

“钟宝!你开的药方我让我爸看了,他说有钱都买不到。你到底是什么人?应该不止这一个药方吧?”

“干嘛?你还想知道别的药方?”

扎伊尔诺脸一红:“我也是学医的,对药方当然感兴趣。现在学校存有的药方都太普通,老师们也只是按部就班,我爸说他们缺少创新精神,药理讲的不是那么通透。你的药方很好,当的上对症下药,要不,我拜你为师吧?”

卧槽!好像师傅泡自己徒弟有些不讲究。“我说你拜个渣男当师傅,就不怕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陆妤湫在旁边笑道:“小诺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想当我的徒弟可不容易,这事咱们以后再说。”

西餐厅没有包厢,几人向里走的时候,钟宝就看到了南天。这家伙带了个美女,身后还站了几个保镖。

“这么巧!小子能不能坐下聊聊?”

钟宝给自己人使了个眼色,楚秀涵代替了钟宝的位置,跟陆妤湫一起搀着扎伊尔诺。钟宝在南天的面前坐下。

“有什么事说吧?”

“从跟你过招开始,我觉得你小子像是道上的人。可是我今天见到了保安科的科长,怎么?你盯不住了?”

“放屁!你的人有哪一次在我手底下讨过便宜?就凭你安排在学校门口那几个烂柿子,老子就报官了?”

南天很认真地看了钟宝一会儿:“照你这么说,是那个科长的意思?”

“你有什么招儿老子都接着,只要你以后不后悔就行。”钟宝说完就回了秦大山他们那桌,南天勾了勾手指,不知在手下人耳边说了什么。

他们把扎伊尔诺身边的座位留给了钟宝,多亏刀叉的位置是摆好的,钟宝拿起来就开始切,一块牛排就切四下。

可以想象那牛排到底是多大块儿,钟宝塞进嘴里,四周的人都看着他。“怎么了?”

因为坐在钟宝身边,扎伊尔诺也感觉到脸红。“吃西餐是不能把嘴鼓起来的,而且也不能露牙齿。”

“吃个饭还这么多规矩。”钟宝看看那些笑他的人,只好接着把肉切成小块儿。“还有什么规矩你能不能也说说?”

“还有吃饭不能发出声音,喝汤的时候不能端碗。如果没吃完,刀叉是不能放在桌子上的。还有吃每样东西都有对应的餐具……”

“行了行了!我先学吃牛排的规矩,别的东西我不吃行吧?服务员!再给我来两份牛排。”

扎伊尔诺听完差点喷了,吃西餐当然什么都吃点,很少有一种东西吃两份的。“你要是吃不饱还有面包。”

“那面包是在吃完了饭饿了再吃,哪有直接在餐桌上吃的?”

扎伊尔诺摇了摇头,钟宝还有他自己的道理。

其实楚秀涵也没吃过,但是她会学习,都是扎伊尔诺怎么做,她就怎么吃。

钟宝吃了三份牛排还觉得没怎么饱,但是被人嘲笑着,他吃的真不痛快。

“哟!这哪里来的这么多美女?”

钟宝正不爽呢!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大家同时转头,只见身后来了三个小混混。

南天坐在一旁他们还敢来,钟宝心里有数了。他凑近身边的爱娃说道:“拿手机拍下来!”爱娃赶紧照办。

扎伊尔诺和陆妤湫坐在一起,都是一级美女,争奇斗艳的格外引人注意。那三个小混混直接到了两人身后。

“嗯!真香!美女,用的什么洗发水啊?”一个小混混说着就要去抓扎伊尔诺的头发,只是一把刀到了他的裤裆那里。

“你的手敢抓上去,老子就敢捅进去。”

还差一点,小混混的手顿在那里。

钟宝接着说道:“这就对了!我的人已经录了视频,把你怎么样都是正当防卫。”

“你干什么?”那人身边一个小混混喊道。

钟宝仰头看了他一眼:“你敢摸?”钟宝抵着身边的小混混一步步退开。“南哥!这就没意思了,谁不知南财区你一家独大,让人出来搅和老子吃饭,这档次也太低了。”

“就像你不会吃牛排一样,老子本身就是土鳖出身,法子当然土。”

通俗点就是不要脸、无赖,更流氓一些。“南哥原来喜欢这么玩儿啊!那好!山哥!咱们不吃了。”

“好!”大家都站起身,钟宝直接背起扎伊尔诺。

“小子!北宝区以后也会是老子的天下,你学学做饭吧!我保证你出来后,没有一次能吃消停。”

钟宝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大家离开。只不过上了车以后,钟宝在附近的一个路口下来,让陆妤湫开车回学校。

跟老子比无赖,特娘你还嫩点。

不到半个小时,南天带着他的人一路说笑地走出来,早有人把车子开到跟前。“我们去酒吧接着喝!小浪蹄子,看老子到酒吧怎么收拾你。”

南天刚要上车,“啪!”一声,突然飞来一个塑料袋,一下砸在南天身上,黄悠悠、臭烘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