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章 盘大头儿

作品:医品佳婿

话音落,一个大汉带头,从包厢里出来三个人。后面一个猥琐的汉子接着说道:“我们出来看看谁连南公子都敢打。难道没听过东霸西莽南天北柏中驼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有!老子就听过东邪西南帝北丐中神通。”

“原来是个楞头青,怪不得连南天的公子也敢打。”

钟宝看了看三人,说话粗声粗气那个的确有点莽汉子的意思。有个罗锅在后面,眨巴着三角眼寒光闪闪。

躺地上那个是南天的儿子,说话猥琐这个应该就是那个什么东霸了。至于北柏,恐怕指的就是肖柏了。

“好说,老子动手从来不管对方是什么人物。”

“打电话通知南天,他的事情让他自己来解决。就这么个小崽子,咱们几个当大哥的都上会让别人笑话。”驼子说完就进了包厢,猥琐汉子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秦大山他们早躲在门后偷听,这时候他偷偷出来拽了钟宝一下:“我的妈呀!早知道就不让你动手了,他们可都是北明市的狠人。”

“怕什么?他们狠老子就要比他们更狠。那个什么南公子的,老子就在这包厢里,你爹来了让他来找我。”

钟宝说完就带着秦大山回了包厢,当事人还没怎么地,秦大山在里面就坐不住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呢?惹了南天,要不……钟宝你跑吧?”

“跑?等会儿不知道谁跑。你安心坐下吧!正好今天老子气儿不顺,算他们倒霉。喝酒!”

爱娃和楚秀涵其实也很担心,可是钟宝到底他们始终没摸透。成天穿着地摊儿货,但是花起钱来可是够大方,加上开着奔驰,也许真的有两下子呢?

接着,陆妤湫推着扎伊尔诺来了,只是他们酒还没端起来,包厢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先进来五六个小混混,接着才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进了包厢。

“怪不得敢打我南天的儿子,原来是一帮小崽子。是谁动的手?用哪只手动的?伸出来我切完了走人。”

除了钟宝,他这边儿的人吓的面无血色,秦大山咬着牙刚要站起来,钟宝一把把他拉着坐下,然后钟宝站了起来:“那你要剁的东西多了,老子又动手又动脚了。”

“有种!怪不得长成这样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陪着你。不过要是丢一半,老子看你拿什么摸女人。”

“我去尼玛的!”对方还没动手,钟宝这就开打了。不过钟宝还没有昏头,凭他的拳头,把这几个家伙收拾的生活不能自理那是小菜一碟,但是钟宝还是留了手,只把几个人打趴在地。

这边闹起来了,练歌房的老板报了警,最后所有人都被警察带走。

这次可没有一来就进审讯室,几个人都被关到了小黑屋。

南天揉着脸看着对面一脸不在乎的钟宝:“行!你小子下手够狠,报个字号吧?”

“现在才想到问了?老子告诉你,我叫钟宝。”

南天一愣,道上也没有这号人呐?这也不能怪他,肖柏是在南明市栽进去的,风声还没有传过来。

白狼他们是警察有意封锁消息,所以南天并不认识钟宝。

“我一个大哥让你给揍了,放心!咱们按道上的规矩来。我不让你赔医药费,但是你这条命是我的了。”

“切!老子是被吓大的?我现在告诉你,老子现在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有本事就来找老子。”

脚步声响起,夏小春出现在小黑屋的门口,然后指着钟宝说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钟宝被夏小春带到了审讯室,她先扔给钟宝一盒烟:“钟家的事我听说了,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打人?”

“老子感觉自己就是个傻逼,从头到尾都是被人利用的。”钟宝抽出一根烟点上,狠吸了一口:“呼!你知不知道?我到南明是为了一个女人,结果这个女人要成别人的媳妇儿了。老子就是后娘养的,被人牵出来当炮使,使完了一脚踹开。”

“我能看出来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也不能把南天给揍了!这家伙的势力比肖柏还大,北宝区除了肖柏之外,还有其他的大哥。但是南财区只有南天说了算。”

“你们不是说要我在北明市也闹闹吗?这不正好吗?”

“那你也循序渐进呀?不能一下就从大头下手。南天手底下的人很多,搞不好会弄出暴乱的。”

钟宝有些不耐烦,现在别说是南天,就是他面对军队,钟宝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你就说我这次能不能走吧?”

“能!是南天带人到你的包厢捣乱,南天的儿子开始也是因为打了你的同学你才动手。而且凭南天的格局,他根本就不会告你。”

“那就行了,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钟宝说完站起身,把烟往兜里一揣:“谢谢啊!”

看着钟宝离去的背影,夏小春皱起了眉头。不过旋即眉头又松开了,他知道钟宝的身手,没把这几个人打残就说明钟宝还没昏头。

从警察局出来天已经放黑了,钟宝给秦大山打了电话,让他联系扎伊尔诺。

回到学校以后,就算在车上,很多同学也对他指指点点。这个钟宝不在乎,他在考虑一件事。

给扎伊尔诺抓药的时候,钟宝看到了雌性激素。他在新闻上可是听了,这玩意儿要是给男人吃下去,那方面就废了。自己是不是弄点儿给中小宝吃吃?

“啪啪啪!”秦大山出现在车门旁边,敲了敲车窗:“兄弟!你没事吧?”

钟宝拎了一大包东西下了车,“要有也是以后的事,老子告诉南天自己在这里上学,所以以后……”

“你小子别说让我离你远点的话。我知道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能挨打,你要是被打趴下了,老子给你当肉盾。”

“得了吧你!老子什么时候趴下过?扎伊尔诺呢?”

“在实验室。你这都拿的什么玩意儿?”

钟宝直接把那大包给了秦大山,然后带着他到了实验室。

已经很晚了,扎伊尔诺和陆妤湫坐在那里还有点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