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摊上事儿了

作品:医品佳婿

“叔叔!要不我们报警吧?”

    “啪”副院长刚被扶着站起来,闻言就是一巴掌:“你特么想死还是想我们的事谁都知道?赶紧上车。”

    车子呼啸着离开,钟宝从角落里出来,把钱拿到手上:“先收点利息。”

    钟宝回到别墅时,只有俏俏在楼下写作业。

    “猴子爸爸!我这道题不会。”

    钟宝过去一看,数学!看了两遍钟宝愣是没弄明白。“你们一年级的题就这么难吗?”

    “我这个是奥数!一年级那些我才不用问你呢!”

    额……自己这正儿八经没上几天学的,就算去了不是罚站也是溜号。都快把江娅她爹气死了,还奥数。

    “你留着问你妈吧!又是兔子又是鸭的,我们农村人跟本不往一处关。还数几条腿,那我哪知道?”

    “哈哈……猴子爸爸是差生!”

    钟宝一阵郁闷,把装钱的包往茶几上一放:“能数明白多少钱就得了。”

    下午收的加上副院长的,满满当当地装了一大包。

    “哇!猴子爸爸你又赚钱了?”

    看看俏俏看到钱那双眼放光的样子,钟宝感觉她越来越像自己闺女了。“说!想要什么?猴子爸爸买给你。”

    “就怕你不舍得钱,你那么财迷。”

    “我财迷不假,可我不抠。钱赚了就是要花的,没见谁光省钱能成百万富翁的,还得靠赚。”

    这些话正好被刚下楼的苏蓉蓉听见,想不到钟宝能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她刚下来,门铃就响了起来。三人是同时看向监控,三个警察站在门口。

    钟宝疑惑地开了门,警察进来就拿出一张拘捕令递到苏蓉蓉眼前:“苏蓉蓉女士,我们现在怀疑你挪用公款以权谋私,请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钟宝直接转到苏蓉蓉旁边,细细看着拘捕令。

    苏蓉蓉一阵沉思,然后慢慢举起了手。

    “妈妈!”俏俏跑过来一把抱住了苏蓉蓉的腿,警察刚拿出手铐,钟宝一把将苏蓉蓉拽到身后。“先把事情讲清楚。”

    “钟宝!我已经知道了,你好好照顾俏俏。”苏蓉蓉说完就走了出来。

    “这!”

    “妈妈!我不让你走。”俏俏还挂在苏蓉蓉腿上。

    苏蓉蓉把俏俏抱起来:“听话,好好跟着钟宝,妈妈不会有事的。”

    钟宝接过俏俏,苏蓉蓉很镇定地跟着警察走出别墅。

    “妈妈!呜……”

    “俏俏别哭,你妈妈不会有事的。”这么说钟宝自己心里都没底。不过钟宝想到了老领导,至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俏俏!我们走!”

    钟宝抱着俏俏就往外跑。

    医院里,钟宝抱着俏俏来到医院时,俏俏的眼泪还没干。

    老领导没睡,看到俏俏不禁问道:“怎么了这是?”

    “老领导!蓉蓉被警察带走了,我想让老领导帮忙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老领导说着拿起旁边的电话,讲了几分钟然后眉头紧锁地放下电话。

    “蓉蓉想收购旁边一个两层小楼,可是签名的时候用的是自己的名字,不是盖的公章。”字<更¥新/速¥度最&駃=0


    “蓉蓉不是院长吗?她签字有什么不妥?”

    “据我所知!现在医院的法人代表还是老宋,蓉蓉只是代院长,合同到手必须加盖医院的公章。”

    这些东西钟宝不是很懂,反正这次苏蓉蓉摊上事就对了。“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赶紧把资金的缺口堵上,干脆变成蓉蓉的个人行为就行。算了!我找人先让你见下她吧!”

    钟宝巴不得这样,老领导又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让钟宝直接去警察局,俏俏留在了老领导那里。

    有老领导的关照,钟宝很快就在审讯室见到了苏蓉蓉。

    “蓉蓉!你收购的地方要多少钱?”


    “你想干什么?”

    钟宝赶紧把老领导的办法说了,苏蓉蓉摇了摇头。

    “我是进来以后才想到的,这件事我怀疑是有人设计我。”苏蓉蓉随后就把事情讲了。

    原来在签合同的时候,本来苏蓉蓉是想拿公章的。可是在这件事情之前,公章被副院长带走跟一个原材料商签合同去了,一直没有还回来。

    副院长推说是他的父亲办理疗养要用,已经寄走。

    “那小楼就在医院旁边,医院要扩大,急需那里。偏偏还有几家也看上了,所以我一着急就签了自己的名字。我要是卖掉别墅和股票什么的,估计也能凑够钱,可是现在是副院长咬着我不放,就算钱填上,他还是会起诉我的。”

    “玛德!说来说去还是副院长那个狗篮子!”

    听到钟宝说脏话,苏蓉蓉一皱眉,不过现在她已经没法计较了。

    “我找他去。”

    “你可不要乱来。”

    钟宝根本不听,直接出了审讯室。不乱来!玛德老婆都快蹲大狱了,自己还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

    嗯?就在钟宝来到警察局大院儿的时候,他看到了副院长的车。他不会看错,今天跟了一路了。

    正愁不知道你丫在哪儿住,这下正好。钟宝不动声色地把车开到外面等着,一见副院长的车出来,他立即跟了上去。

    经过一个桥下时,钟宝一脚油门,“轰”一声撞在副院长的车尾。

    副院长开门下了车,看了看被撞的地方,然后气势汹汹地来到钟宝的车窗跟前:“尼玛的瞎啊?”

    钟宝慢慢降下了玻璃,副院长一愣:“钟宝?”

    快!副院长根本来不及反应,钟宝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副院长的领带,直接把他的脑袋拉到车里。

    一扳按钮,车窗上升,把副院长卡在那里。

    “你想干什么?”

    “我想知道你屁股都没好,大晚上跑警察局干什么?”

    “小树林里的人是你?”

    “没错!副院长老当益壮,小电影演的着实不赖。”

    副院长眼睛滴溜乱转,不知在想着什么。

    “苏院长的事情是你告的吧?如果你要是撤诉,我可以当今晚什么都没看见。”

    “我现在撤诉也没用了,医院里的人已经知道了。一起被抓的还有医院财务部的人,只不过他是奉命行事,被我保释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