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章 天公不作美

作品:医品佳婿

陆妤湫刚走钟宝就后悔了,这么娇滴滴一个妞儿就这么错过了。

“当好人就是吃亏,算了!什么妞儿关上灯还不是一样?”想到这里,钟宝接着进山。

要说抓小动物可是钟宝的强项,在村里那会儿他穷,就靠进山抓野货打牙祭。从老鼠到兔子,最后连野猪和老虎他也不放过。

不过钟宝从来不杀狼,因为老道告诉他,当年在狼窝捡的他。

“让你跑!”钟宝正走着,突然一条毒蛇窜了出来,钟宝上去就给捏住装进了瓶子里。

“大家小心了,这里有毒蛇。”钟宝喊了一声,接着向前走。

说是在这一带活动,可是在山里,走着走着就会改变方向。钟宝是无所谓,就跟个猴子一样,很快就能到想去的地方。

可是其他人不行,就像钟宝所说的,山里开始起雾,秦大山和耿岳开始还有意的跟着扎伊尔诺,可是走着走着,他们也走散了。

秦大山害怕大家出事,先吹响了哨子,大家开始向秦大山那里聚集。

“钟宝说的没错,真起雾了!”

耿岳、陆妤湫还有另外的一男一女到了秦大山跟前。

“我看他就是蒙的。你们都抓到什么了?我抓了几只蚂蚱。”耿岳说完开始看大家的收获。

大家其实都差不多,秦大山还抓了只壁虎。

“你们谁还有笼子?”钟宝这时候来到,大家往他那里一看,一个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瓶子里几条蛇盘在一起有些恶心,笼子里放了两只兔子,还有几只洞鼠。因为太挤,洞鼠有的还踩在兔子脚下。

“哇!好可爱的小兔子!”陆妤湫一眼就相中了笼子那只纯白的,“这只送我吧钟宝?”

“行!反正我看你们做实验也不舍得用这兔子。”

陆妤湫手里有笼子,把那一对儿兔子拿出来,那些洞鼠也松快不少。

“扎伊尔诺怎么还不来?”秦大山着急地向山顶上看着。

“雾越来越大了,要不我去找找,你们在山下等着。要是一个小时看不到我回来,你们就跑出去报警。”

“钟宝!我跟你去。”

“山哥!咱们俩不能都走了,没有主心骨不行!”钟宝说完拍拍秦大山的肩膀,只背了他自己的背包朝山上走去。

要是不起雾,钟宝可以凭气味很快找到扎伊尔诺,现在只是断断续续的。

玛德!不是被蛇咬了吧?蛇毒发作的可快,这要是时间长了,好好一妞儿就嗝屁了。

虽然想法有些不着调,可是钟宝也急于救人。半个小时过去了,钟宝还是没找到。就在他打算回去的时候,钟宝突然发现一缕布条。

是扎伊尔诺的衣服。钟宝一下来了精神,查看布条四周的青草。确定了方向后,钟宝很快找到一个像井口的洞。

不会是掉进去了吧?“扎伊尔诺!组长!大校花!”一连喊了三声,也不见有人回应。而且从回声看,这洞不浅。

要是掉进去,人早摔晕了,算了!还是下去看看吧!

这洞从外面看很小,可是下面越来越宽,要不是钟宝敏捷,力气又大,恐怕还不容易下来。

卧槽!钟宝下来拿手机一照,就看到了扎伊尔诺,额头划破了,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喂!”钟宝赶紧把她搀起来,倚着自己的腿。

“啊!我的腿。”

“什么?”钟宝伸手就要去查看,可是扎伊尔诺突然喊道:“你别碰我!”

“艹!你特么都这逼样了还清高呢?老实躺着。”钟宝说着就把人放下。

“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胡来,我死给你看。”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老子辛辛苦苦下来救你,你这么对我。”

“哼!谁让你就会占女孩儿便宜。”

钟宝真想不管她,可是要是秦大山知道了,一定会怨自己的。“老子要是想对你怎么样,刚才就不叫你了,傻子一个。”

“你……你干嘛?”

钟宝才不理她了,伸手就按住她的腿,一捏之下,钟宝就皱起了眉头。

“你放开我,流氓!”

“闭嘴!再乱动以后就成瘸子了。”

这下可真好使,死不怕,成瘸子可就不美了。

“我先把腿骨复位,然后固定一下,你别乱动。”

看到钟宝那么认真,扎伊尔诺真的不敢动了。

“你是怎么掉进来的?”

“我看到一条蛇,吓得慌不择路,就掉进……啊!”

钟宝让她说话就是转移她的注意,一下把错位的骨头按了回去。“呼!我去找点东西,你可千万别动。”

扎伊尔诺疼的眼泪汪汪的,只懂点头。

这洞以前也不知是干什么的。地方不大,还有破桌子。钟宝掰折了桌腿儿,然后撕了自己的衣服给她绑好。

“咔!”天公不作美,一个炸雷,外面下起了雨。

“遭了!我们要被淹死在这里了。”

“放心吧!你看这里这么干燥,说明这里的角度水进不来。老子倒是希望水进来,不用爬可以游出去。我告诉他们一个小时不见我们就报警,现在就是报警也白搭,洞口太小加上下雨,不好找啊!”

扎伊尔诺这时有些无助:“我们是不是可能死在这里?”

“怎么?陪我这丑八怪死是不是觉得亏了?”

“讨厌!是亏,我还没谈过恋……”扎伊尔诺说了一半顿在那里,这不是自己往那方面扯吗?一旦引得眼前这家伙兽性大发……

扎伊尔诺戒备地看看钟宝,可是钟宝没理她,正在翻背包。

“鸡腿?”扎伊尔诺看清钟宝拿出的东西就咽了口口水。这在平时她都不怎么爱吃的东西,此时勾着她的口水一阵汹涌。

“先吃点吧!估计报警也得雨停才能搜救。刚才忘了看天色,以为只是起雾。”

扎伊尔诺看着钟宝递来的鸡腿只是咽口水,但是并没接。

“怎么了?”

“我吃你的鸡腿,你不会有什么条件吧?”

擦?怕自己讹上?“那刚才我还给你治腿了,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啊?”

“我不要!”

“你要老子还不要呢!就你这臭脾气,哪个男人能受了?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你!”

“你爱吃不吃!”钟宝说完把鸡腿往扎伊尔诺身上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