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章 不用陪了

作品:医品佳婿

“艹!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兄弟,我就想知道那女的是谁。这锅不能你一个人背,如果她不是那种人,会跟你做这样的交易吗?”

陆妤湫听的脸上又是一红。这可是她先提出来的,仗着她的姿色,如果对象换做别人,可能别人也会答应。

只要她把实情讲出来,一定可以洗刷钟宝的臭名声,可是她缺乏那个勇气。

“好奇啥!事情都干出来了,老子不介意让人知道。”

“这叫什么事儿?小诺!你给我出来。”秦大山说完刚要站起来,钟宝一下把他拉的坐下:“你要干嘛?老实坐着。”

“我!”

扎伊尔诺始终低着头,这时突然站起身吼道:“我说的不对吗?我就是看不上他这样的。要不是我爸要他来的,我早把他清出去了,看到他我就恶心。”扎伊尔诺说完就哭着跑了出去。

钟宝看了眼一脸懵逼的秦大山:“你说要让着她的。”

“可是也不能让她胡来啊?这么一来,你怎么在学校呆?”

“我都说了,老子从来没说自己是好人,怎么?坏人还不让上学了?老子又没有作奸犯科。”

心大!除了这两个字,秦大山实在不知怎么形容钟宝。都说人言可畏,可是钟宝就是不管。

是钟宝不想管吗?其实他是怕陆妤湫一个女孩子难堪。尽管口口声声的说自己不是好人,但坏人会这么保护一个女生的名誉吗?

中午的时候,钟宝和秦大山两人来到食堂。他们在一桌刚坐下,爱娃也端着食物坐了过来。

四周有很多人对钟宝指指点点,但是爱娃一点不在乎。

“这就是亲兄弟!”秦大山一拍爱娃的肩膀,他们三人相视而笑。

“爱娃!我是不会忘记你的。”

爱娃赶紧对钟宝摆摆手:“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糟,就像你说的,凡事都有两面。还是有女生打听你的联系方式。”

都这样了还盯着自己?

“其实这也不奇怪,钟宝的名声再臭,他也不过是让女人给他做那种交易。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见咱们学校门外停的豪车,就是引擎盖上放饮料那种。相比于他们,钟宝这个算什么?”

说到底都是钱作怪,昨天晚上为了一时义气,暴露了自己有钱人的身份,这回想要找一个不物质的女朋友算是白费了。

三人聊天的时候,研究组的一个男同学来到他们这桌:“扎伊组长让你们吃了饭去停车场报到。”

钟宝对那男生点了点头,“今天中午的炸鸡腿不错,多买几个带上。还有喝的水,一会儿咱们也去多买点。”

“不用!又不用在那里过夜,抓几只小虫子就回来了。”

尽管秦大山这么说,钟宝还是准备了许多吃的。又到了超市买了一些水,外加一瓶高度的白酒。

“你还真的去旅游啊?白酒你也买?”

钟宝只对秦大山一笑,然后把这些东西全都装到了背包里。

扎伊尔诺有一辆7座的越野车,正好把研究组所有人都装了进去。一边开车,扎伊尔诺一边说道:“我们这次也属于集体行动,一会儿到了山里大家要听指挥。我会给你们每人分一个哨子,如果遇到危险就吹哨。”

去抓虫的大山也不是太远,半小时的车程,车子就开始进山了。

钟宝看了看天色:“咱们好像没有带雨衣。”

“这大太阳的要什么雨衣?”不单是耿岳这么说,其他人包括秦大山在内,也都奇怪地看着钟宝。

“山里和外面是不一样的,不会下雨难道不会起雾吗?”

“起雾大家也不用怕,顶多就是湿点,我还准备了指南针。亏你那么好的体格,前怕狼后怕虎的。”

嘿!扎伊尔诺这娘们儿看来是跟自己杠上了,让让她,她还蹬鼻子上脸。好!总有你们吃亏的时候。

钟宝也不说话了,所有人都以为他被扎伊尔诺说中了心事,耿岳和扎伊尔诺还露出了笑容。

车子在一个山口停下,钟宝抬头一看,这里距市区虽然不远,可是这座山可是够高。山上植被茂密,加上他看出的有雾征兆,除非别深入,不然这一趟恐怕不会顺利。

“咱们趁天亮的时候抓小动物,实在抓不着了再抓昆虫。咱们还需要草药,所以女生背背包,主要负责采药好了。”

也没有捕猎的工具,他们就这样能抓住小动物?耗子都别想抓着。

他们七人是三女四男,耿岳主动到了扎伊尔诺身边:“组长!有时候我的胆子是很小,但是我很勇敢,我跟你组队,我可以保护组长平安。”

真会说话,胆子很小还很勇敢。难道他的胆子都用在特殊情况了?

“根本用不着组队,看到面前这片山坡了吗?大家都在这个范围活动,有事还可以相互照应。”

耿岳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一笑退了下来。

钟宝看了看扎伊尔诺所指的区域,虽然是一片山破,但是比其他的地方要低矮,正好形成一个洼地,这要是起了雾,会全都窝在这里。

“看你这眉头皱的,你不会是害怕进山吧?”

钟宝白了耿岳一眼,“老子在山里玩的时候,你还没断奶呢。”钟宝说完拿了个笼子和一个大瓶子开始上山。

“切!好像你比我大一样。小屁孩儿!吹什么牛?”

尽管没有分组,秦大山和耿岳还是跟着扎伊尔诺。

陆妤湫则赶上了钟宝,“那个……谢谢你!”

总算她还有点良心,“不用谢!我出来顶下这件事,总比你出来顶强。”

“其实那天你帮我家要了一百万我就想谢你,加上这一次,就算你现在要了我也没问题。”

“你疯啦!要是让他们看见,你可真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当我吃点亏,赔我的两次也算了。”

如果这事没有被捅出去,他就是要了陆妤湫心里也不会不安。但是现在不行,一旦哪天陆妤湫暴露了,他们连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你真的不用我陪你了?”

钟宝使劲儿摆了摆手:“趁我还没后悔,你赶紧忙你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