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0章 钟姑娘

作品:医品佳婿

“比如你身边那几个丫头的平安。苏蓉蓉有那老东西保护,江娅那小丫头好像没有。”

    “那你还不如说你闺女苏媚儿呢!”

    “你!”

    刘桂琴抓住激动的肖柏,“咱们也别说废话了。你手里不是有那个视频吗?如果把它交出去可以让我身败名裂。你把肖柏的病治好,然后把视频交给你想保护的女人,这样就算你死了也不用担心了?”

    “哈……阿姨真是替我想的很周到,可是你们是不是来早了一些?老子还没被定罪,你们这就着急过来了?”

    “等你定了罪就成了死囚,我们想见你都见不着。”肖柏说完一拍桌子:“再给你加五百万的诊费。”

    钟宝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不如你把陷害我的人弄过来,我就帮你把病治好。”

    “哼!那你就等死吧!”肖柏说着站起身,跟刘桂琴出了审讯室。

    想让老子死?下辈子吧!

    两人出去以后,夏队长便走了进来:“钟宝!你应该引他们把真相说出来,现在录到的东西没用啊!”

    “你以为我不出去是为了引他们说出实话?他们两个不是傻子,到你的地盘儿说真相?”

    “那你……”

    “名义上我是在这里,暗里是方便我办事。从现在开始,谁探视都不见,找到真凶的事也别说。”

    钟宝说完也出了审讯室,跟夏队长借了辆车,然后开了出去。

    他最先联系了夏小春,她已经暴露,继续留在肖柏那里太危险了。只是他给夏小春打电话,一直提示关机。难道她被肖柏害了?

    “大奎?”

    钟宝正好路过二手车交易市场,大奎带着几个手下垂头丧气地走出来。后面出来的是铜尸,好像就是他把大奎赶出来。

    现在钟宝就算可以露面,他跟大奎也回不到以前了。何况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总得看看肖柏到底有什么计划。

    钟宝一踩油门儿,车子离开。白狼的小店,钟宝一进去,白狼还没认出来,直到钟宝把眼镜拆掉。

    白狼赶紧把门关上:“我听说你被抓起来了,难道你是跑出来的?”

    “还是别说我了!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灰狼死了,现在金尸成了老大。他一上来就对憨子和大奎下手,非逼着他们效忠。等他统一了南区,不知金尸能不能斗过肖柏。”

    “还斗个屁呀!四尸根本就是肖柏的人。”

    “你说什么?”

    钟宝把四尸演戏的事一说,白狼一把掌拍在桌子上:“这个肖柏这么阴险?”

    “是够阴险的!我在他那边有个朋友,可是最近失去了联系,要是能找到她就好了。”

    “那你等会儿,我在肖柏那里也有朋友,虽然就是个矮骡子,说不定也知道些事情呢?”

    “哦?那你快联系他。”

    白狼打了电话,钟宝直接让他问肖柏最近有没有关起来什么人。白狼朋友不知道,不过他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况。

    二老已经从度假村搬出来了,但是还让他们往那里送饭,而且那里还有人把守。

    钟宝听得眼睛一亮,让白狼继续关注道上的情况,他赶到了度假村。

    还真有人把守!钟宝找了个高处先观察。院子里三个,正在玩牌九赌钱,里面不知有多少。

    钟宝也是艺高人胆大,大白天的戴个口罩就跳了进去。


    他是开了门直接闪进去的,外面那三个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

    叮叮咚咚的一阵悦耳的琵琶声,哟呵!还挺有雅兴。如果夏小春真的关在这里,应该在地下室什么地方吧?

    就在钟宝考虑是上去还是下去的时候,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特么的!都知道是叛徒了,宰了喂王八算了,还得哥几个看着。”

    “听说只要过几天老大把东西挪出来,这个臭娘们儿还有用呢!”

    他们这么一说,钟宝立即想到了尸香藤。钟宝躲在窗帘后面,直到那两人去了楼上。

    走廊深处有道门,后面的通道一直通往地下室。钟宝一边注意有没有摄像头,一边来到深处。

    这里毕竟不是关押人的监狱,空旷的地下室北边,夏小春就那么被绑在椅子上。看来是被人打过,嘴角带血精神萎靡。

    “喂!你怎么样?”钟宝到了跟前,一边用剑割断绳索,一边呼唤夏小春。

    “钟宝!别管我了,我中了一种毒,就算出去,你也得把我送回来。”

    “出去再说!要是解不了,老子就把下毒的人也绑了。”

    钟宝说完背起夏小春,只是还不等走,一群人出现在门口。

    一个美女坐在轮椅上,推她的也是个美女,他们站在最前面。

    “阁下身手不错!要不是我在凳子上做了手脚,恐怕人救走了我也不知道。”


    推轮椅的美女一看短剑,立即说道:“钟宝?你越狱了?”

    认识自己这把剑,看来是那个杀自己的杀手。

    轮椅上的美女闻言眉头一皱:“一个逃狱出来的人出来救一个警察,看来你已经没事了。”

    “什么警察?他是老子的女人。”

    久不见面的老八从后面挤出来,很恭敬地对轮椅上的美女说道:“钟姑娘!钟宝有次被下了药,真的把老九给办了。现在知道老九是警察,更不能让他走了。”

    钟姑娘?会不会就是他给肖柏治的病?

    “就凭你们,能留得住我?我劝你们还是想清楚,老子可不会留手。”

    “丫丫!你跟老八上,留他一口气,我要问出他用什么方法可以封住人那么多经脉。”

    这钟姑娘长得是够美,可是心肠也够狠。从刚才她一下就能断定自己已经没事,肖柏的狗头军师就是她了。

    老八抽出了砍刀,丫丫抽出一根鞭子,两人慢慢靠了上来。

    瞬息万变!钟宝突然到了老八背后,丫丫还不等喊出“小心”二字,老八“啊”一声惨叫,一条右臂飞向空中。

    接着钟宝一招青蛇吐信,直接从人群里窜了出去。

    钟姑娘被吓得脸色煞白,刚才钟宝可是从她身边飞过去,如果那时候钟宝出剑,她不知道能不能还有机会喘气了。

    “不用追了!立即通知肖柏,计划要提前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