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章 明着不行就来阴的

作品:医品佳婿

“草泥马的!你们轻点不行吗?”

    外面传来了叫骂声,钟宝一下听出是灰狼的声音。钟宝伸出头一看,他腿上打着石膏,脸也肿得不成样子。

    昨天晚上还威风八面的,今天怎么就变成这副屌样?

    那些人一共推了两个担架,另一个上面躺的是玉娘。钟宝拦了一个小护士:“他们怎么回事?”

    “是钟医生啊!车祸!听说跟一个大货车撞到一起,司机当场就死了,他们两个算捡来一条命。”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一万年,他们没事,司机倒倒了霉。

    “钟医生!中午我请你吃饭好吗?”

    “啊?不用了,你先去忙吧!有空我请你吃。”

    “那说好了!”小护士说完还给了钟宝一个媚眼儿,看的钟宝心里直痒痒。

    “哟!看来你要转运了,这小护士长得虽然一般,不过配你还是够的。”苏媚儿倚在门框上,一边摆弄着头发一边笑。

    “得得得!真要是跟她有什么关系了,她还不得让我把她弄成护士长?”

    “咯咯!开窍挺快。这样才对嘛!我觉得你手里的钱不少,就这样的女人,你可以买很多。”

    要自己去“女票”?“我有你就够了,还是免费的。”

    钟宝说完就跑,气的苏媚儿在那里直咬牙。“敢把我当那种女人,憋你三个月。”

    灰狼的病房外面,钟宝悄悄凑到门外。

    “玛德!撞我的是谁?你们查到没有?”灰狼面前站了一个小弟闻言哆哆嗦嗦地答到:“人跑了,车子是偷的。”

    “特么的!一定是肖柏那家伙,明着打不过老子,就在背后使坏。”

    这个肖柏还真能干出来,不过灰狼没死,他应该没想到。

    就在这时,李主任来到钟宝身后:“钟宝!里面那个女人脑袋里有淤血,开颅的风险很大,你有没有办法?”

    “这得我看完才知道。”钟宝说完就走进病房,灰狼一愣:“钟宝?你来这里干什么?”

    钟宝直接来到玉娘的床边,“老子是这里的医生,来看看你们什么时候死!”


    “你敢……”

    “闭嘴!老子看你就是个傻子,看来你现在还能对付肖柏的份上,我还不想你死那么早。”钟宝已经开始给玉娘把脉。

    尽管灰狼不懂医术,不过看钟宝似模似样的,最后也把嘴闭上。

    等到钟宝的手放开,灰狼才问道:“她怎么样?”

    钟宝一直皱着眉头,直到这时才舒展开:“没想到你对这个女人倒是不错!”

    “屁话!他是老子的女人。如果你能把她弄醒,你要多少钱都行。”

    李主任见钟宝露出了冷笑,不仅也问道:“钟宝!你真有办法吗?如果开颅的话,恐怕这个女人只有三成希望。”

    “三成?那你还不如说直接让她死了。”灰狼一着急就要爬起来,牵动了伤口让他呲牙咧嘴的。

    “你给老子好好躺着,想给老子送钱等我把这女人弄醒再说。”

    钟宝一摸腰,从针盒里拿出三根银针,李主任赶紧让人拿来酒精灯,钟宝烤了一下,然后插到玉娘三个穴位上。

    最后钟宝抓出一根不停地旋转,同时用手指从她额头慢慢向下捋。

    “噗!”玉娘一口血喷了出来,睁开了眼睛。

    “卧槽!宝哥还有这两下子?那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快点站起来。”

    “他伤的是经脉,你伤的是骨头,这能一样吗?你还是老实躺着吧,省得你又叫手下小弟到处要饭去。”

    “你!看在你能救活玉娘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钟宝翻了翻白眼,心想就你这德行还跟老子计较?字<更¥新/速¥度最&駃=0


    玉娘听完他们说话知道了是钟宝救了她,“谢谢你了宝哥!”

    “不用客气!你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晚跟肖柏他们分开以后,我和狼哥本来打算去庆祝的,没想到一个大货车从半路上冲出来,我们就成这样子了。”

    “玛德!一定是肖柏那狗日的,来人!告诉四尸,让他们砸了肖柏的酒吧!”

    “是!”灰狼的手下不敢耽搁,赶紧拿出了电话。不过他举着电话听了好久,对方也没有动静。“老大!没人接!”

    “算了!等我好点了再说。”

    钟宝又给灰狼把了脉,然后给两人开了药方。他也希望灰狼赶紧站起来,这样肖柏就闲不下来,自己又可以逍遥了。

    “好好养伤吧!这几天少动气。”钟宝出了病房,路过老领导的病房时,正好让他看见,他把钟宝叫进了病房。

    “我已经听说了,这次你干的不错。虽然上面有人想把刘尚哲捞出来,不过我已经打了电话,一定要办成铁案。”

    自己怎么把老领导给忘了?虽然钟宝不知道他以前是什么身份,不过既然已经退休了还这么大影响力,估计以前不会是小官儿。有他盯着官家,比自己强百倍。

    “那就麻烦老领导了。”

    “不麻烦!敢动中医院就是动我。另外,我身体也好差不多了,我决定回家了,你们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那好吧!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就送老领导回家。”

    “好!那我们一起收拾。”

    钟宝以为还是上次去的地方,没想到老领导的新家在苏蓉蓉家不远。他住的别墅是整个别墅区最小的,可是门前有小湖,还有钓鱼的地方。

    “我早跟上面说了要低调,可是他们还是把我安排到了这里。你说我一个老头子,用得着住这么好的地方吗?不然你过来跟我一起住,咱们俩还有个伴儿。”

    钟宝一阵苦笑,现在可是有杀手要杀自己,要是连累了老领导可就糟糕了。“还是我有空来陪您吧!住在这里就算了。”


    两人正在聊天,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姑娘来到门前。那姑娘钟宝可是认识——刘尚哲的女朋友。

    上次可是看个精光,这时再看见,跟没穿衣服一样。

    这个男的也好猜了,估计就是刘尚哲的岳父,这姑娘的爹。

    “赵秘书?”老领导冷哼一声:“这个就是一心想捞刘尚哲的人。仗着自己是省一把手的秘书,嚣张的不得了。钟宝!你陪我会会他,看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