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 耐人寻味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现在还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因为现在他有钱,二十多岁的年纪,手里就有一亿多的存款,根本也就不用想着赚钱。

    不过凡事都有个万一,有医术在身,还是要有一定的资格才行。不然将来出名了,还是个初级的医师,初中文化,有点说不过去了。

    “李叔叔你可是不知道,只要老师在上面叨咕,比安眠药都好使,我立马就能睡着。再说我只会关于医术方面的,其他什么数理化的我都不行,更别提考进大学了。”

    “我知道一个地方,只要你的医术真的够高,他就可以发给你相关的资格证,不过他们考察的也是极严。如果以后你有兴趣,我可以介绍那地方给你。”

    眼下肯定是不行了,刘桂琴和肖柏还没倒,没那功夫啊!“那我先谢谢李叔叔了。”

    傍晚的时候,钟宝的车刚停到小区,白狼就冲钟宝招手。

    “坐下聊聊!今天我弄了些肉串,我们喝点。”

    “好!”钟宝感觉他是有话要跟自己说,来到他跟前坐下。


    烧烤炉子不大,白狼已经烤好了些东西摆在那里。

    “今天白狼来了,还拉我入伙。他没出来的时候,这片儿有大奎他们是真安静,自从他来了,你看看,乌烟瘴气的。”

    这个还用他说?要不是钟宝想借灰狼的手削弱肖柏,恐怕灰狼早生活不能自理了。“白狼哥有话直说。”

    “我想跟你一起站出来,起码让这个小区安静下来。”

    这是好事,只是白狼都压不住灰狼吗?“需要我做什么?”

    “坐着喝酒就行!”

    “就在这里坐着?”

    白狼看了看时间:“咱们还是去北门吧!那里今晚可是有活动。”

    钟宝帮着白狼把炉子什么搬到北门,又打电话要了些海鲜过来,两人就在那里悠哉悠哉地吃上了。

    八点钟刚过,一大群小混混开始清场,管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全都让你关门,车和行人一律不准进来。

    这下钟宝知道为什么坐着就行了,当那些小混混过来的时候,一看到两人在一起,都皱起了眉头。

    今天来的可都是二流子带队,一般都认识钟宝,有几个没长眼的刚要过来,都被人拉了回去。

    不大会儿功夫,一辆奔驰来到,灰狼和玉娘一起下车,老远就笑道:“白狼!原来你跟宝哥认识啊!”

    白狼没理他,小声对钟宝说道:“还是你好使,不然他不会这么客气。只要今晚你把场子压住,以后我负责咱们小区的安宁。”

    白狼的话说完,灰狼已经到了跟前。奈何没有凳子,他和玉娘只有站着。

    “灰狼!我现在是给宝哥提鞋的,没有他的话,可不敢给你弄个坐的地方。”

    “都不是一路人,坐什么坐?”钟宝说这话的时候,灰狼眼里寒光一闪。

    “宝哥这话说的,明摆着没把我灰狼放在眼里。”

    钟宝放下吃的,掏出根烟,白狼赶紧给他点上。

    “想让我把你放在眼里,你也干点爷们儿才能干的事儿。都特么什么年代了,还靠挨家挨户要饭吃,你不脸红,老子都替你臊的慌。”

    “你!”

    “你也别跟老子瞪眼,我今天在这里就是告诉你,我身后的小区,不管是谁的小弟,都给老子离远远的。不然,我不会找那些小瘪三麻烦,老子会直接找他们的大哥。”

    灰狼听的眼睛瞪溜圆,拳头慢慢握了起来。玉娘一看,赶紧抱住灰狼胳膊:“狼哥你看,肖老大他们到了。”

    钟宝和白狼也抬起头,肖柏在五爷和渔翁的相伴下,带了一大群小混混朝这边走来。

    哟呵?原来今晚还开架啊!就是不知怎么选在这里。这里是有些偏,可也是市区,不及烂尾楼那里方便。

    “宝哥!今晚你不是想跟灰狼联手吧?”肖柏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只五爷跟着。

    “联手是不可能,不过我想跟五爷干一架。”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误会苏蓉蓉他们?

    单打独斗,五爷心里也没底,可是钟宝这时候提出来,他还真的没法拒绝。“好啊?”

    “肖老大你先等等。就在刚才,宝哥提出这个小区不许你我的人进去,不知你有什么看法?”

    真毒啊!钟宝也佩服这个玉娘,一句话,把两边的注意力都引到自己身上。尤其自己还要动肖柏的人,这时候提出,就显得联手很有诚意了,不然他们可以坐山观虎斗。

    这要是两边的高手都冲自己来,那自己只有跑了。

    肖柏呵呵一笑:“既然宝哥要这个小区,我只有从命了。那宝哥是不是也把跟五爷的事放放呢?”

    嗯?这家伙竟然没有落井下石?有意思,“打架嘛!哪天都行,只要你们别动我这个小区,你们忙你们的。”

    肖柏不联手,灰狼和玉娘也很意外。尽管灰狼很生气,这时也只有按下怒气。钟宝虽然就一个人,可是战力太恐怖,何况他身边还有个白狼。

    别人不了解,灰狼可是知道,这白狼的身手不在他之下。这俩人还是不招惹的好。

    “那肖老大!我们开始吧?”

    两帮人都到了路中央,原来这次约架只是高手过招。

    “宝哥!咱们选的这地方还不错,正好可以看清楚。”

    钟宝也这么认为,“白狼哥!那咱们得整一杯。”

    两人端起了酒杯,不过白狼说道:“你就叫我白狼就行。哪有老大叫小弟哥的?我这可不是演戏,你在江湖的名声可是比我响。”

    “那我就得罪了。”

    “哪里话!”

    “叮”酒杯相碰,两人干了一大杯。”

    第一场,两边派出的高手钟宝都不认识,可是白狼却一皱眉。“铁尸?”

    “什么?”

    白狼指着灰狼那边派出的黑脸瘦高个儿,“就是那个人。就在我们刚来南明的时候,当时黑道有四个金牌打手,分别是金、银、铜、铁四尸,一身横练功夫相当了得。灰狼干了那件事后,他们四人也销声匿迹了,想不到今天铁尸出来了。”

    “他们以前跟灰狼杀的那黑道大哥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