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章 不是那么简单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估计的没错,刘尚哲在上面真的有人。至于是谁李主任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医院领导班子都十分向着他。

    他从国外回来学到了国外那一套,感觉医生们捧的铁饭碗会使他们没有动力,所以要在机制上做改革,长期工改成合同工,工资也与医生创造的价值挂钩。


    这本来是一项非常积极的改革措施,只不过偏偏考察团来了。他们许下优厚的工资待遇,没有了铁饭碗,谁都不是傻子,当然跑到眼前待遇更高的医院里去。

    “李叔叔!那么你们去的所谓中医二院是谁在做主?”

    “是一个叫刘桂琴的人,她是北明市苏家医药医疗集团的副董事。”

    这下所有的事情都明朗了,苏媚儿之所以说刘桂琴缺钱,恐怕都用在投资医院和挖墙脚上了。字<更¥新/速¥度最&駃=0

    “各位!虽然我读的书少,但我也知道人往高处走的道理。只是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怎么肯定刘桂琴的医院就是所谓的高处?”

    “你什么意思?”

    钟宝对李主任呵呵一笑:“下面我把我近段时间调查的东西给大家说说,刘桂琴是一个勾结黑道大哥的投机商人……”

    当然不能什么都告诉他们,不过光是钟宝捡出的一些东西,也让大家听得目瞪口呆。别人是不怎么信得过钟宝,但是李主任信他。

    “你想我们怎么做?”

    “你们帮我指正考察团挖人的事情,我帮你们申请更好的福利。”

    那些医生开始跟身边的人议论起来,一会儿后,一人对钟宝说道:“如果你能争取到更好的福利,大家可以不走。可是你真的能争取到吗?”

    “事在人为!这样吧!我把苏院长请过来,给大家一个承诺,然后你们再见机行事。”

    钟宝出去把苏蓉蓉带回来,把恢复福利的想法一说,没想到苏蓉蓉没有发表意见,刘尚哲进了会议室。

    “我不同意!这是中医院整个领导班子的决定,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不但刘尚哲不同意,苏蓉蓉也说道:“钟宝,改革势在必行,这也是为了中医院以后的发展。”

    好啊!感情人家已经是一伙的了,“那你们不看看是什么时候吗?就算是改革,也不应该取消养老的福利吧?你们这样做根本就是给别人留空子钻。”

    “钟宝你不用说了,你只要调查有没有人违规就可以了。”

    “好!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就算你们不肯指正是挖你们出去,我也照样有办法查出来。中医院走下坡路你们不管,老子管!”

    钟宝说完将门踹开,气呼呼的出了会议室。苏蓉蓉看了看那些医生,随后跟刘尚杰一起也走了。

    李主任他们下来的时候,看到钟宝坐在走廊上抽烟。他们都以为钟宝意志消沉,包括后面出来的张会长等人,他们还多送了钟宝一个嫌弃的眼神。

    玛德!以为老子拿你们没办法是吧?一根接一根,钟宝坐在走廊上饭都没吃,一直等到天黑他才回到车上。

    张会长他们离开,钟宝跟了上去。张会长根本没发现钟宝,开着车一直到了肖柏的酒吧!

    又是这里,钟宝想到了上次那个包厢。他先一步跑进去把手机放到了里面,然后躲在洗手间里。

    没一会儿工夫,张会长、刘桂琴、肖柏、刘尚哲四人进了包厢。

    “刘总!今天我看到那个钟宝了,要不是刘院长,我今天还真的会被他给套进去。”

    刘尚哲在一旁呵呵一笑:“他就是个小混混,对于行政这一套根本不懂。我提出的改革是真的对中医院有利,但是对那些快要退休的,可能就有些残忍了。钟宝没有把握到症结所在,李主任不会配合他,他怎么能成功?”

    “你们也不要小看他,这家伙多的是阴招。警察查了我的直播基地,老六替我顶罪已经进去了。老八被他整的到现在还动不了手,就算是老二的死我觉得也跟他脱不了关系。所以你们还是小心一些。”

    肖柏这家伙倒是谨慎,也是有这样的对手才最不好对付。

    张会长没把肖柏的话当回事,刘桂琴却点点头:“我听说那个叫千变的老家伙也死了?”

    “医院的结论是心肌梗塞,我觉得他死的太蹊跷,但是我拿不出证据。”

    刘桂琴拍了拍肖柏的肩膀:“还是不用想了,等中医院倒了,我们的计划就会成功,到那时,我会请来最顶级的杀手对付他。”

    刘桂琴说完笑着转向张会长:“中医院现在只剩下一个老家伙顶梁,很多手术都做不了,你们也可以收手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了尚哲,苏蓉蓉那丫头片子你看着办吧!”

    “好的姑姑!”

    钟宝在卫生间拳头握得紧紧的,他真想现在就冲出去把这几个人都给干掉。但是他还没有被怒气冲昏头脑,耐着性子接着听下去。

    “刘总!上次你答应我的事。”

    刘桂琴对张会长一笑:“难道张会长就想在这里吗?”

    张会长四处看了看,然后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说实在话,我还真没有在这个地方……”

    他们是闻弦音知雅意,肖柏一拍手,一个漂亮的女人进了包厢。张会长立即坐不住了,上去就把人搂住:“各位见谅!我到那里一会儿就出来。”

    卧槽!张会长指的是卫生间,钟宝看向洗手盆下面的箱子,多亏了钟宝又瘦又小,加上身体柔软,直接钻到了箱子里。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张会长搂着那女人就走了进来。

    “张哥哥别那么猴急,我的……”

    “嘶!”是衣服被撕碎的声音,钟宝在里面直撇嘴,这张会长看着人模狗样,遇到女人也变成了禽兽。

    “张哥哥!这可是人家新买的丝袜。”

    “一条破丝袜而已,回头我给你买一箱还不行吗?”

    “那张哥哥!我的包也旧了。”

    “好好好!不就包吗?你不是喜欢那个什么V的吗?只要你今天把我伺候舒服了,我给你买。”

    “嘻嘻!张哥哥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