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人走茶凉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赶紧把伤口包扎好,又把吃的拿到夏小春跟前:“你在这里老实待着,我出去一趟。”

    肖柏的酒吧!本来这里都是通宵营业,但是今天关的有些早。

    钟宝没费什么力气就进了酒吧,因为喘气儿的人都去打架了,现在要么在医院躺着,要么在医院照顾着,所以里面冷冷清清。

    酒吧的最顶层,一个房间里传出很大的鼾声。钟宝开了锁,一个闪身就进了房间。

    “谁?”是千变的声音,钟宝一指点在千变的脖子上,人顿时僵在那里。

    “你想怎么样?”

    “我听说师伯收了个徒弟?不知有没有行本派大礼?”

    千变听的一慌:“还没抽出空去祖师爷那里。”

    “那就是说,师伯是在收徒之前授艺,按照本门规矩……”

    “救……”千变刚喊出一个字,钟宝就下了一针。“对不起了师伯!早年你好色,我师傅宅心仁厚只是把你赶出山门,这次,我就行使门规了。”

    钟宝说完又下了两针,千变瞪大的双眼慢慢合上,一命呜呼。钟宝从千变身上取出一个布囊,揣了就出了酒吧。字<更¥新/速¥度最&駃=0


    他回到旅馆的时候,夏小春已经睡熟了,钟宝就坐在沙发上,把千变布囊里的东西倒在桌子上。

    祖师爷有三宝,针、书、符,被钟宝的师公分别传给了千变师兄弟三人。可笑的是,他们都没用上。反倒是钟宝用了千机得到的医书。

    千变手里的是一套银针,银针本身不值得钟宝惦记,他惦记的是装银针的盒子。这盒子也不知是哪个能工巧匠做的,两个火柴盒大小,一共可以放五十多根针。

    最玄妙的是,那侧面有一个小球,只要拿手指一抹,就会露出针尾,取针别提多方便了。

    除了这个针盒,布囊里还有枚戒指,不知什么做的,一拧戒指上的珍珠,就会有针露出来。

    “穷鬼!这么些年就这俩宝贝,有个还是师爷给的。”

    钟宝把针盒别在腰带上,戒指又装回了布袋,就在沙发睡到天亮。

    早上钟宝去洗漱,吵醒了夏小春。“钟宝!要不你先走吧?我要通知我的手下来照顾我。”

    钟宝就是简单洗了下脸,闻言伸出脑袋:“男的女的?”

    “女的!”

    “那行!我先走了。”

    钟宝走后,夏小春躺在那里一阵脸红,这可是第二次被钟宝看光了。

    既然已经决定不管苏蓉蓉的事了,钟宝吃了早餐就去了医院。他还有些东西在诊室,拿出来算彻底断干净。

    医院今天倒是挺清闲,看不到几个病人不说,医生也没见几个。钟宝刚到诊室,对面的老中医就喊道:“钟医生!能进来聊聊吗?”

    钟宝这才注意他那里一个患者都没有。“好的前辈!”

    两人在老中医的诊室坐下,他直接叹了口气:“这次考察组来,实在是没按好心。有人已经联系我,想挖到中医二院去。”

    “二院?”

    “其实就是以前的一个私立医院,这次换了个名字,还是私营的。”

    等会儿!这个考察组来并不是要把刘尚哲扶正?“前辈!你能不能把详细情况说说?”

    这个考察组以考察医疗环境为由,在各个诊室挖人,不到一个星期,已经有十三位大夫离职。医生一走,病人当然也跟着走,这才导致钟宝刚才来看到的情况。

    难道刘桂琴已经发觉地下的尸香藤是假的了?也不对啊?没了尸香藤,她可能连留在南明的兴趣都没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钟医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办到,不管别人出多少钱我都不走。可是也不能让我成天在这里喝茶吧?”

    就算不为苏蓉蓉,老中医钟宝可不会不管,何况还有老领导那边,都不允许钟宝看着中医院倒了。

    “前辈你别着急!我是不会让医院这么下去的。”

    老领导的病房,钟宝从老中医那里一出来,就到了这里。何苗现在专门伺候老领导,负责他的饮食起居。

    “钟宝?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我了。”

    “对不起啦老领导,我最近也是脚打后脑勺啊!”


    “看你这匆匆忙忙的样子,难道有什么事?”

    钟宝接着就把考察组挖人的事说了,何苗还在一旁补充道:“这事我也听说了。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各个医生的诊室,又了解很多医生的详细情况,挖人很方便。”

    “竟然有这种事?把电话给我。”

    何苗把电话给了老领导,他立即拨了出去。“你是怎么办事的?我问你!到中医院考察的人是你安排的吗……什么?什么狗屁的医学会?你现在立即签一个文件,委任钟宝作为市行业稽查员,把证件给我送来。”

    钟宝估计老领导是打给他儿子了,接着对方让钟宝拍了自拍照,还有发了身份信息,没到一个钟头,证件就送来了。

    “钟宝!现在你就放手调查考察组挖人的事,谁都不用怕,我给你撑腰。”

    “谢谢老领导。”

    从老领导的病房一出来,钟宝感觉腰板硬了,他直接到了苏蓉蓉那里。刘尚哲也在,看到钟宝就一阵不自然。

    “钟宝!你已经被开除了,又到这里干什么?”

    钟宝一听刘尚哲的话就看向苏蓉蓉,苏蓉蓉好像要解释什么,不过嘴巴动了两下,最后什么都没说的低下头。

    “好啊!真是人走茶凉,有了新欢就忘了……不对!我不能算旧爱,我就是一夜壶,用的时候拽过来,什么脏的臭的都我管,用完了就踢到一边,光是看看都嫌弃对吧?”

    “钟宝……”

    苏蓉蓉的话还没说完,刘尚哲就抢着说道:“钟宝!你少在这里有的没的乱说,你已经不是中医院的医生,给我出去。”

    “你好像很着急我出去,是不是怕我说出什么对你不利的?”

    “你!”

    “放心!那事蓉蓉自己都不在乎,我干嘛自讨没趣?我就想问问,考察组在医院挖人,身为中医院的院长,你们两个有没有制止?已经被挖走了那么多人,你们有没有想办法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