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撒手不管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说完拿出手机,可是一道劲风从一侧袭来,钟宝稍一侧身,手指直接弹到了袭来的木棍上。

    对方是一个黑夜人,蒙着头脸。但是从出招上看,应该是个高手。黑衣人变招很快,而且木棍走的是剑法的路子。

    钟宝开始以为是渔翁,可是打着打着,从他的招式中竟然感觉到很熟悉,尽管黑衣人已经极力掩饰。

    这个人没有老道的功力高,千变又被自己打伤住院,那这个剑法跟自己走一样路子的人就不难猜了。

    瞬息万变!钟宝突然移到黑衣人身后,黑衣人一招浪子回头,只不过钟宝没有真的攻上去,他就是逼着他使出这招,以此来确定这个人的身份。

    钟宝慢慢退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黑衣人,“你们竟然这么对我,罢了!以后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钟宝说完转身就走,地上的刘尚哲却看得一头雾水。

    黑衣人站在那里眼神很复杂,刘尚哲还以为这黑衣人会追上去,没想到他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玛德!自己劳心劳力地跟着刘尚哲,好不容易抓到他的罪证,没想到帮他的是自己人。字<更¥新/速¥度最&駃=0


    在这边耽误的时间并不长,钟宝赶到烂尾楼那里的时候,两边儿正打得热闹。钟宝以为肖柏手下的高手可以碾压灰狼那边,没想到灰狼手下的高手也不少。

    呵呵!今天特娘的净遇到些怪事,自己在灰狼那里那么嚣张,这个灰狼不找高手对付自己。抓住刘尚哲偷吃,帮他的竟然是苏蓉蓉的外公。

    钟宝看了一阵,眉头又皱了起来,肖柏今天过来打架,好像没看到成天跟着他的那个五爷。肖柏身边换了渔翁,只要有人靠近肖柏,这老家伙一杆子就能把人撅出去。

    人群中还有夏小春的身影,钟宝在这里唯一关心的就只有她了。夏小春露出来的身手一般,不知是她有意隐藏,还是就这个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倒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灰狼这边的人还是不少,他没有动手,在一旁笑意越来越浓。

    “肖老大!你觉得有必要再打下去吗?”灰狼大喊着,底下的人慢慢停了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到自己这边。

    “我以为大名鼎鼎的狼哥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没想到你借别人的手下来对付我。”

    “这怎么能说借呢?”玉娘慢慢从灰狼的身后走出来:“我现在是狼哥的女人,我的手下自然也跟着狼哥。肖柏!要不是你把我从北明市赶出来,我可能还遇不到狼哥。”

    这是钟宝第一次见玉娘,不禁留上了心。如果突然冒出这些高手都是这个女人的,钟宝感觉有必要查查她的底细。

    “玉娘!当初是你自己不知自爱,找了个情人是个卧底,北明市所有的大哥都同意把你赶出来,你怎么能只怨我一个呢?”

    “这个我不管,反正现在我已经是狼哥的人,那么只要想冒犯狼哥的,我的人就要动手。”

    “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肖老大!我就问你一句话,北区放还是不放。”

    “我的人还没有被打败,狼哥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为时尚早?不过继续打下去我也觉得没意思,不如这样,我们每人派出三个高手,三战两胜,你赢了我退出北区,你输了,以后不准打北区的主意。”

    钟宝一听有些不愿意了,这么快达成了协议,他们还怎么狗咬狗?刚才因为苏蓉蓉外公插手,钟宝是生了些闷气。不过肖柏和灰狼他不能放过,跟苏蓉蓉无关。

    肖柏说这话的时候,五爷从远处走来。

    怪不得肖柏说什么三局两胜了,五爷加上渔翁,灰狼那边根本扒拉不出他们的对手。

    钟宝给夏小夏发了条信息,然后便开着车离开。已经是深夜了,不过还有的烧烤摊没有收摊。钟宝随便找了家坐下,一瓶啤酒没得喝完,就看到一个人影儿扑到他车上。

    夏小春?钟宝赶紧凑了过去,夏小春胳膊和腿上都有伤,现在已经昏迷。钟宝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什么人,直接把她扔到车上开了就走。


    “钟宝!你不能带我回你住的地方,那里已经被人监控了。”车子开出十几分钟,夏小春就醒了过来。

    “那我们去开房,你身上的伤不重,我可以帮你处理。”

    钟宝没有去大酒店,在药房买了需要用的东西,找了家旅馆住了进去。

    “你可真够拼的,今天晚上你应该找借口躲了。”钟宝把夏小春放到床上,一边说一边帮她脱下外衣。

    “我是不得不打,肖柏下了死命令,只要是能喘气儿的,不管男女都要上阵。嘶……”

    钟宝已经开始脱夏小春的裤子,她的大腿上被砍了一刀,裤子粘着伤口。

    “这帮狗篮子太狠了,怎么什么地方都砍?”等到裤子脱掉钟宝才看清楚,这一刀是从小腹往下砍的,尽管不深,但是划的地方实在让人尴尬。

    “这个也得脱了,行吗?”

    夏小春满脸通红,点了点头就岔开了话题:“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虽然千变躺在床上,但是他把他的剑法传授给了肖柏。”

    “你说什么?”钟宝惊的并不是剑法外传,而是肖柏是否可以动手。

    “千变已经被肖柏送到了酒吧,我对那里的经理稍假辞色,那经理就把什么都告诉我了。肖柏已经可以动手,而且据那个经理所说,肖柏的身手真的很好!”

    特么的!这帮狗篮子到底找的是哪个姓钟的,一念生死的针法都能解?

    夏小春下面已经什么不剩,钟宝看的喘气都有些粗了,不过他强压下脑子里的念想,帮夏小春敷上了药。

    “两边都有什么大哥级的人物被抓了?”

    “是你报的警吧?我觉得大哥级的人物不会被抓。下面的小弟很会做,像这样的情况,他们会一窝蜂的把警察围住,站在那里等他们抓。如果不是这样,我伤的这么重也跑不了了。”

    这倒是提醒了钟宝,今天晚上可是个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