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 鹬蚌相争

作品:医品佳婿

就这么四个人,还不够钟宝塞牙缝的。

    学校旁边有个胡同,钟宝直接把四人打了进去。“别特么装死,都给老子起来蹲着,不然我打断你们的腿。”


    “别别!”四人赶紧爬起来,抱着脑袋蹲在那里。

    钟宝抓着俏俏的肩膀来到他们跟前:“都给老子看清楚了,这是我的闺女。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找她麻烦,老子把你们塞回娘胎里重新做人。”

    “是、是是!”

    钟宝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带着俏俏离开。

    “俏俏!妈妈和你外婆不来接你吗?”

    “妈妈很忙,外婆又不熟悉路,如果我看不到他们就自己走回去。”俏俏嘟着小嘴儿低下头,看着旁边都有父母陪伴的同学,明显是很羡慕。

    “医院有这么忙吗?”

    “妈妈说医院来了什么考察组,如果应付不好就可能当不成院长了。”

    “你妈说的?”那个什么考察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到了。刘桂琴已经说过,计划马上就要成功,难道跟这个有关系?

    “我是偷听妈妈和外婆说话听到的,外婆还说根本不用在乎,只要妈妈跟刘尚哲结婚,根本就没了竞争对手。猴子爸爸!我不想别人娶我妈。”

    自己想吗?这个问题钟宝好像也没法回答。他有时就在逃避,不想逼自己想那么多。“我先给你妈打个电话,然后带你去吃东西。”

    钟宝先给苏蓉蓉打了电话,然后带俏俏吃肯德基。

    回去的时候已经天黑,钟宝一到苏蓉蓉的别墅,蓉蓉妈便直接迎了出来。“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靠近俏俏了。你跟蓉蓉已经离婚,跟俏俏又没有血缘关系,根本就不用再来这里。”

    “师姐!我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人,我……”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总之你来这里对蓉蓉影响不好。实话告诉你,尚哲在里面,我不想他误会你跟蓉蓉还有什么关系。”

    蓉蓉妈说完便拉着俏俏进了别墅,留下钟宝怔怔地站在那里。怕刘尚哲误会就不让自己进门?等会儿……她这意思好像是说,要蓉蓉跟刘尚哲在一起。

    钟宝一步一回头地上了车,好像丢了什么心爱的东西。钟宝并不怪蓉蓉妈,她先入为主的以为自己是那种人,排斥自己也正常,可是苏蓉蓉是无辜的,就算她看不上自己,自己也不能让她往火坑里跳。字<更¥新/速¥度最&駃=0


    钟宝并没有走,只是将车停到一个角落,一直盯着苏蓉蓉的别墅。

    等了一个多小时,刘尚哲终于从别墅里出来,钟宝赶紧启动车跟了上去。

    刘尚哲的车一直开到了北区,在肖柏的酒吧门口停下。钟宝赶紧拿出手机,拍下了刘尚哲进门的瞬间。

    在外面是查不出什么东西的,幸好上次化妆的东西还在。十几分钟后,钟宝变成了一个长胡子的中年大叔,然后大摇大摆地进了酒吧。

    散台并没有看到刘尚哲,钟宝点了瓶酒,到洗手间洒到身上一些,然后装作醉汉,朝包厢那边走去。

    在一个包厢外,钟宝终于找到了刘尚哲。这家伙跟肖柏和刘桂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可惜他们说的什么钟宝听不见,实在没办法,钟宝只拍了几张照片。

    “咔嚓!”是玻璃破碎的声音,乱糟糟的从散台那边传来。

    钟宝疑惑地出去一看,两帮人已经打起来了,灰狼也在,坐在一角一边抽烟一边看着。

    “发生了什么事?”肖柏一人来到,他这么一喊,两帮人才停了手。

    一个大胡子拎了瓶酒嚣张地来到肖柏跟前:“你们这里就是黑店,这酒就像马尿一样,还要老子八十一瓶。”

    这样的伎俩肖柏见的多了,他呵呵一笑:“直接叫你们老大出来吧!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坐下来谈,用不着用这样的手段恶心人。”

    “好!”灰狼在一角大喊了一声:“早就听说肖老大痛快,那过来聊几句吧?”

    肖柏慢慢来到灰狼对面坐下,他们两帮人也散了,钟宝装作跌跌撞撞地来到他们旁边一桌。

    “原来是狼哥!狼哥到我这里怎么不打声招呼?我好亲自出门迎接。”

    “迎接就不必了,你一个北明市的人跑到我这里来抢地盘,又开了这间酒吧,是不是应该让我沾一点?”

    钟宝很庆幸今天没有跟狼哥动手,不然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一幕了。

    “狼哥有事就直说吧!我这间小庙你怎么能看上眼呢?”

    “果然痛快!那我也不转弯抹角,你要想在北区开买卖可以,但是把你的人都撤出去,街面上的治安用不着你们操心。”

    钟宝瞥了肖柏一眼,这家伙脸上还挂着冷笑。

    “狼哥的胃口真不小,这就是让我把地盘让出来对吧?实在抱歉,我这个人有个臭毛病,到了手的东西从来就不会放开。”

    “好!那就按照规矩开仗吧?时间地点你定。”

    肖柏看了看四周:“择日不如撞日,一个小时后,咱们在北区的烂尾楼那里见。”

    狼哥点了点头,然后笑着站起身,带着人离开。他一走,肖柏就掏出手机:“带上两位老人家,召集所有人到烂尾楼那去。”

    他打电话的时候,钟宝看到刘桂琴先走,接着是刘尚哲,他身边还跟了一个女人,挽着他的胳膊。

    特么的!自己要去跟哪一边?烂尾楼那边也不过是打打杀杀,不管哪边吃亏,对自己都没有关系。


    钟宝出了酒吧!跟着刘尚哲一路到了江边。难道跑到这里打野战?钟宝等了一会儿,等到车开始晃悠起来,钟宝才露出一个冷笑,用纸巾擦干净脸下了车。

    “咔!”钟宝用臂弯一下砸碎玻璃,然后拿出手机就开始照,刘尚哲和那个女人被拍了几张才知道捂脸,钟宝开了车门直接把刘尚哲拽了出来:“草泥马!一边泡着蓉蓉,一边跟别的女人乱搞?”

    “钟宝!我没有泡苏蓉蓉。”

    “我信你个鬼!”钟宝一巴掌上去,刘尚哲就被扇倒在地。“你特么老实躺着,我让蓉蓉来看看你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