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借钱不如说绝交

作品:医品佳婿

大斌这话是有根据的。村里有个大事小情的,钟宝去了从来不拿钱,不过他会给大家炒几个菜,往往他的菜还都是压轴的。


    “我好像没去你家蹭过吧?你爸是村长,门槛高,我可蹭不起。”

    “那今天是我请客,你也别吃了。”

    “要是钟宝走,我也不在这里了。”江娅说完站到钟宝身边。

    “这……”以前江娅不是最讨厌钟宝的吗?钟宝老是死皮赖脸地往江娅身边凑,为这,大斌跟钟宝干了好几丈。

    前边是钟宝揍他,等村长去找老道,老道再揍钟宝。

    “走我是不走了,吃什么我自己结账好了。江娅!你要不要跟我一桌?”

    “江娅!”大斌还真怕江娅一口答应下来。“你不说他在医院当护工吗?他能请你吃什么?跟我们一桌。”

    “不!我就跟钟宝一桌。”

    “那……我就在包间加一个小桌,要是你不爱吃,再跟我们一起。”

    玛德!狗眼看人低,老子已经不是兜比脸还干净的穷鬼了好吗?

    大斌定的包厢是够大,一进去,大斌真的让服务员在里面加了一张桌子。

    见钟宝拿起菜谱,大斌不禁说道:“钟宝!这里可是星级酒店,你点菜的时候小心点,钱要是不够我可不会借你。”

    “钟宝!这不是赌气的时候,随便点点我们吃就行。”

    江娅这么一说,大斌更来劲了,“要不你自己出去吃碗面条得了。”

    “先来两只龙虾开开胃。”

    “卧槽!”

    听到钟宝点龙虾,大家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地方?五星级酒店,那上面就写着时价,小酒店都过千,这里什么价?

    “钟宝!不用点那么贵的。”江娅也怕大斌说的情况。

    “艹!一个护工还装逼,他们要什么我就要什么,要双份!”

    钟宝一笑:“别那么麻烦了,这一页的海鲜都上。”输人不输阵,一百万都花了又怎么样?花完了就当自己没赚。

    大斌心里咯噔一下,这个钟宝是不是疯了?点这么多那得多少钱?自己还双份。不过这话都说出去了,要是反悔不是说自己不如他吗?

    江娅也跟着着急:“钟宝……”

    钟宝伸手打断了她的话:“反正没吃过,当然要尝尝。”

    “那先生你需要什么酒水?”

    “配海鲜吃当然得是红酒,来两瓶那什么菲的,也不用年份太高的,五六年的就行。”

    大斌已经快吐血了,他要是那么有钱还至于买个10来万的车?本来这次约这些穷哥们出来就是为了江娅,现在可倒好,江娅不单没有在他身边,还有可能被钟宝抢了风头去。


    钟宝在村子里那是出了名的穷,老道从不给零花钱。在他们眼里钟宝根本就是个要饭的,输给谁也不能输给他。“我们这桌也要,一人先来一瓶。”

    “大斌哥霸气!”

    “大斌哥牛逼!”反正看热闹的不怕乱子大,一个劲的给大斌戴高帽,这下大斌更高兴了:“光吃海鲜有什么意思?我听说你们这里有烤乳猪?给我来一头。钟宝!你敢点一头吗?”

    “我们这里就两个人,海鲜已经够吃,你有钱你点呗?”

    “哼!没钱就说没钱,少找那么多理由。江娅!你可得想好了,跟着他也就吃一顿,如果你跟着我,我保证以后会请你很多次。”

    江娅毕竟不是物质女孩,钟宝又借过钱给她,她是怎么都不会到那桌去的。“先前说好了的,我就在这桌吃了。”

    这一顿吃的,尽管大斌身边有很多人奉承着,可是看着钟宝跟江娅二人世界,心里总是不舒服。

    临了的时候钟宝这边还剩了很多,他挑一些比较好的东西打了包,让江娅带回去,然后对服务员说道:“结账吧!”

    “先生!一共是九万八千四!”

    “噗!”大斌闻言一口酒喷了出来,钟宝那里都快到十万了,自己这边岂不是二十万都打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大斌身边一哥们喝得醉醉醺醺的,拍着桌子说道:“大斌哥!咱们也结账走吧?你不是说还要到歌房唱歌吗?”

    这哥们一说,另外一个服务员来到。

    “咱们先看看钟宝怎么付钱!”说这话的时候,大兵还仔细回想着自己的卡里到底有多少钱。

    “付钱有什么好看的?老子刷卡!”钟宝说完便把银行卡拿了出来,服务员很利索的把账给结完。

    这次换钟宝没有动弹,“江娅!咱们也看看大斌哥怎么付钱。”

    大兵身边的服务员拿出水单:“先生!您的是二十五万六千八。”

    “怎么多了这么多?”现在他不用想卡里的钱了,肯定是不够。

    “应该是酒水多出来的,还有烤乳猪。”

    钟宝看到这里哈哈大笑:“你不是钱不够吧?”

    “我!”大斌脸上阴晴不定的,不过最后还是拿出了银行卡。

    “嘀!”一声,这一声就像在剌大斌的肉,等他输了密码服务员接着说到:“对不起先生!扣除卡里的钱,您还应该支付三万八。”

    大斌又开始掏钱包,可是里面只有二千不到。“你们手里没有钱吗?先借给我,回头我还你们就是了。”

    他身边那几个要么是学生,要么是刚出来打工不久。别说三万八,三千八他们都拿不出来。

    看他们一个个直摇头,大斌不得不看向钟宝:“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你不会看我笑话吧?”

    现在知道是一个村里出来的了,“本来我是不会看笑话的,可是大斌你开始说的好,我钱不够你是不会借给我的。现在你钱不够,我怎么会借给你呢?”

    “别别别!钟宝,开始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哦!我当真了。江娅!我们走!”

    “我的车给你。”

    大斌喊完这一声,钟宝停下了脚步。

    “五万块!只要你拿出五万块,我刚买的车就是你的了。”大斌了解钟宝,只要有好处,他就算再生自己的气,也照样可以谈。

    “看你也挺可怜的,把车钥匙和手续都拿来吧!”

    大斌心疼的都快哭了,可是没办法。大斌在这里多的是酒肉朋友,借钱还不如说绝交。这么晚了,担保公司也下班了,去哪儿弄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