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扬帆起航

作品:修真家族崛起记

    小心翼翼接过看似轻若无物的包裹,丁正义看着三伯丁忠道那满脸凝重的表情,此时他心里同样也是重迂千金。

    不管是在何时何地,青云大陆上的每个大小势力,对于冒充自己身份者的打击都会是不遗余力。

    轻者罚没修炼资源,严惩首恶,重者杀鸡儆猴,抄家灭族,更何况是根深蒂固数千年,牢牢屹立在这片土地上的玄山派,他们的手段更加残酷无情。

    “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铤而走险了?”

    如果不是这两年丁正义也算得上是颇有历练,前前后后手刃了好几名心怀鬼胎的散修,那此时能否保持应有的镇定,还真的是犹未可知,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沉吟了片刻,这才下意识的喃喃低语了一句。

    “眼下家族的谋划不容有失,成败就在此一举,其他的都只是细枝末节而已,想及祖辈们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甚至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眼下我们这点担当又算得了什么!要知道在此之前,家族就算是想要火中取栗,也是有心无力,终归是苦无门路啊!”

    丁忠道又如何不知道这么做的凶险所在,不过要想挣脱限制家族前进的牢笼,那剑走偏锋显然也是无奈之举,此时由不得他再瞻前顾后,首鼠两端,只能是奋力一博。

    “三伯,此行我保证竭尽全力,定然会不负家族所托!”

    些许的疑虑在丁忠道的感叹中消磨殆尽,丁正义很快便坚定了心神,将手中的包裹收入储物袋之后,接着他便面色严肃,斩钉截铁的说道。

    “哎,剩下来的事就看你的了,玄南城那边人多眼杂,如果我久不露面,那难免会让人怀疑,眼下还得尽快赶回去坐镇……”

    话未说完,丁忠道便起身拍了拍丁正义的肩膀,几次想要再开口叮嘱几句,却又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只能轻叹一声便转身离去,显然其满腹的话语尽在无言之中。

    看着丁忠道离开的背影,丁正义若有所思了一会,接着他便将桌上的一应物资尽数收了起来,心无旁骛的盘坐到阵法之中,继续开始了今天的练气功课。

    整个下午都没有人再来打扰,丁正义也乐得如此,他在将练气修炼的时间补满以后,又揣摩了一会“四象战阵”的原理,眼看着天色便渐渐开始暗了下来。

    待到月上树梢,薄雾将起,丁昌寿和大长老估计是将所有事务都已经安排妥当,俩人这才回到了小院,然后又将两个足足有装有上千斤黄牙灵米的储物袋,以及一个灰扑扑的灵兽环交给了丁正义,接着便开始了随意而谈。

    将两个储物袋随手收起,那显然只是个下品法器的灵兽环,却让丁正义内心颇为欣喜。

    这种与储物袋一脉相承的空间法器,价值可着实不低,没有数千灵石根本就别想买到,以前对此丁正义也不敢有过多的奢求,毕竟在整个家族内,也只有长老们手上有寥寥无几的数只而已。

    虽说下品灵兽环只能够容纳和安置四级以下相当于练气期的灵兽,但其不仅对于灵兽的修炼大有好处,而且就隐蔽性而言,很多时候也能让修士多一个杀手锏。

    在之后大长老断断续续的言语当中,丁正义也知道为了这次特殊的行动,家族可谓是全族进行了总动员。

    不仅是灵米等修炼资源优先供给之外,就连灵兽环这样的稀缺之物,也几乎都从长老们手里给调拨了出来。

    除了交给丁正义的这个灵兽环以外,其他几个都是用于装运青甲牛这样的耕种灵兽,目的便是为了更好的开垦和耕种隐蔽灵地,以便尽量提高灵地的利用效率。

    毕竟对于向来精打细算的修真家族来说,任何浪费资源的行为都是一种罪过。

    至于刚刚得到银背狼幼崽的丁正伟等其他三人,一是银背狼还在幼年,体型尚小,对成长环境的要求并不是太高,二是灵兽环数量的限制,因此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先将就将就,等到以后再说。

    跳过这些似是而非的原因,丁正义当然也明白其之所以有这些特殊的优待,根源还是在于家族对他所做贡献的一种肯定。

    对此丁正义虽然心安理得,但也绝对不会泰然处之,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便投桃报李般的将三伯丁忠道先前挑剩下来的那些低阶灵物都拿了出来,一股脑的都交给了大长老。

    至于登记贡献之类的事情,以丁正义如今的身家,倒也无需太过计较了。

    将诸多杂事交代完毕,趁着一股新鲜劲,丁正义花费了半炷香的工夫便将其手上的灵兽环炼化完毕,以他如今练气后期元气之厚重,还有相当于练气大圆满的神魂之力相助,与以前炼化法器时的那种水磨功夫相比,当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接着又揣摩了一会操纵口诀,直到确认不会出错之后,丁正义便直接跑到了屋外,将在家族上空盘旋的墨羽鹰召唤了下来,心神沟通了一会,很快便把灵兽环套入其脖颈当中。

    在墨羽鹰的配合之下,丁正义得以顺利的激发了灵兽环,接着又三番两次的将它收入放出,倒也玩的不亦乐乎。

    除此之外,丁正义当然也不会浪费与大长老和爷爷俩人相处的时间,他在将收纳了墨羽鹰的灵兽环放好以后,接着便把这段时间来修炼中遇到的问题都给说了出来。

    有了浸淫练气后期数十年,对于练气的理解完全不亚于筑基修士的家族长辈无私指点,再加上俩人之间的互相印证,丁正义以前修炼过程中很多模棱两可的疑问,也顿时就变得茅塞顿开,此时他愈发感到收获满满,前路坦荡。

    等到月过中天,雾霭四起,大长老小院内热情洋溢的氛围,才渐渐有了平息下来的趋势。

    此时也已经到了计划中的启程时间,于是在大长老的催促下,众人也就不再继续耽搁,仔细收拾妥当以后,便向着十数里之外的海边走去。

    月朗星稀,潮声阵阵,海边与家人朋友的相会,并没有丁正义想象中的那般千愁万绪。

    也许是大长老等人有过叮嘱,也许凡人口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情,对于修真者来说并不适用。

    至少不管是此行名义上的统帅,就是那位常年值守在家族祠堂,面冷却又心热的九叔,还是家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比如与丁正义交好的十九叔丁忠勇和七哥丁正伟,都没有主动过来进行交流。

    在久别重逢下,也只有母亲吴氏絮絮叨叨的嘘寒问暖,而父亲丁忠元只是简单询问了两句丁正义这几个月来的经历,接着便和陆续赶来的同辈修士们寒暄了起来。

    只是在不经意间,丁忠元还是频频将注意力放在了手臂上的灵兽环上,那里面安置着他的老伙计,显然直到此时,其内心深处仍带着一丝的新奇之意。

    站在吴氏身后的小秋倒是好几次都有些跃跃欲试,不过限于周围来的丁家族人越来越多,最终她还是将那股情绪强行按耐了下来,这到让丁正义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好了,人都已经到齐了,大家都准备登船吧!”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就在丁正义从开始的津津有味,逐渐变得不厌其烦,甚至准备在吴氏的唠叨声中遁走之时,九叔那熟悉的嗓音从远处响起,周围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

    寻声望去,丁正义看到九叔话音刚落,接着便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只二尺长短的精致小舟,然后他仿佛是仔细感应了片刻后,这才将其抛入眼前的大海之中。

    深吸了一口气,九叔好像是又酝酿了一会,然后随着其繁复的手决不断打出,只见星星点点的元气带着特殊的韵律,有如实质一般的挥洒到那只小舟之上。

    直到九叔面色开始胀红,显然是短时间内消耗颇大,那几尺大小的迷你小舟才渐渐膨胀开来,半盏茶的工夫以后,其最终蜕变成了一条长有十丈,宽两丈有余的平底海船。

    这种特殊的大型法器,丁正义以前也曾听说过,其除了激发时需要修士用元气进行支撑以外,正常运行只要花费些灵石即可,与一般修士所用的法器根本就是大相径庭。

    虽说眼前这样的低阶法器并没有太多的防御和攻击之力,不过在特定环境当中,却也显然是必不可少。

    而且就这样一只极为普通的海船法器,其价值也不比一般的上品法器低多少,据丁正义所知,这还是家族第一次探索近海时收获颇丰,这才为了以后在大海中搜寻灵物专门购置的,同时在家族第二次出海遇袭当中,也确实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直接避免了更大的伤亡……

    “就按照先前的安排,大家再最后整理一下随身之物,出发吧。”

    此时大长老的声音适时响起,低沉中却又带着一丝别样的希翼,将包括丁正义在内被海船法器所吸引的丁家族人们,从各自的遐想中拉了出来。

    “路上还需多加小心,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切不可大意!”

    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丁昌寿向着丁正义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和周围的几个人挥手示意了一番,做着最后的叮嘱。

    直到一炷香之后,那条黝黑的平底海船才鼓起了巨大的风帆,载着丁家的众人渐行渐远,慢慢融入到了无边的大海之中。

    在海岸边大长老等人的面前,只留下了海面上那条扩散开来的痕迹,以及依旧起伏着的层层浪花。